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安觀點:老兵回家-國軍首支空降兵遺骸衡陽考證協尋後人

2019年03月17日 07:10 風傳媒
當年這些為國犧牲的國軍們,他們是寂寞的,也是光榮的,他們有資格接受更多後人的致敬,圖為示意圖。(資料照,多維傳媒提供)

當年這些為國犧牲的國軍們,他們是寂寞的,也是光榮的,他們有資格接受更多後人的致敬,圖為示意圖。(資料照,多維傳媒提供)

日前大陸新浪網衡陽新聞,一則「湖南衡陽尋找到4具抗戰時犧牲官兵遺骸」的消息,在網上引起兩岸對抗日犧牲的老兵回家關注。據新京報訊(記者李一凡)此事(2月27日)又有新進展。新京報記者從衡陽市星光愛心會獲悉,根據多份歷史資料、老兵口述,及上海復旦大學鑒定散落遺骸,已經完成DNA鑑定,確定4人係抗日戰爭時中國空降兵,突襲台源寺日軍據點犧牲的官兵,為當時「鴻翔部隊」參戰員。湖南衡陽發現4具抗戰空降兵遺骸,也在全國尋找親屬;亦希望透過兩岸協尋是否尚有後人,以告慰犧牲的官兵在天之靈!

國軍第一代傘兵遺骸考證記實

2019年2月19日據台灣退役軍人羅吉倫親赴考證兩岸經過史實,為抗日戰爭突擊台源寺犧牲人員,是國軍第一代傘兵遺骸。以下四點考證:

一、官方資料:

現存在南京國軍第二歷史檔案館官方資料,戰後撰寫保存的戰鬥詳報記載:陣亡人員四員、美軍受傷兩員。緣起民國34年傘兵突擊總隊第二隊空降突擊衡陽地區,殲敵96員。國軍亦有人員戰損。事隔多年當年陣亡人數有不同說法。

二、文史資料:

(一)傘兵歷史專家劉忠勇先生,對於傘兵部隊歷史,經過大量人物訪談,傘兵部隊隊史與美方檔案資料等中外史料搜集彙整,是目前最具權威與專業的專家,其所著作《頂好!出死入生的中美突擊隊》、《中華民國傘兵作戰史1945~1953落葉成泥》書中記載陣亡四員、沒有美軍陣亡。

(二)抗戰歷史專家許劍虹先生表示美方所提供檔案資料,無美軍陣亡的紀錄。

三、口述訪談資料:

當地陳玉龍老人口述:親眼看到6名傘兵重傷不治。部隊從外面用竹子躺椅抬著6個人,當時還活著。兩天后還是有4個傷患去世了,其中包括兩名美軍顧問。又過兩天,剩下的兩名重傷患也去世了。他們被葬在同一座山的另一個方向的山腳。

據當時參戰人員李雲棠(時任第二分隊上士)老爺爺受訪時,肯定表示沒有美軍陣亡,解釋說道:當時的確有美軍受傷,但是都後送回去治療。並明確指出陣亡四位官兵,掩埋在牧雲寺右前方一個小山坡地。惟經過那麼久的時間,只記得分隊長周劍敵上尉(四川人)、孫根長(浙江人)、章鋒(南洋歸國參加抗日)三位的姓名,另一位姓名已經忘了;另外有陳桂華、楊本芳、岑弋、秦武生、張守財、梅鳳儀等六員與美軍米勒、賈蘭特共八位負傷。

四、科學鑑定:

陳玉龍記憶中埋葬二位國軍二位美軍墓位置,開挖做DNA取樣,四具遺骸,其中一位無法做DNA取樣,經復旦大學鑑定沒有西方人特有的DNA,三個樣本應均為東亞黃種人。綜合官方資料、史料、訪談、遺骸科學鑒定資料,幾可確認當年陣亡人員僅我國四位官兵,無美軍人員陣亡。

青山處處埋忠骨,何須馬革裹屍還

據國軍第二歷史檔案館資料顯示,1945年7月27日,淩晨兩點半,陸軍突擊總隊代號鴻翔部隊149名空降傘兵和19名美軍官兵、8名翻譯人員從雲南起飛,當天上午9點15分安全降落在牧雲寺前的稻田裏。

陳新哲衡陽縣洪市鎮明翰村村委主任

寺廟房屋面積夠駐紮兩百號人口,它比較隱蔽,山環水抱,再一個它植被非常茂密,也善於隱蔽,適合作戰。

有著400多年曆史的牧雲寺,香火旺盛,著名的思想家王船山曾在這裏寫下《牧雲常住記》一文,鴻翔部隊傘兵抵達衡陽後就駐紮在這裏。明翰村去年剛過世的陳雲龍老人曾是孤兒,當時年僅11歲的他與傘兵有過交集。

他幫他(傘兵)撿一些柴火,幫他們跟周邊熟悉的農戶借點東西,(傘兵)他缺少什麼,他帶頭幫他們去借,陳雲龍老人在這裏還是幫他做了。

至於陳玉龍老人為何會記憶兩位美軍陣亡,據資料與李雲棠訪談時表示,當年的確有兩位美軍負傷,一位是肩中彈、另一位腰部中彈,後來美國人搭機後送昆明治療,陳老先生可能看到美國人受傷被抬回村落,後來沒再見到,因此認為美國人陣亡。至於為何有兩次下葬,很有可能第二次下葬是當地地方自衛隊、遊擊隊等陣亡人員。

參加作戰的劉勛回憶:「我黃埔16期同學、二分隊上尉分隊長周劍敵陣前犧牲。有2名火箭炮手及6名步兵分隊同志,也光榮獻出了自己的生命」總共是八位,另有隨我們空降作戰的美軍顧問,也有二人身負重傷。

據國軍第二歷史檔案館收錄的資料——「陸軍突擊總隊第二戰鬥詳報」記載:「戰鬥參加人馬中,有一名軍官佐和三名士兵犧牲。」通過臺灣健在老兵李雲棠口述和天兵忠靈祠記錄得知,其中3位英烈爲:周劍敵,成都人,黃埔軍校分校16期;孫根長,浙江人;章峯,廣東梅縣人。

20190311-引自衡陽新聞網。(圖/作者提供)
引自衡陽新聞網。(圖/作者提供)

96歲的臺灣健在老兵李雲棠回憶,他當時所在的鴻翔部隊第二分隊就參加了這次戰鬥,第二分隊的分隊長正是周劍敵。李老說周劍敵當時就犧牲在他的身邊。

周劍敵當時轉換陣地的時候,被日軍發現了,腹部中彈犧牲了。

戰鬥結束後,將士們將負傷的2名美軍顧問和10名士兵全部擡回牧雲寺,並把陣亡的4名官兵安葬在這個小山坡上。70多年來,村裏的陳雲龍老人一直守在這裏,現在,接力棒傳到了當地文史愛好者王輝的手上,2015年,是他最先在這裏爲英烈豎立墓碑。如今,收殮好的陣亡將士遺骸暫厝在王輝的山水道生態文化產業園裏。

爲了切斷日軍衡陽至寶慶的後勤補給線,1945年8月5號,鴻翔部隊聯合國民革命軍第十軍餘部、衡陽縣自衛隊,正式發起對臺源寺日軍指揮所的突襲。

經過兩個小時的激烈戰鬥,摧毀日軍的一個中隊,還有一個騎兵大隊,傷亡有180多人,後來在這次戰鬥中有4名國軍戰士當場陣亡。

神秘而精銳的「鴻翔部隊」

衡陽是國軍首支空降兵部隊三次戰役發生地之一。空降兵國軍稱為傘兵,國軍第一隻傘兵部隊在歷史上為一支比較神秘的部隊,當時為保密對外以「鴻翔部隊「代稱。據國軍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主辦的綜合軍事類期刊《軍事史林》記載,1943年,國民黨第五軍軍長杜聿明率部從緬甸征戰回到昆明,奉命組編第五集團軍,杜升任第五集團軍司令。杜聿明是國民黨軍隊中以創建新兵種聞名的將領。在對日作戰中,他率領的部隊兩次和日軍的傘兵作戰,親身感受到空降作戰在現代戰爭中的重要作用,產生了組建國軍傘兵的強烈願望。

1944年1月,他利用組編第五集團軍的機會,設立了一個歸集團軍直屬領導、由優秀官兵組成、以傘兵命名的團隊,番號為第五集團軍第一傘兵團,代號為「鴻翔部隊」。

這支部隊所有營、連、排長都是從主力部隊中挑選的文化程度高、身體素質好、戰鬥經歷豐富的軍官。士兵則從各部隊中選調戰鬥骨幹和從桂、黔、滇等地招募的知識青年組成。部分士兵還從當時的西南聯大招募。1945年4月,第五集團軍第一傘兵團擴充改編為執行空降作戰任務的陸軍突擊總隊,由美軍提供武器裝備,派出顧問幫助訓練和負責作戰指揮。

20190311-(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為了建設好這支部隊,他選調集團軍司令部參謀處少將處長李漢萍任團長,參謀處情報科上校科長簡立為副團長。傘兵團下設3個營,營轄3個連,連轄3個排,所有營、連、排長都是從集團軍主力部隊中挑選的文化程度高、身體素質好、戰鬥經歷豐富的軍官。士兵則是從各部隊中選調的戰鬥骨幹和從桂、黔、滇等地招募的知識青年。全團約1000人,駐昆明北郊崗頭村。周劍敵、孫根長、章峰、李雲棠,這些曾經的熱血青年,想要進入「鴻翔部隊「的首要條件是什麼?那就是必須受過良好的教育。

台源寺距洪羅廟25公里,突擊二隊8月1日深夜從洪羅廟駐地出發,經過2個多小時的奔襲,於2日淩晨進入攻擊出發位置。突擊二隊由北向南進攻,地方武裝擔任警戒阻擊衡陽方向可能的來援之敵。天亮後發起進攻。突擊二隊攻入鎮裡後,日軍龜縮在大土丘的碉堡內,依託堅固工事死守待援。美軍顧問以機槍密集掃射掩護突擊二隊工兵接近碉堡,最後用炸藥將碉堡炸毀。下午1時結束戰鬥,殲敵近100人。戰鬥中突擊二隊亡4人、傷8人,美軍顧問傷2人。戰鬥結束後由地方武裝打掃戰場,突擊二隊撤回洪羅廟駐地休整。8月15日日本宣佈投降,隨後突擊二隊開赴長沙協助政府官員接受日軍投降。

《兵器知識》在一篇文章分析稱,包括衡陽台源寺戰鬥的幾次空襲雖然規模不大,戰果有限,但都干擾了日軍的撤退行動,通過實戰訓練了傘兵,積累了經驗,在當時部隊中贏得聲譽。

唐海輝還查血到國軍第二歷史檔案館收藏的《陸軍突擊總隊第二隊衡陽附近戰鬥詳報》,其中詳細記載了台源寺戰鬥經過及傷亡情況。戰報記載:是役斃敵九十六,傷估計約五十人;我隊參戰一百四十九人(軍官十六人、士兵一百三十三人),陣亡四人(軍官一人、士兵三人),負傷士兵九人;美方參戰三十四人(官長八人、士兵十八人、譯員八人),負傷士兵二人。也就是說,美方二名士兵只是受傷,沒有陣亡。這與有些史料及陳玉龍老人提供的線索有出入。

他們是寂寞的也是光榮的

據史料記載,1945年6月6日,中國傘兵部隊共有突擊二隊的步兵一、二分隊及三分隊1個戰鬥組,共76人全部安全降落在衡陽洪羅廟地區,在當地抗日力量協助下進入附近一所古庵建立據點,隱蔽待命。1945年8月,中國首支傘兵部隊在衡陽,8月1日,傘兵部隊奉命突襲攻打台源寺日軍據點,對駐守在台源寺的日軍發起突襲。戰鬥中,4名中國傘兵犧牲,安葬在當地。王延輝在查閱史料後,於2015年與當地歷史愛好者蕭培共同出資重建了一個墓碑,上書「西元一九四五年七月四名傘兵和二名美軍顧問犧牲于台源寺戰役。「也是從這一年開始,每年的清明節,王延輝都會攜妻兒前往祭拜。「他們是寂寞的,也是光榮的。他們有資格接受更多後人的致敬。「王延輝接受媒體採訪時曾如此感歎。」

今年1月24日,羅吉倫在臺灣桃園找到參加過台源寺之戰的鴻翔部隊老兵李雲棠。

李雲棠說,這場戰鬥中,他共有四名戰友犧牲。第一位是他的分隊長——二分隊的周劍敵上尉。李雲棠回憶,周劍敵是四川成都人,黃埔十六期畢生生。李雲棠說,突襲台源寺當天由第一、二分隊主攻,周劍敵身先士卒,帶領隊員突擊,在變換陣地時在他右邊三米左右遭到日軍狙擊,倒地之後就再也沒起來了。李雲棠至今還保留著他的一張照片。

李雲棠說,第二位犧牲的戰友是二分隊下士孫根長,是名火箭筒射手,高中畢業,到廣西後加入鴻翔部隊。戰鬥中,孫根長用火箭筒射擊日軍陣地,遭到日軍狙擊倒下重傷,不久後犧牲。

第三位犧牲的戰友是一分隊下士章峰,是名機槍手,廣東梅縣人。李雲棠回憶,章峰是南洋華僑,抗日戰爭時回國參戰,詳細情形因為時間太久他忘記了。李雲棠說。第四位犧牲的戰友的姓名因為時間太久遠,他忘記了。只記得這名戰友是三分隊的,戰鬥中倒在田中呻吟,之後被村民發現救了起來,但因傷勢過重而犧牲。

李雲棠很肯定的說,天兵忠靈祠中忠烈牆上刻的衡陽之役犧牲傘兵人員名單中的楊本芳,只是負傷沒有陣亡。對於美軍顧問的傷亡情況,李雲棠明確說出有兩位美國人受傷:米勒腰部子彈貫穿,賈蘭特肩部受傷,後來搭機送到昆明治療,該戰役中並沒有美國人陣亡。

將重新刻碑,希望能夠找到幾位英烈後代

2018年5月19日,在公益組織「老兵回家」聯繫之下,想進一步確定犧牲老兵身份。西北大學文博學院副教授陳靚到衡陽縣洪市鎮加福村實地考察,著手對犧牲傘兵遺骸進行挖掘、鑒定、收殮,清理出四具遺骸,與此同時還出土了部分疑似降落傘傘布、紐扣、牙膏皮等遺物。找尋的工作一直未停歇。2018年11月8日,黃埔軍校五十六期畢業,臺灣傘兵部隊退役軍官羅吉倫,專程從台灣來到加福村祭拜英烈,瞭解情況。後通過他,唐海輝瞭解到,臺灣高雄有一座天兵忠靈祠,由退役傘兵集資購地興建,裡面供俸傘兵成立以來,作戰陣亡或是因公殉職人員;也放著一部分1949年後來臺灣單身死亡傘兵的骨灰。在祠裡忠烈牆上刻有衡陽之役三位犧牲傘兵人員名單:周劍敵、楊本芳、章峰。

20190311-(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今年2月18日,此前被送往復旦大學分析的樣本結果也出爐。記者在這份由復旦大學現代人類學教育部重點實驗室出具的報告中看到,鑒定結果顯示,三個樣本應均為東亞黃種人,他們是美國白種人的概率極低。這也與李雲棠的講法相符。

「老兵回家」遺骸鑒定專案負責人余浩表示,這些戰士在抗日戰爭中做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他們將在今年清明節期間為其重新刻碑。他們是中國第一批空降兵,在抗日戰爭中空降衡陽,配合地面部隊對日軍進行突襲,戰死沙場;他們是無名英雄。幾位傘兵的遺骸埋葬在衡陽縣洪市鎮加福村一居民住宅附近的空地內。據衡陽市星光愛心會、湖南老兵之家志願者唐海輝介紹,最開始關注到這一塊墓地的是在當地建設農場的生意人王延輝。眼下,衡陽市星光愛心會正通過各大媒體、愛心人士爲陣亡英烈尋找親屬,同時籌資爲他們重建墓園。目前,志願者希望能幫這三位犧牲的老兵找到家。如果有瞭解相關資訊的人士,可以與他們取得聯繫,他們想儘快幫助幾位英烈找到親屬後代。

本文為感念我黃埔軍分校畢業16期周劍敵先烈(時任二分隊上尉分隊長)抗日戰爭中陣前犧牲。在當前國軍要轉型時刻,更能喚起黃埔精神「犧牲、團結、負責」;也對陸軍官校五十六期畢業羅吉倫先生,也是中華民國傘兵部隊退役軍官,專程從台灣來到加福村祭拜英烈,瞭解情況,以及目前尚健在的96歲的臺灣老兵李雲棠口述回憶,表示感謝!

*作者為前國防大學戰爭學院戰略講座,現為中華民國陸軍官校校友總會秘書長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歷史 國軍 老兵 後代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