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和尚不必對著和尚念經,要看韓國瑜念什麼經

2019年03月07日 07:20 風傳媒
高雄市長韓國瑜出席工商協進會理監事聯席會議,允諾繼續推動高雄市自貿區。(顏麟宇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出席工商協進會理監事聯席會議,允諾繼續推動高雄市自貿區。(顏麟宇攝)

「你是唐三藏,我是孫悟空,別對我念緊箍咒。」這是高雄市長韓國瑜碰上陸委會主委陳明通的「開場白」;二個半月之後,韓國瑜隔空向同為「禿頭」的行政院長蘇貞昌喊話,「和尚另對著和尚念經,也不必畫紅線。」不知道是韓國瑜傳神之言起了作用,又或者鑑於「韓流」持續高燒不退,緊箍咒念了無用反而自己頭痛,對韓國瑜三月底的港澳珠海行,陳明通公開表示,「充分溝通,非常放心。」

既避開「打韓」之譏,又為冰凝的兩岸關係釋出最低限度「維持現狀」的善意。

放行韓國瑜登陸展現公誠

持平而論,城市交流早為兩岸關係常態,馬政府八年,民進黨執政縣市長輪流登陸跑了一圈,自己人登陸,樂觀其成,他黨地方首長登陸百般刁難,從法到理都說不過去,此其一;地方首長不論民意聲望多高,還是得依法行政,只能在法令範圍的權責行使職權,最多就是行銷城市與產業,觸碰不到中央職權,就算碰了也沒用,根本不必防,此其二;韓國瑜以高雄市長身份登陸,代表的是城市首長,不是任何政黨,對國民黨會不會因此突破「民進黨防線」─反對一國兩制,反對九二共識,前者國民黨也不會支持,後者並非法律限制,屬言論自由或政治主張自由,無從防起,即使韓國瑜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下賣農產品,也只能賣農產品,代表不了中央政府,甚至也代表不了國民黨中央,此其三。

民進黨蔡政府放行韓國瑜登陸,展現公誠姿態,也顯示在維護台灣主權之外,於人兩岸關係並非鐵板一塊,死守陣地,既為韓國瑜打開一扇門,也為自己打開一扇窗。

倒是韓國瑜出席工商協進會理監事聯席會,發表「南方崛起 高雄首富」演說,對會中理監事建議,高雄應成立自由經濟貿易特區一事,當場表示認同並聲言,會繼續推動,但會先行溝通,若最後溝通不成,就是「Show hand(攤牌)」的時候了,直接訴諸二百七十八萬名高雄市民,看哪個立委贊成、反對。」值得推敲一、二。

20190305-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右)、行政院長蘇貞昌5日於立院備詢。(顏麟宇攝)
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右)這次對韓國瑜大陸行表示放心。圖為陳明通與行政院長蘇貞昌於立院備詢。(顏麟宇攝)

金門自貿區公投胎死腹中

自前總統李登輝時代推動亞太營運中心,到馬政府時代推動自由經濟示範區以來,這個題目差不多成了「另一個核四」,一推再推,却進一步退三步,二0一二年提出做為「黃金十年」的關鍵政策,隔年計畫啓動並將「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草案送立法院審議,但是,包括馬政府財經金部會見解都未盡相同,二0一四年立法院初審並經五場公聽會,除了將名稱改為「中華民國策略經濟發展區設置管理特別條例」之外,實質內容均未達成共識,還發生會議主席黃昭順未依協商中場臨時通過前三個條文後宣布散會的「黃三條事件」,可想而知,這個草案到馬政府屆期均未通過;蔡政府就任後的二0一六年六月,宣布該計畫終止,另提「亞洲矽谷」,六海一空的自由貿易港區聚焦於桃園,迄今亞洲矽谷進展同樣有限。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六海一空的規畫並未包含金門,金門和平大橋營建基金會曾在二0一五年提出「設立離島自由經濟示範區」的公投案,根據公投法規定,「直轄市、縣 (市) 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之決定,應函送行政院核定。行政院對該事項是否屬地方性公民投票事項有疑義時,應提經行政院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認定之。」(當時尚未修法廢除公投審議委員會)不過,金門公投審議委員會流會,金門縣市政府逕行函送行政院函釋,經過一百七十多天的公文流程後,由於其時立法院該屆最後一個會期已經結束,行政院函釋「無法可依」,這個公投案遂胎死腹中。

2018年8月5日,金門與廈門引水工程在金門田浦水庫舉行見證儀式,由縣長陳福海主持(陳福海臉書)
前金門縣長陳福海對地方提出自貿區公投案,直接以行政院函釋打了回票。圖為金門與廈門引水工程在金門田浦水庫舉行見證儀式,由縣長陳福海主持(陳福海臉書)

高雄自貿區同樣無法可依

此時,韓國瑜回應工商企業界建議允諾要重新推動,即使要訴諸全體高雄市民─公投,面臨的問題和當年的金門差別不大,第一,地方爭取自貿區屬不屬於地方自治事項?如果各縣市都能公投決定設不設,中央衡酌區域與產業發展的政策功能豈不報廢?第二,法案屆期不連續,當年未經三讀的法案形同蒸發,高雄市要提公投案,即使沒有公投審議委員會,中選會要踢皮球,還是可以依「前例」辦理:無法可依,韓國瑜還怪不得別人,當年兩手一攤的還是國民黨執政的馬政府;第三,自貿區是蔡政府否決的政策,在蔡政府任期屆滿前哪有可能遂行其願?

說到底,企業界若有強烈意願認為應該設置自貿區,不論試點在哪個縣市或區域,都不是地方縣市首長能全權決定,高雄市要自貿區,離島金馬澎湖誰不想要?政黨輪替的好處是民主,民主的結果是政策隨政黨輪替而更迭,所謂「人走政息」,三次政黨輪替的「具體成就」,就是重大國家發展政策隨時夭折,自貿區如此,蔡政府的亞洲矽谷前景同樣堪慮,台灣經濟或許不至於「鬼混」二十年,但肯定窮攪和了二十年。和尚真的不必對著和尚念經,對小民而言,只希望朝野政客能不能協調一下,在民生經濟面別再各念各的經了。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