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我欲雞鳴不已於風雨,奈何總是風強雨驟!

2019年03月10日 05:30 風傳媒
作者指出,教育主管機關顛沛至此,試問,我們的教育還會有生機嗎?。(示意圖,新竹市政府提供)

作者指出,教育主管機關顛沛至此,試問,我們的教育還會有生機嗎?。(示意圖,新竹市政府提供)

我一直想不透一個道理,那就是「何以教師這個行業總是遭人怨懟?」此言絕非囈語。君不見,蔡英文政府一上台,馬上進行針對性極強、所謂的「年金改革」法案修改,在整個法案修改的「討論」過程中,屢屢可見政府官員、民意代表,甚或是一般民眾,毫無理性地抨擊、抹黑教師這一行,說什麼「領多、繳少、提早退」,昧於法有明文規定,卻意欲直接訴諸於菜市場「喊價式」的砍殺剝削,硬生生強行通過剝奪甚劇的「年金改革」修改法案。光是這個蠻橫的「改革」行徑,就已經讓許許多多目前正在教育現場服務的在職教師和已退的教育界老兵們,心寒不已!

教師這個行業「顧人怨」的現象還不僅如此!三不五時,特別是每逢重大選舉到來之時,總是會有特定政黨人士及民間社團人員拋出貶抑教師的修法動作。舉例來說,還記得民國103年,當時的全國家長團體聯盟、全國中小學校長協會、人本教育基金會、教師評鑑推動聯盟就發起「新410行動」,還在網路上放了「5分鐘看懂教師法修法」投影片,批評台灣中小學教師「太好當」。提到公務人員年度休假至多30天,但教師卻有寒暑假約80天的休假,上課總時數也只有美國教師的一半,…諸如此類的不實耳語。儘管不實,但著實已經造成社會上對於教師這個角色的誤解及側目。這些民粹式、汙衊式的抹黑歪風,經常在網路上肆意橫流,此起彼落。茲舉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某則提議為例,[註1]該則提議訴求「廢除寒暑假教師放假的政策,讓不合理的特權消失,取消教師不合理的特權,吃人民夠夠的特權」,光看到標題就夠讓人失望了,怎麼會這般仇大苦深呢?

教師透過母語、圖表、影片、教具等教學鷹架來輔助學生學習。(台南二官辦提供)
作者指出,三不五時,特別是每逢重大選舉到來之時,總是會有特定政黨人士及民間社團人員拋出貶抑教師的修法動作。(示意圖,台南二官辦提供)

更有甚者,民國105年,當時的全國家長團體聯盟榮譽理事長吳福濱先生還嘲弄公立學校的教師們,若想要五一勞動節放假的話,那就要放棄軍公教所獲得的「深度保障」,甚至寒暑假不應該領薪水,理由是「領的薪水是納稅人的錢,明顯並非勞工」。原來他還以為所謂的軍公教相關權益是屬於「深度保障」?還有,領納稅人錢的人,不應該被當成勞工看待?不知道他所謂「領納稅人錢」的人當中,有沒有包括政府官員、民意代表,還有廣大的公營企業員工?

近日,或許是2020年的總統大選即將迫近所致,我們執政黨政府又開始要從教師這個「人人喊打」的行業別上面「揩」一些選票了。根據教育部拋出的《教師法》修正草案當中,將加重中小學教師在寒暑假期間研究進修與備課之義務,「除返校服務、參加研究、進修或教學準備等活動及配合災害防救所需之日外,得不必到校」,但研究、進修或教學準備總日數等相關規定,「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這不擺明了正是官府帶頭打劫弱勢教師族群嗎?其實教師有寒暑假真的是賺到嗎?歡迎各位參考一下全國教師會的說明,[註2]筆者在此將不多說。

我們台灣這個社會,本是傳承自五千年悠久歷史的中華文化,自古以來,歷朝歷代,無論朝野市井,咸皆以老師道尊任重,格外予以禮遇看待。唐朝古文大家韓愈《師說》有云:「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這說明了教師這一行的神聖之處,他還另外指出「道之所存,師之所存」,強調師者存在的價值,便在於道德學術廣被群澤,這就是教師此一志業,而非一般行業的原因所在。只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矣!台灣社會現在好像已經忘記教師這一行的「好」,卻是拼命地詆毀他的「壞」。

20171026-台大心理系榮譽教授黃光國26日出席台灣競爭力論壇召開「十九大新四不與兩岸關係」座談會。(顏麟宇攝)
台大心理系榮譽教授黃光國。(資料照,顏麟宇攝)

民國83年,由許多社會上「熱心人士」發起的「410教改」大遊行,自此揭開台灣社會這25年來的教改夢魘。在「廣設高中大學,減輕升學壓力」的口號下,造成台灣在短短數年內,大學數量由23所暴增為迄今的158所。影響所及,根據台灣大學心理學系名譽教授黃光國先生的說法,「不僅扭曲了臺灣的社會及人口結構,更是造成今天臺灣教育面臨兩個大難題。第一,是長期的『去中國化』,使道德教育落空,把下一代的價值觀改造成『個人主義』、『功利主義』和『享樂主義』;第二,是對西方科學哲學的演化缺乏相應的理解,更不知道如何用它來做研究,造成研究型大學學術研究虛有其表,華而不實。」政治大學教育學系周祝瑛教授則是語重心長地指出,台灣所謂的教育改革,「在主事者不了解本土文化的特色,又漠視人類智能的差異之餘,透過台灣政治解嚴、社會渴望鬆綁之際,提出許多民粹主義式的口號,再借助行政資源,強行推動一系列未經試辦、評估而又互相矛盾的改革措施」。結果最大的「成就」就是「製造出一批靠教改攫取權力的『新階級』」,他們「主導教育政策、影響人事異動、掌握資源分配」;甚至「學理上不具正當性的教育政策,也被包裝成為『教育改革』,直接搬入學校甚至課程教材中」,至於「校長、老師與學生卻往往沒有表達意見的機會」。

這二十餘年來的政黨輪替,每每造成許多異想天開、理念怪異的教育部長上了台,沒多久又下了台,不僅政策荒腔走板,危害頗深,甚至於往往人走政息,難以為繼,政策反反覆覆,交相傾軋。教育主管機關顛沛至此,試問,我們的教育還會有生機嗎?這不,上述這些教育環境的巨變,卻是已然造成我們國家社會裏頭,莘莘學子普遍學力低下,行為乖張的異常現象。看來,儘管自古以來,有至聖先師孔子化身的教師們,本想在民粹已極、功利滿溢的現今社會裡,「雞鳴不已於風雨」,作育英才,春風化雨一番,怎奈世態真的愈趨炎涼、殘酷,直叫人心寒、打哆嗦,正可謂「風強雨驟」異常。教師們如何自處,誰人可知?

*作者為國中教師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