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蘭觀點:在印度、巴基斯坦文化裡,凡事出一口氣是很重要的

2019年03月24日 05:50 風傳媒
多元交流—照片有台灣人、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大家各有不同信仰,和平是共同語言。(作者提供)

多元交流—照片有台灣人、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大家各有不同信仰,和平是共同語言。(作者提供)

這是第一次,當我看到眼前陸續出現的都是帶著錫克教徒頭巾、一個個人高大、滿臉橫氣的印度人時,我因自己也戴著標誌宗教身分的穆斯林頭巾而感到惶恐,其中也許還夾雜著恐懼情緒也不一定,因為,我當下的反射動作竟是蹲坐到櫃檯後面,以免被發現、認出身分。這是第一次我切身感受到,每當國際社會出現反穆斯林運動時,置身當下情勢的穆斯林總必須擔心受怕出門遭殃,原來正是這樣的心情。

躲在櫃台後端、不被人見之處,我腦海迅速思量:這是我營生的場所,這是自由台灣,他們能怎樣呢?

錫克教,印度各宗教族群中,至今保留最多傳統、個性也最強悍的一個民族之一,他們對外最著稱的,便是終身奉行五K,分別如下:1、Kesh(蓄長髮)2、Kanga(攜髮梳)3、Kachhera(著過膝長衫)4、Kirpan(腰佩短劍)5、Kara(手戴鐵環)。

這個習俗對很多人而言或許只是媒體或書本上的資訊,對筆者而言,卻是許多印度親朋好友的日常;不過就在兩年前,筆者便參加一場由廣義的印度教徒與錫克教徒聯姻的婚禮。當時,我是新郎方的親友代表團,新娘方的親友則全部都是錫克教徒,不僅男性親友全都頂著傳統頭巾,就連女性親友的口袋,也都暗佩著一把小刀,若非有心觀察,是絕對看不到的「經典細節。

筆者的恐懼來自於,2019年二月底,印度在1971年第三次印巴戰爭後首次跨越印巴領空、襲擊巴基斯坦,而巴基斯坦也在隔日以擊落印度軍機回擊,當時,兩國的戰爭一觸即發。兩國衝突雖然在巴基斯坦很快釋回印度戰俘後暫時落幕,但印巴邊境為了喀什米爾問題時起衝突的局勢並未因此獲得解決,雙方民氣也仍處於劍拔弩張階段。尤其,在印度國內,以現任總理莫迪(Narendra Damodardas Modi)為首的印度教國族主義者,民粹思想令人匪夷所思,幾乎只差沒有進行宗教清洗地想把穆斯林趕出印度國境,就連素有「印度良心」之稱的國際寶萊塢巨星-阿米爾汗(Aamir Khan),也因為穆斯林身分而曾被這些標榜愛國者的狂熱分子高嗆「滾回巴基斯坦」。

2019年2月28日,巴基斯坦民眾在伊斯蘭瑪巴德舉行示威遊行,抗議印度的空襲。(AP)
印巴兩國衝突頻繁,圖為巴基斯坦民眾日前在伊斯蘭瑪巴德舉行示威遊行,抗議印度的空襲。(AP)

在上述背景下,而錫克教徒又是印度所有宗教裡,堪稱民性最為剽悍的一支,1984年,他們的極端分子甚至暗殺了有「印度鐵娘子」之稱的當時印度女總理英迪拉。甘地(Indira Priyadarshini Gandhi)。也因此,乍然迎接這麼一個以驍勇善戰、民性飆悍的錫克教徒為主的印度商貿團,筆者當下實在忐忑。

醜媳婦總得見公婆,終於,我鼓起勇氣站起身、讓視線可以看到全場,並面帶微笑迎接陸陸續續進門的將近四十名印度人,他們是受邀來台參加台北國際工具機械展的印度商會代表團之一。

待貴賓們陸續入座後,我才走出櫃檯。抱著「我可是台灣人,看你們敢把我怎樣」的自信,故作傲嬌地以女主人之態,站到客座區。

「妳是本地人嗎?」

果然,座位離我最近的印度人見我雖是東方面孔、卻是一身穆斯林裝扮,好奇地主動攀談起來。

「是的,我是台灣人。」我以滿臉微笑、以身為寶島人為傲的口吻回覆。

「那妳的先生是印度人還是巴基斯坦人?」

啊!好一個單刀直入的敏感問號!

許多印度人好酒,眼前這個以錫克教徒為主要成員的商貿團,在導遊告知下,都已經知道即將用餐的地點是穆斯林開設、不能飲酒,只是,他們顯然不知道竟然還是由巴基斯坦人開設的!

我只好將自己臉上的微笑堆到最好、最滿,戰戰兢兢地回覆:「是巴基斯坦人。」

語畢,見對方若有所思、保持沉默,我趕緊以比最好更好、比最滿更滿的笑語,用幾乎是卑微的口氣補上一句:「你們會因此和我們吵架嗎?」

幸好,伸手不打笑臉人,對方很快以善意的微笑回覆:「不不不,我們都是非常友善的。」

直到確定對方的善意的確是發自內心,而非笑裡藏刀,筆者才總算放下緊繃神經,開始與他們閒談,並一桌桌去致意。

非常開心的是,每一位把自己赤誠的心深藏在厚重頭巾與滿臉大鬍下、看似殺氣騰騰的這些印度同胞們,一個個都對我們釋出比我意想中還要溫暖的善意與熱情,不僅大方接受拍照,也大氣展示印巴本是一家親的熱情。待開始上菜後,大家的焦點才轉移到餐桌上的一道道咖哩佳餚。

20190319-亞瑟蘭觀點-印巴一家親不是口號,光從照片,誰能說出哪位是印度人?哪位是巴基斯坦人?(作者提供)
印巴一家親不是口號,光從照片,誰能說出哪位是印度人?哪位是巴基斯坦人?(作者提供)

印度人隨地可以起舞的天性,在當天餐會上一展無疑。在一番賓主盡歡的「美食聯誼」後,一個個天性熱情的印度朋友們,隨著電視機上播放的印度寶萊塢歌曲,便直接搖擺起來,興之所至,整團連同台灣領隊便就地開起餐後派對,將小小的餐廳化為奔放的舞池,各自舞得盡興。

我們就這樣結束一個美好的夜晚,而在那之後的幾天,我們又陸續接待了總共近百名的印度商貿團成員,雖不否認,仍有少數幾位不管筆者再怎麼釋放善意依舊不領情、只是冷眼盯視筆者、不發一語,甚至也有私下交談時幾乎就要對政治宗教議題發作起來卻被筆者以印度旅遊話題打太極帶過的,然而大抵上,每一團都是開始於詭異氣氛,但很快降服於據他們說比家鄉還美味的印度咖哩;而無一例外地,每一團都接著欲罷不能地現場開起歡樂派對,最後也都只差沒有依依不捨地結束這場成員有台灣人、印度人、巴基斯坦人的餐會。

一個轉眼,2019年三月初的這場展覽已經結束,分別由不同單位接待來的這些印度商會代表也已陸續離去,我們有的交換臉書、有的交換社群軟體,這幾天來,筆者特地看了這些朋友們在印巴衝突期間的發言,很開心發現,他們對著筆者說的「大家都是朋友」,並不是表面上的客套,而都是臉書上真摯的吶喊。

20190319-亞瑟蘭觀點-筆者與錫克教爺爺合照:我們都是「包」頭巾一族。(作者提供)
筆者與錫克教爺爺合照:我們都是「包」頭巾一族。(作者提供)

過去, 每次看到媒體報導印度教徒與穆斯林彼此仇視、互相攻擊的「廣大」新聞時,筆者總不免懷疑自己老是寫些大家私下相處其實很和諧的言論,難道是自己在欺騙自己?也因此,在這幾場「恰逢其時」的餐會後,筆者特別想要感謝這些來自印度的聲音!我們都相信,極端只是少數,而埋在我們心中的共同種子也是一樣的:印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在印度、巴基斯坦文化裡,「凡事出一口氣」是很重要的,眼下最令人欣慰的是,在印巴領導雙方各自出完各自以為真理的那一口氣之後,目前所有戰氣已經暫時化為空中口水戰,而不再是有可能傷及無辜的空戰、武器戰……

大部分現代的台灣民眾都沒有經歷過戰爭創傷與顛沛流離的時代,也因此,在此次印巴衝突的各方評論裡,不乏將印巴關係調侃為小孩子之間的打鬧,甚至有唯恐印巴不亂的玩笑語,唯有真正切身體會過戰爭威脅的恐懼與顛沛流離的傷害的人,才能理解「和平」是多麼奢侈的幸福。

在此,僅代表這些與筆者「志同道合」的印度朋友們,一起祈願印度、巴基斯坦和平,祈願世界和平!

*作者為國立師範大學歷史系學士,台灣藝術大學圖文所碩士,曾任國中教師,穆斯林作家。著有著有《愛在巴基斯坦蔓延》、《旁遮普散記》、《我不愛印度?》、《浪漫遊印度-愛上印度的22個理由》。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