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川普檄殺華為的美中博弈如何結局?

2019年03月20日 07:10 風傳媒
美中博弈川普檄殺華為要加拿大拘捕創辦人任正非之女孟晚舟,圖為孟晚舟在加拿大出庭。(資料照片,美聯社)

美中博弈川普檄殺華為要加拿大拘捕創辦人任正非之女孟晚舟,圖為孟晚舟在加拿大出庭。(資料照片,美聯社)

川普檄殺華為的經濟大國博弈,將會如何終局收場?正是今天各方關切重點。

川普動用國家機器全面檄殺華為

川普昭告天下檄殺華為的美中兩強博弈,在一年不到時間,從關稅壁壘貿易戰,迅即轉進國家級科技戰爭殺戮場境,震盪了全球經濟發展前景走向;世界各方莫不急切關注:這一場已然驚動全世界先進經濟社會與所有新興市場經濟國家政府,亦將可能重大改變全球政經格局的新世紀美中大博弈,究將得到如何結局?

原本川普動用大幅提高關稅壁壘針對性集中對付中國的「平衡逆差」貿易戰爭,祇不過侷限於「國對國實物經濟real economy戰爭事件」用以矯正貿易赤字擴大,所以國際間也以較低層次的兩強貨品貿易戰爭commodity trade war看待,對國際經濟景氣的擴散性衝擊影響,應該有其一定限制。

關稅壁壘貿易戰對美國的自損自傷

但是從國際制度經濟學角度看,提高關稅壁壘本質上是一種「守勢戰略手段」(defensive strategies),依照既往國際實證經驗,這種守勢戰略的操作結果,一向都是最低劣「七傷拳」把式:「傷敵三分 自傷七分」;過去美國經驗正是如此,1930年美國實施的「斯姆特-霍利關稅法」(Smoot-Hawley Tariff Act),被視為是美國1929至1933年「經濟大蕭條」的最主要催化劑。所以,這次川普竟然不知好歹,就用了這個最低劣把式來對付中國,企圖扭轉當下美中貿易失衡的頹局,以至於導致美國國民福祉損傷、大企業生產成本暴增、民生物價蠢動,乃至於國際貿易赤字不但未見改善,反而持續向上攀升。

因此,才想到應該改採「301」及「超級301」條款之「智慧財產權」箝制的「攻勢戰略手段」(offensive strategies),祇會傷敵、不會自傷的積極戰略,打趴中國。並自忖從華為下手,必可一舉打趴中國。

但萬萬沒有想到,華為不是省油的燈,不但用智慧財產權制不住華為,甚至於用「國安」的大帽子也扣不住,反倒讓盟邦國家政府清楚意識到,美國科技所帶來的「國安威脅」遠勝於中國華為;倒不啻給華為做了一次超級免費大廣告。

一場宏觀格局的世界級「知識經濟戰爭」

美國川普總統在2018年3月23日首發引爆的這一場美中貿易戰爭,當年底要求加拿大扣押並將引渡孟晚舟,使全球開始清楚意識到,川普意圖藉由「華為案」趁機將以關稅壁壘對峙的貿易戰爭,轉進變成為一場世界級「美中科技大戰爭」;就全世界宏觀戰略角度看,這場以川普習近平互為主帥的美中兩強霸權大對抗,已然即將成為是廿一世紀全球第一場相當宏觀格局的世界級「知識經濟戰爭」(knowledge economy war)或者是一場微觀格局的國家級「智慧產業戰爭」(smart industry war)。

在這場知識經濟戰爭或智慧化產業經濟競爭中,「華為案」與稍早的「中興案」,在事端的特徵、本質屬性上,兩者並不相同;中興祇是智慧化產業經濟中的端末產品smart product「智慧機具」smart devices 的製造生產行銷廠商,「市場」對中興的決定性影響,遠遠超過中興能夠對「產業生態」與「終端市場」的影響力。

但是,華為的情境狀況卻大不相同。華為生產供應的是「智慧基礎建設」smart infrastructures不可或缺的骨幹「裝備」backbone installments,及「智慧服務系統」smart service systems 中最為前沿先進的5G系統軟硬體;華為建置的installments,力足以與美國「雲端」科技裝備十足相抗衡,而5G系統本身,則更是完全趕超於美國科技能耐之上。

絕對自然獨占變成雙元寡占的全新難耐格局

川普原本以為動用「301」及「超級301」條款之「智慧財產權」箝制,就足可以完全制服華為的。但是,事實情況是,華為在3G及其以前階段,固然跟非歐洲產業廠商的情形一樣,都扈從於attribute to「美國科技」;然則,此後的華為卻採取「彎道超車」策略disruptive approaches,以自力條件的完足R&D能耐,直攻4G與5G階段,不再扈從於「美國科技」而能自立突破,成為領域領頭羊。

以至於川普的「智慧財產權」箝制戰略失效,不得不硬凹「國安危險」乃至所謂「盜竊美國企業營業秘密」之類罪名無證據「污扣」華為,卻難取信於國際。

也就是說,今天華為崛起,特別是5G的躍進,尤將根本打破1980年代以來,美國「知識科技完全自然獨占地位」sole nature monopoly基本格局的「恆定狀態」,即將演變成為美中兩強分庭抗禮構成的「二元寡占市場dual oligopoly」 新態勢;由獨占變成寡占格局,當然是川普「美國永遠第一」神話所絕對無法忍受之事。

華為能耐的三大強固鼎立支柱

華為創新突破之所以成就「全球智慧化科技產業一馬當先的獨占鼇頭」地位,主要倚賴於三足鼎立的強固支柱實力基礎之撐持:

第一支柱是「市場滲透(普及率)能力」;直到2018年,全球電信基礎設施市場占有率分布,中國高占41%,愛立森27%,諾基亞23%,美國思科僅占5%;若僅單計華為一家,市占率就已高達28%,將近美國的六倍之大,足以吃定美國。

第二支柱是,華為是在3G階段即已採行「彎道超越」戰略,能夠直取4G以及5G的「科技優越性」及「智慧科技應用領袖力」所致,這也正是川普擬想動用「301」及「超級301」條款,俱皆莫奈華為何的原因。

第三支柱是,華為{研發+應用}事業全球布局的規模經濟能量與範疇經濟能量,都已經達到了足以跨越「知識自然獨占性」臨界點critical mass以上,已然居於不被後來者輕易趕超之雄霸地位。

華為的崛起與超越領先,可謂正在嚴重崩壞「美國獨一無二科技霸權」神話,乃至,足可以想見的是,川普美國必然要傾其舉國上下,包括全體政府機關部門,以及國際盟邦政府之力,打壓華為不可,用以全力操持「美國科技霸權保衛戰」。

「綁架孟晚舟」祇不過是美國這場保衛戰的出手第一式,目的無非要壓制華為,可以想見,往後川普美國必然還有賡續而來的「奧步」陸續湧現。

兩強經濟非經濟大冷戰可能性勢必更升高

今天,固然有不少跨國智庫推斷,川普團隊傾美國政府全力出手打壓華為行動,究諸終極應該祇會是「一場沒有刀光劍影的世界科技霸主保衛戰」的說法。然則,面對這種說法,個人總認為,多少祇應該算是「一廂情願的」「超樂觀」的推論;至少這種說法背後,是對川普意志與美國朝野一致敵對中國之高度共識的忽略。

預計川普美國這場為了保衛「經濟、產業、就業機會、國防軍事、全球影響力」的戰爭,在可預見未來,應該會作到「見骨又濺血」地步,從對中國的科技戰爭,在2025年之前,就會轉變成為赤裸裸的「軍事戰爭」的可能性,絕對不能排除。

打美中經濟大冷戰主帥決策者川普,其性格典型、領導力特徵、決策型態格局,乃至於對大美國主義的效忠程度,都會決定了打這場戰爭的核心戰略取向。

對美國社會氛圍言,川普「當個壞人」正是今天「稱職美國總統的必要條件」;特別是當共和、民主兩黨都一致「非常種族主義」地將中國與俄羅斯並列為美國「首要對抗打擊的」「頭號戰略性敵人」之當下時刻,向來表現十分非典的川普,這麼一個「完全不像政客的非職業政客」,主政以來對外烏魯木齊亂搞國際秩序破壞與國際霸道交往之事,似乎恰合美國民粹口味。以今天美國民意走向態勢看,川普要在2020連任成功,恐怕是極為必然之勢;是則,美中貿易戰之持續惡化,且更進一步演變成為「兩強經濟暨非經濟大冷戰」的可能性,勢必持續更升高。

狂暴川普會不會宣布「對中國開仗」?

深刻機敏且令人會心贊賞的分析,是將川普與二戰時期杜魯門總統相提並論;認為川普跟杜魯門一樣都不是「感召型領袖」inspirational style ,而是最為典型的「利益交換型領袖」transactional style,祇要能達致「美國第一」「美國優先」的政策目標,川普美國都必然會不吝拿來逕與「即使是首要戰略性敵人」相交換!(因此,當今臺灣猶然傻傻笨笨地賣命「自備便當充作美國看門狗」的愚蠢政策,太讓社會都看不下去,的確可以休矣!)

想當年杜魯門「為了打壓惡敵日本人野心」斷然下令對日本「丟下兩顆原子彈」,其後,艾森豪總統也可以為抑制USSR蘇聯崛起而斷然發動「對蘇聯全面大冷戰」;是則今天近乎狂暴的川普總統,會否也會「為了打擊中國崛起大野心」,而率性作出「對中國開仗」的斷然狂暴決策?(特別是在當下,內有主戰派包圍白宮,外有兩黨傾力支持及民粹聲援態勢下,哪會有不可能的事?)

川普「文攻武嚇」戰略過度抑貶中國能耐

若干配合川普「文攻中國」「唱空中國」也「唱衰習近平統治」的媒體所斷言,認為「整體而言,美國籌碼較多,中國籌碼較少」的論述主張,固然得到一些跨國智庫機構呼應,終不免有過度抑貶中國能耐,卻又過度揚高美國能力之虞。

從美中貿易戰對峙,以至於進入科技戰爭,乃至兩強全面性政經大冷戰,至少有兩個面向「中國銳鋒」China Power Edge是今天全世界都無人敢輕忽以視的:

 第一個中國銳鋒是「中國科技能耐」smart technology competencies ,及其所衍生出來的「軍事產業科技能耐」:包括,資通電信戰力、太空戰力、航母戰力、航機戰力、飛彈導彈戰力、北斗定位系統、量子運算戰力等,無一不是具備可針對美國施行高度「攻勢戰略性實力」的籌碼。

 獨強的美國「金融霸權」漸趨衰頹

第二個中國銳鋒是,在象徵經濟領域所具備的「金融戰爭」實力武器,也是美國今天所絕對不敢掉以輕心的:其一是「石油人民幣」Oil Yuan已然漸進取代了「石油美元」 Oil Dollars 的全球大市場趨勢;其二是「區塊鏈」加「互聯網」科技,所構成對於美國銀行業服務系統的全面性取代之挑戰;其三是,全球金流機制currency flow mechanisms 既有的美國 SWIFT獨占系統,已在伊朗制裁後,被中國的CIPS系統,俄羅斯的SPFS系統,以及今2019年二月一日正式啟動的英法德 INSTEX系統等,所正面予以析離破解。

 特別是這三大新興的世界級金流收支結算系統,已經廣泛運用到足可以全面覆蓋整個歐亞大陸板塊,也就是說,在可預見未來,當今獨強的美國「金融霸權」,已將完全被排除在歐亞大陸板塊經濟圈外,而勢必會漸趨衰頹而下。

即將邁進美中兩強的G2財政實力戰

整體而言,川普美國所發動的,始於「貿易戰」轉進「科技戰」,繼而更延伸擴大為「軍事戰」「太空戰」乃至於象徵經濟領域的「金融戰」「財政實力戰」「國家體制效能戰」,美國持有的「美國優先」與「美國第一」的籌碼與戰力,祇有越來越趨衰減,不可能再有越來越趨壯盛堅強之反轉機遇了。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現任環球經濟社所長,長期在各大媒體撰寫專欄,專注於公共政策、應用經濟與國際事務,倡導自由經濟與貿易。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