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歲的中風老總統終於認輸:布特佛利卡宣布放棄競選「五連任」,阿爾及利亞大選將延期舉行

2019年03月12日 10:41 風傳媒
阿爾及利亞近日爆發大規模示威,要求82歲的老總統布特佛利卡不要再競選連任。(美聯社)

阿爾及利亞近日爆發大規模示威,要求82歲的老總統布特佛利卡不要再競選連任。(美聯社)

北非大國阿爾及利亞近來爆發大規模抗爭,因為已執政20年的82歲老總統布特佛利卡,竟然還要尋求「五連任」。阿國民眾為此連續3個星期五上街示威,要求中風多年的布特佛利卡「別再選了」。眼看阿國政局可能陷入混亂,已在瑞士住院兩周的布特佛利卡11日返國後終於宣布:我不選了。

82歲的中風老總統

阿爾及利亞原訂今年4月18日進行總統大選,但是代表執政黨的候選人竟然又是「20年來的老面孔」:已經四連任的布特佛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靠著石油出口的豐厚獲利,阿爾及利亞曾在2011年挺過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浪潮,即便鄰國的獨裁者滿臉豆花、倉皇下台,布特佛利卡卻以大量補貼與社會福利有效拉攏民心,穩坐總統大位。

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佛利卡。(美聯社)
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佛利卡。(美聯社)

但如今國際油價早已脫離高檔多年,南美產油國委內瑞拉經濟陷入困局、左派路線無以為繼,北非的阿爾及利亞也陷入動盪,引發人民不滿,示威抗議的矛頭很快指向2013年中風後便鮮少露面,卻仍在2014年囊括82%選票、贏得四連任的輪椅總統布特佛利卡。

阿爾及利亞的人民之怒

即使布特佛利卡許下承諾,表示若當選將進行憲政改革,並且提前舉行下一次總統大選,更強調他不會再次參選,但人民已經不買帳。自2月下旬開始連續3周的星期五,人民上街高喊:「布特佛利卡不要再做第5任!」口號,3月8日這個星期五更有超過50萬人上街,成為阿國近30年來最大的一波抗議潮。

阿爾及利亞近日爆發大規模示威,要求82歲的老總統布特佛利卡不要再競選連任。(美聯社)
阿爾及利亞近日爆發大規模示威,要求82歲的老總統布特佛利卡不要再競選連任。(美聯社)

布特佛利卡認輸:我不選了

8年前布特佛利卡沒被「茉莉花革命」拉下台,但他當初拿來按耐老百姓的石油收入已經隨著油價下跌消逝無蹤,阿國民眾自然也不會再給他面子。正當各界猜測阿國局勢會不會引發另一波「茉莉花革命」,布特佛利卡所要面對的局勢11日也變得更加嚴峻:超過一千位阿國法官表態拒絕參與4月18日的總統大選工作,阿國參謀長蓋德・薩拉(Gaed Salah)也說「軍隊對未來的看法跟人民一樣」。眼看大勢已去,結束日內瓦醫療行程的布特佛利卡,11日透過官方媒體發表公開聲明,表示「我不會有第五個任期,(因為)我的健康與年紀都只能讓我完成現有的責任」。

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佛利卡的專機10日在日內瓦準備起飛返國。(美聯社)
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佛利卡的專機10日在日內瓦準備起飛返國。(美聯社)

布特佛利卡11日在聲明中對國民承認,這個決定確實是對於民眾要求的回應,他也承諾世代交替已勢不可免。布特佛利卡同時宣布進行憲政改革,原訂4月18日登場的總統大選,也將因此延期到年底舉行。這也代表布特佛利卡的任期將從4月18日延到年底,而且日期未定。執政黨與布特佛利卡是否另有其他盤算與政治操作,將是接下來各界的關注焦點。

阿爾及爾歡慶勝利

半島電視台報導,阿爾及利亞官方媒體報導這份聲明後,這天晚上成了許多阿國民眾的狂歡夜。期盼改朝換代者立刻上街狂歡,首都阿爾及爾(Algiers)許多人都激動揮舞國旗、高唱國歌,車輛駕駛也紛紛按喇叭回應,歡慶今年的總統大選將不再是獨裁者的扮家家。

阿爾及利亞布特佛利卡決定不再競選連任後,首都阿爾及爾的民眾開始狂歡。(美聯社)
阿爾及利亞布特佛利卡決定不再競選連任後,首都阿爾及爾的民眾開始狂歡。(美聯社)
阿爾及利亞布特佛利卡決定不再競選連任後,首都阿爾及爾的民眾開始狂歡。(美聯社)
阿爾及利亞布特佛利卡決定不再競選連任後,首都阿爾及爾的民眾開始狂歡。(美聯社)
阿爾及利亞布特佛利卡決定不再競選連任後,首都阿爾及爾的民眾開始狂歡。(美聯社)
阿爾及利亞布特佛利卡決定不再競選連任後,首都阿爾及爾的民眾開始狂歡。(美聯社)

阿爾及利亞在1962年之前,一直都是法國殖民地。這次尋求連任的布特佛利卡做出退讓的決定後,地中海對岸的法國也立刻表示歡迎。外交部長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表示:「法國希望新的動力可以回應阿爾及利亞人民的深切盼望。」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Friedrich Nietzsche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