鄧鴻源觀點:誰還給陳文成公道?

2019年03月10日 07:10 風傳媒
作者強調,台大的教育目標,不是只培養具有專業知識與技能者,更應培養具有獨立思考、明辨是非與道德勇氣的人,如陳文成校友那樣。圖為台大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資料照,顏麟宇攝)

作者強調,台大的教育目標,不是只培養具有專業知識與技能者,更應培養具有獨立思考、明辨是非與道德勇氣的人,如陳文成校友那樣。圖為台大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資料照,顏麟宇攝)

2018年10月,台大校務會議討論陳文成紀念廣場建置案,陳成文紀念廣場似乎將以「環境改善工程」的名義即將被翻案。這是台大代理校長郭大维的指示,尤其文學院院長黄慕萱说,他們系上的女生怕鬼。校務會議上討論激烈,最後郭大維自行撤案,由校規小組決定相關事宜即可。儘管如此,陳文成廣場至今尚未動工。陳文成的冤屈也始終沒有獲得昭雪

政大台文系教授陳芳明說,台大似乎以無中生有的傳言為理由,就要變更陳文成紀念廣場。這是什麼時代了,頂尖大學竟然如此「目中無人,心裡有鬼」?他說,這個世界没有鬼魂,只有邪惡體制才是真正的魔鬼;不要隨便變更記憶,不要把原來的正義扭曲變更;如果有鬼,他希望陳文成鬼魂不要放過變更者。

身為台大校友之一的筆者,也認為台大這樣的作法很荒謬,如果這麼怕鬼,那麼那些夜間在慈湖看守老蔣屍體的守衛們怎麼說?害死陳文成的人並非台大師生,師生們怕甚麼?只有心裡有鬼的人才怕鬼。以他身前愛台灣、愛校、愛人的心,如果陳文成有靈,也不可能顯靈去嚇人,必定去找害死他的人。台大有人有此思維,其心態如何,可想而知。陳文成可說是台大的榮耀與守護神,為何有師生會拒他而遠之?

1972年,陳文成畢業於台大數學系,在美國密西根大學取得統計學博士學位後,任教於卡內基美隆大學,平時關心台灣的民主運動,並資助當年常報導台灣民主與人權的美麗島雜誌社,卻不知自己已經被國府派駐美國的職業學生打小報告。他於1981年返台探親,順便尋求回台任教的機會,因為他心中最愛的還是故鄉,然而1981年7月2日被警總人員約談,隔天卻被人發現陳屍於台大研究生圖書館旁,年僅31歲。是誰幹的?大家心知肚明,畢竟當時警總可是聲名狼藉,做好事沒,做壞事一把罩,把所有批評或反對國民黨的人都當「匪諜」或「台獨」看待。如今國民黨對中共的態度如何?

近十幾年來,台大學生會、研究生協會每年7月都會舉辦陳文成紀念晚會,陳文成紀念基金會、人本基金會也曾發起「設立陳文成紀念碑」連署活動,並由台大學生會在校務會議提案,但當時僅認定「陳文成事件」是重要歷史事件,會考慮納入台大校史,卻沒有進一步動作,也沒有人認為陳文成的犧牲對台灣民主化的意義。

2014年6月,台大學生會在校務會議提案將圖資系館與第一活動中心間的廣場,命名為「陳文成紀念廣場」。提案的台大學生會長李心文說,陳文成遭政治迫害,陳屍於台大校園,是威權時代的悲劇。台灣經歷民主轉型,須對過去的白色恐怖、威權政治進行反省,也可提升台大師生的人文關懷。

20181229-新北市議員戴瑋姍29日出席「世代對話,談改革」座談。(顏麟宇攝)
當年的台大研究生協會會長戴瑋姍認為,命名陳文成廣場是轉型正義中最卑微的要求,只是要讓師生們記住這位校友帶給台大的教訓與啟發。(資料照,顏麟宇攝)

當年是台大研究生協會會長、目前是新北市議員的戴瑋姍認為,命名陳文成廣場是轉型正義中最卑微的要求,不需要怕鬼,只是要讓師生們記住這位校友帶給台大的教訓與啟發。多位當年經歷此事件、有正義感的教授,相繼發言表示支持,強調命案現場帶給他們一生很大的衝擊,應藉由命名警惕後人,不要讓類似事件重演。這只是很卑微的要求,遺憾歷任台大校長都不當一回事,不知他們是怎麼辦教育!

不過,也有教授建議,應命名為「人權廣場」,共同反思陳文成事件、台大哲學系事件、四六事件,不應以單一個人命名。也有人認為,校園公共空間應以紀念學術成就為主。經過一小時激辯,獲得多數校務會議代表支持,校方也表示「原則同意」。陳文成二姊陳寶月獲知消息後表示「值得肯定」;陳文成紀念基金會也表示樂見,並強調「歷史不能遺忘,以免重蹈覆轍」。

陳文成事件是那時代的政治悲劇,一位傑出的台大校友與美國年輕教授,只因聲援美麗島雜誌社,在美國被國民黨抓耙仔密告,回國後被警總約談、刑求,無緣無故死在台大校園,還被一些國府官員羅織罪名是「畏罪自殺」,兇手是誰,大家心知肚明。陳文成之死,含冤莫白,國府與警總難辭其咎

陳文成事件發生在1981年7月3日,那時筆者剛考上台大物理研究所碩士班,所以記憶猶新。在課堂上,師生當然都不敢談,然而師生於校園旁之餐廳聚餐時,大家多少會說一些,彼此心照不宣。念研究所期間,我常在那棟陳學長被人拋下樓的研究圖書館找資料,上下樓時總難免會瞄一下他的陳屍地點,想像當時他墜樓後的狀態,從物理科學的角度看,當時警總的說詞令人難以置信,可說是一派胡言。

當年卡內基美隆大學校長塞爾特(Richard Cyert)曾派統計系主任狄格魯教授(Morris DeGroot)陪同美國著名退休法醫魏契(Cyril Wecht)來台「驗屍」,確認:「陳文成是他殺下的犧牲者,他的死亡是在無意識的情況下,被人由防火梯上拋下致死。」可見答案已很明顯,畢竟警總聲名狼藉的歷史紀錄,有誰不知?曾是政治受害人,且曾被關押多年的施明德兄弟、陳菊、呂秀蓮,林義雄與柏楊,可是比誰都清楚。當時警總與轄區警察居然說陳文成是「畏罪自殺」,是誰殺的?還用說嗎?當年警察與司法機關敢秉公辦案嗎?

他姊姊陳寶月去探視陳文成屍體時形容:「他兩隻手腕有被緊綁的痕跡,雙手和頸部都是刺洞,皮帶繫在胸前,大腿瘀青,背部有二十幾公分的裂痕,眼睛睜得大大的……」,可見他死前曾經遭受警總人員十分非人道刑求。1982年王迎先命案不也是如此嗎?1979年的林義雄家屬與1984年的江南命案又是誰幹的?江南案好在是發生在美國,否則也將成為無頭公案。國府連功在國家的偉大軍人孫立人都敢迫害,何況他人?

陳文成命案發生至今天剛好38年,他出國只花三年就拿到美國密西根大學數學博士學位。他在美國求學、任教期間,關心台灣政治發展,積極參加同鄉會、人權會,推動民主基金會,在財力上支援島內的《美麗島雜誌》。他曾說:「只有台灣的山才是山,只有台灣的水才是水。」如此熱愛台灣、從小人品佳、學問又好的留美學人,只是首次回台省親,居然就慘死在自己家鄉土地上,至今真相未明,實乃天道寧論!難怪陳家人都很悲痛,尤其是與他最親的二姊陳寶月

陳博士雖然去世已多年,然而當年警總相關人士人退伍後卻能享受優惠終身俸,有些人可能還長期滯留美國未歸,其中疑雲重重,有關單位應該像偵辦扁案一樣的精神處理本案,否則難杜悠悠之口。阿扁時代,朝小野大,不敢追查也罷,如今小英時代是朝大野小,居然也不敢查,不知在幹甚麼?可有同理心?難道成立類似特偵組專案調查,有困難嗎?偵查陳文成命案不比偵查總統貪汙更重要嗎?

看看德國是怎麼處理轉型正義,豈可說時間已久,證據難查,就一了百了?畢竟當年許多事件相關人證都還健在。既然特偵組偵查總統是否貪汙都那麼認真,為何漠視陳文成命案?難道陳文成命案是一般刑事案件嗎?陳文成不是另一位江南嗎?江南案如果發生在台灣,恐怕如陳文成一樣無聲無息,不僅不知元凶與幫兇是誰,一毛錢也沒得賠。

當年那些迫害他人的幫兇,或許會振振有詞辯解他們一切只是「奉命行事」,然而德國法官針對以前納粹與共黨幫兇說,「奉命行事」的位階不會比良心高,任何一個正常人有反抗不合理命令的自由與權利,否則與禽獸沒有分別。德國審判長西奧多.塞德爾法官對前東德衛兵與其辯護律師說:「這個世界在法律之外,還有良心。當法律和良心發生衝突時,良心才是最高的行為準則。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此時此刻你有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權力,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台灣有這樣的法官可以幫陳文成伸張正義嗎?值得懷疑,只知有些人趨炎附勢、落井下石,不知其良心何在?

反觀國民黨,卻是有許多沒有良心的人當獨裁者的幫兇,所以才會被大多數中國人與台灣人所唾棄,否則在中國大陸時怎麼會兵敗如山倒、逃難到台灣?在台灣又怎麼會發生二二八與白色恐怖事件?兩岸民眾直接或間接死在蔣某人手中的無辜者人數,可說難以估計,搞不懂為何至今有人將他當「偉人」崇拜?崇拜他的人大可以買銅像擺在自己家裡每天祭拜,相信無人置喙,何必到處擺在公共場所免強別人看?這樣教育方式對嗎?到底他有何值得學習的?起碼孫立人將軍比他偉大許多吧?

20180720-青年獨派成員20日上午提著紅漆前往中正紀念堂,並潑灑蔣介石銅像及階梯。(取自FETN 蠻番島嶼社臉書粉絲專頁)
作者直言,兩岸民眾直接或間接死在蔣某人手中的無辜者人數,可說難以估計,搞不懂為何至今有人將他當「偉人」崇拜?(資料照,取自FETN 蠻番島嶼社臉書粉絲專頁)

陳文成也應該比他偉大吧?因為陳文成原本可以如同其他留美學人一樣,在美國享受他優渥的學者生活,只因想要為台灣的自由、民主與人權貢獻自己一點心力,不惜冒著生命危險聲援與資助美麗島人士,這樣的精神與勇氣豈是那些國民黨職業學生所能比擬?當年那些國民黨籍的留美學生大都有高額的中山獎學金補助,在美國從事「特殊」任務,回台後靠父蔭或黨政關係當國府高官或進入國立大學任教,而陳文成則是領有全額獎學金,回台後不久卻不幸命喪校園,有許多台灣籍留學生更是被列入黑名單,有家歸不得,公道嗎?

陳文成遭到政治迫害,陳屍於台大校園,是威權時代的悲劇,如今台灣經歷民主轉型,需要對過去進行反省與轉型正義,小英至今卻沒有具體作為,只是公佈以前一些白色恐怖檔案,恢復受害人名譽,對於兇手與告密人是誰,始終沒有公布,令人不滿,與德國的轉型正義相差甚遠。當年阿扁說要追查,只因朝小野大,無疾而終,如今是朝大野小,小英也始終沒有給其家屬合理交代,對明顯受政治迫害的阿扁與郭瑤琪也是如此,莫怪許多支持者看不下去,以致去年大選慘敗。

五年前,台大校務會議已經通過將此圖書館旁邊空間命名為「陳文成紀念廣場」,以便落實轉型正義,並提升台大師生的人文關懷,否則師生只會做研究與唸書,卻缺乏正義、是非、同理心與道德勇氣,符合世界頂尖大學的標準嗎?缺乏人文關懷的大學,算一流大學嗎?畢竟陳文成的死,對台灣日後的民主運動,絕對有其正面意義與貢獻,是所有台大人與台灣人的光榮。如今卻可能生變,像話嗎?一些台大人的良知與道德勇氣安在?

他的正義感、是非觀、道德勇氣與對台灣之愛,尤其值得每一位有良知與骨氣的台灣人效法,尤其是台大師生。反觀現在許多台大師生的表現為何?有些人到處兼職兼課,事先也不報備,以為自己是老大;有人說研討會論文非論文,誰抄誰沒有關係;有人角逐校長,填寫履歷表時沒有誠實以告,競選過程也沒有利益迴避;有師生上網公開募款,只為了自己爬山以培養所謂「領導能力」,有如「媽寶」;也有虐殺女友與動物的「資優」生與畢業生。目前在朝或在野的一些從事政治的校友,其表現、談吐與為人等,又值得恭維嗎?

台大有人認為,校園公共空間應以紀念學術成就為主,或許沒錯,然而如果有校友能見義勇為,發揮道德勇氣,不畏威權恐嚇,為全國民眾的自由、民主與人權而奮鬥,不是更值得師生紀念嗎?台大師生應該以有這樣偉大的校友為榮才是,怎麼會有人拒而遠之?反之,台大以前居然順從國府要求,將偌大的獨裁者銅像擺在校園內,甚至迫害異己,如以前的台大哲學系事件,當年有人有如同陳文成的正義感,勇敢提出質疑或仗義執言嗎?到底誰才是打壓校園民主與學術自由的人?

平心而論,陳文成事件對台灣民主運動有其不可抹滅的貢獻。

除了其正義與勇敢外,幸好他也是美國名校教授,所以事件發生後,有其任教學校幫他仗義執言,讓此事件成為國際矚目的大事,加上後來的江南案,讓小蔣從此斷了家天下的思維,也才有日後台灣的解嚴與民主化。如果沒有解嚴,台大不要說有選舉的民主化,連學術自由也沒有,否則發生於1970年代的台大哲學系事件怎麼說?今日台大校長之所以能民選,台大學生會長不再是由國民黨指派,誰說不是陳文成的功勞?台大師生可知飲水思源?

2017年,哈佛大學校長德魯·福斯特(Drew Faust)向新生致辭。她認為大學教育的意義在於對真理的追求,保持多樣性是追求真理的重要前提;教育的目標是確保學生能辨別有人在胡說八道

反觀我們各級學校有如此做嗎?為何師生繼續將國民黨黨歌當國歌唱而不提出質疑?為何獨裁者銅像可以大辣辣擺在校門口而不提出批判?為何有許多知識份子居然被一些不學無術的「大師」或「禪師」騙財或騙色?為何許多民眾會喜歡一些「選前只會空口說大話、選後卻沒半撇」的政客呢?

1993至2013年任耶魯大學校長的理查德·萊文(R.C.Levin)曾說過:「如果一個學生從耶魯大學畢業後,居然擁有了某種很專業的知識和技能,這是耶魯教育最大的失敗。大學教育的目標是培養學生批判性獨立思考的能力,自由地發揮個人潛質,自由地選擇學習方向,不為功利所累,為生命的成長確定方向,為社會、為人類的進步做出貢獻,這才是萊文心目中耶魯教育的目的。」

《大學之理念》的作者約翰·紐曼(J.H.Newman)也說:「大學教育的目標是使一個人對自己的觀點和判斷有清醒和自覺的認識,能切中要害看清世界的本來面目,解開思緒的亂麻,撇開無關的細節,識破似是而非的詭辯,這樣的教育,才能讓人勝任任何職位,駕輕就熟地精通任何學科。」

由以上三位學者的看法可知,大學教育的最重要的目標,並非在如何評鑑教授或學生的論文是否發表在哪一期刊或每年要有多少篇論文,而是師生是否具備正義感、道德勇氣與辨別是非的能力。陳文成正是具有以上特質的人,所以才會不顧個人安危,為台灣的自由、民主與人權仗義執言,並揭穿獨裁者「親民、愛民」的假面具。

反觀我們大學的教育目標,表面上說得冠冕堂皇,但其實只是灌輸半生不熟的專業知識和技能,以便學生畢業後能順利就業,至於人格、品性與操守等則在其次,以致日前有位研究生將外校女生鎖在宿舍內性侵,不久前有許多國立大學教授常假公濟私,到處兼職兼課圖利自己,日前更有位嘉中英文老師在考卷上自創「englishit」羞辱蔡總統,這樣的學生即使很會讀書與考試,教授很會做研究,老師很會教書,但不知禮義廉恥又何用?遺憾的是,近年來,有不少台大師生正是如此!

20190304-南港展覽館二館暨2019年台北國際工具機展聯合開幕典禮,總統蔡英文。(甘岱民攝)
作者指出,日前有嘉中英文老師在考卷上自創「englishit」羞辱蔡總統,這樣的老師即使很會教書,但不知禮義廉恥又何用?(資料照,甘岱民攝)

台大甚至對自己傑出校友陳文成博士是否該在校園立銅像都猶豫不決,我們還能對台大期望甚麼?陳文成博士在那一個戒嚴年代,不顧自己個人安危,聲援與資助美麗島雜誌社,這樣一位愛國、愛鄉,又有道德勇氣的知識份子,也才符合台大人應有的品德與精神,畢竟台大的校訓不是「敦品、勵學、愛國、愛人」嗎?搞不懂為何有人反對在校園建紀念廣長紀念這樣一位有良知與道德勇氣、學術表現也很傑出的校友?台大會做研究與教學者固然不少,然而有良知與道德勇氣者又有幾人?

哲學家康德在他的墓誌銘中寫下:「有兩件事讓我越想越感到敬畏,一個是在之上閃爍的辰星,一個是在我心中永恆的道德律。」人們心中有神聖的良知,才是消除社會上一些泯滅良心者的良方。愛因斯坦也說:「對不公不義冷漠,是獨裁者的幫兇。」反觀台灣,一些政客或司法人可有良知?為何不能秉持同理心為以前受到政治迫害,乃至致死者平反?

總之,台大的教育目標,不是只培養具有專業知識與技能者,更應培養具有獨立思考、明辨是非與道德勇氣的人,如陳文成校友那樣。從蔣經國到小英等五位總統,始終沒有給人家公道也很不應該。國民黨的總統就甭說了,民進黨的總統為何也沒有還給人家公道,說得過去嗎?不知在當甚麼總統!

*作者為台大物理博士,文化大學教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