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選總統是選領導人,不是選網紅!

2019年03月11日 07:10 風傳媒
網路衝擊下,選總統彷彿在選網紅,連蔡英文也不可免,不過,她的聲量遠不若「後起之秀」。圖左起:柯文哲+蔡英文+韓國瑜(顏麟宇攝)

網路衝擊下,選總統彷彿在選網紅,連蔡英文也不可免,不過,她的聲量遠不若「後起之秀」。圖左起:柯文哲+蔡英文+韓國瑜(顏麟宇攝)

由於蔡英文民調低迷、民進黨士氣低落,總統大位之爭一時群雄並起,國民黨朱立倫、王金平及無黨籍張善政等皆已宣布參選,還有人躍躍欲試,是典型的「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但現象最奇特的是,迄今未宣佈參選的柯文哲及一再表示仍未考量2020的韓國瑜,反而成為網路及各項民調熱門人選,彷彿選總統是在選網紅,而不是選未來四年治國及國家方向領導人。這樣的民意趨向對嗎?網紅適合當總統嗎?

誠然,身為治國及國家領導者很多是網紅,像美國川普就一直是網紅,現在蔡英文也以「辣台妹」姿態拼命躋身網紅。因為網紅同時意味選票,主要是四十歲以下網路世代的選票。而網路世代正逐漸躍居大選勝負的決定群及政黨形象的仲裁群。在西方,他們先是成為經濟和社會的中堅力量(職場人數占比超越先前世代),最近又成為選舉投票的中堅力量。

問題是,未經歷國家治理及領導考驗或考驗失敗的人,縱然成為網紅,也未必適合當總統。否則,一再把台灣交給不適任的人,經過一次次四年或八年的「實驗」「空轉」,外有中共奪台野心及實力不斷擴大,內則經濟停滯社會又四分五裂,台灣還剩多少時間可以繼續「實驗」「空轉」?大家有沒有想過2020一旦「所託非人」,很可能就是台灣最後一次總統民選?有沒有想過已成選舉投票中堅力量的網路世代,在這場決定台灣命運的選舉中責任何等重大?

2018九合一選舉最令人心驚的就是「討厭民進黨」成為最大黨。這種前所未見的現象源自網路世代的「負面投票」傾向,也就是「我(們)」不是因為支持你的對手而是因為討厭你而票投你的對手。「負面投票」也在近年西方民主國家及2016年美國選舉發揮重大影響,網路世代由於討厭政客的無能虛假及政黨惡鬥,而情願支持「素人」或「政治新人」當選,包括川普在內。

美國總統川普與蘋果執行長庫克在白宮討論就業政策,川普的愛女伊凡卡也一同與會。(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就是網路時代負面投票的經典產物。圖為川普與蘋果執行長庫克在白宮討論就業政策,川普的愛女伊凡卡也一同與會。(美聯社)

事實上,2014柯文哲當選台北市長,就是「負面投票」傑作,其催生力量來自太陽花運動。太陽花運動讓台灣的網路世代自「消極不滿」(充滿魯蛇意識)中突然覺醒,轉為「積極行動」(充滿改變而非改革意識),發揮先前世代(嬰兒潮世代及X世代)未有的「負面投票」威力。他們討厭國民黨、討厭紈褲子弟,所以他們積極投票,使柯文哲以「素人」之姿席捲他們最多選票。

而現在,他們的慣性不變,由討厭國民黨轉為討厭民進黨,由支持素人柯文哲進而支持淡出政治圈已久的韓國瑜;不但柯文哲繼續成為網路及各項民調總統熱門人選,韓國瑜且後來居上,在紅藍媒體及境內外網路合力炒作下一枝獨秀。完全沒有治理經驗及尚未考量參選總統的人,竟然可以被捧成最大網紅及最熱門總統候選人!比先前世代資訊更透明發達且更自信自戀的網路世代,竟然可以容許一個又一個政治素人或治國門外漢來決定台灣命運!

經常口無遮攔而「不幸言中」的柯文哲,對這種奇特現象說得極好。他說他和韓國瑜能影響台灣政治,網路力量佔了很大因素,誰能想到他們首次投入市長選舉,幾個月就勝選?「就像氣候有極端氣候一樣,這是極端政治!」他還說,去年韓國瑜只花五十天,網路聲量就超越他,讓他大開眼界,「台灣是淺碟政治,網路世界興起後,讓台灣成為極端政治,變得不穩定。」

這種極端政治當然不是好事。以兩岸關係來說,兩蔣時代是「漢賊不兩立,匪我不並存」;李登輝時代是積極接觸,對外有國統綱領及兩岸關係條例,強調「特殊國與國關係」,對內中止動員戡亂,強調「台灣生命共同體」;到阿扁時代變「一邊一國」;馬英九時代又變「一中各表」;蔡英文再變「維持現狀」,但不接受「一中各表」,以致形成兩岸政府關係重回1990年代以前敵對、民間關係卻日益熱絡(讓中共統戰能「入島入戶入心」)的「畸形現狀」。

20190309-台北市長柯文哲9日上午出席「北市府首長領航共識營」。(方炳超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也是網路時代冒出頭的「素人」,不過他是民進黨充分運用「討厭國民黨」負面投票策略的成果。(方炳超攝)

而蔡英文不接受「一中各表」的結果,就是中共拿九二共識大作文章,最後連「一中各表」也予以取消,把九二共識定調成一中原則及台灣被迫統一。面對這種「維持現狀」難以為繼的窘境,重要的是兩岸僵局要打破。但蔡政府束手無策。國民黨眾山頭則為了和平而讓中共在九二共識及國旗國號上予取予求。至於網路世代垂青的柯韓呢?

柯文哲喊出「兩岸一家親」「床頭吵床尾和」。韓國瑜更大膽,連「你儂我儂」「指腹為婚」都說出口。可以說,韓國瑜在精神上已經比國民兩黨及柯文哲更接近一中原則及被迫統一。如果他居然參選且當選總統,選民能不擔心台灣被取消總統民選嗎?同時被一個從無治理經驗也無領導國家經驗的人領導,台灣真的有未來方向嗎?

相較之下,並非網路世代垂青的王金平宣布參選總統,喊出「中華兒女本是同根生,兩岸必須終結戰爭」,就比以上諸人成熟多了。兩岸強調戰爭不如強調和平,強調和平又不如強調終結戰爭。所以王金平說「戰爭將終結大陸與台灣」,不戰爭則「台灣(可以造就強大國力)是世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他提出「中華兒女本是同根生」,寓意曹子建的「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引用曼德拉的「想與敵人和平共處,就必須與敵人合作,他會成為你的伙伴」,則寓意既要挺身捍衛主權,又不要像民進黨刻意逃避一中,搞到兩岸關係越弄越僵。

20190307-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宣布參選2020總統大選。(蔡親傑攝)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宣布參選2020總統大選,他的聲明較網紅政客成熟,但不太受網路世代垂青。(蔡親傑攝)

網路世代正逐漸躍居台灣大選勝負的決定群及政黨(政客)形象的仲裁群。慶幸的是,他們有太陽花運動關心周遭世界及社會議題的正面力量,能挽狂瀾於既倒,創造21世紀的台灣傳奇,重新點燃台灣希望。不幸的是,他們具有網路世代(或稱Y世代、千禧世代)共有的缺點,如太自戀、太自我感覺良好、不易承受挫折、主觀意識太強、嬰兒潮世代及X世代保有的知識分子使命感在網路世代太弱,形成他們的「負面投票」傾向,變成「前門拒虎 ,後門迎狼」。他們所成就的「柯文哲現象」已經讓嬰兒潮世代及X世代不可理解,「韓流」更是跌破大家眼鏡!

選總統是選國家領導人,不是選網紅。網路世代若不了解這點,他們的正面力量就會變負面力量,如同「負面投票」。有「數位文化瑪格麗特.米德(文化人類學家)」之稱的雪莉.特蔻,過去盛讃網路世代的發展潛力及網路世界的絢麗多彩,如今卻以《在一起孤獨》一書描繪網路世界造成現實世界分崩離析,認為網路世界裡找不到真實人生,「機器與人越來越靠近,人卻與人越來越疏遠」「機器不僅越來越像人,人也越來越像機器」。這樣的網路世代需要更多人性、更多現實接觸,而不是更多科技、更多虛擬世界。否則他們就會創造出「韓流」及「柯文哲現象」這種虛擬世界產物,也就是柯文哲所指的「極端政治」!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資深政論家、專欄作家。 早年參與黨外及海外民主運動思想啓蒙多年,在海內外各大報刋撰寫甚多專欄。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您已閒置超過10分鐘了,看看最新的新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