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豪人專欄:沒有未來 ,何必奴才

2019年03月24日 07:10 風傳媒
作者說,既然以生為尊,為師者若僅談未來黑暗面,不免讓學生更加「沒有未來何必上課」,最終豈非自斷老師生路?因此光明面還是多少得談的。(資料照,蘇仲泓攝)

作者說,既然以生為尊,為師者若僅談未來黑暗面,不免讓學生更加「沒有未來何必上課」,最終豈非自斷老師生路?因此光明面還是多少得談的。(資料照,蘇仲泓攝)

「沒有未來,何必上課」的「全球罷課運動」,不但有創意也是個好字眼。聽起來鏗鏘而魅惑。

我從國中畢業,就是蹺課達人,如今卻在大學教書,只好說天理昭昭。苦悶之餘,聽到「罷課」二字,不免精神大振。但蹺課純屬個人行為,未嘗呼朋引伴,所以並非罷課。罷課的構成要件,應該比照罷工,需得複數人行使。

老師才「沒有未來,何必上課」

話說回來,罷工是勞動者的基本權,是對抗資方的最強利器,但罷課是學生的權利嗎?對抗誰呢?如果是權利,從幼稚園、小中高到大學生、研究生、各種專班學生都適格嗎?最重要的是:老師可以參加嗎?吳老師我就躍躍欲罷,並建議增列每星期二為全球高教罷課日──因為每星期二我的課最重。何況我上課平均一分鐘能說一五○至一八○個字,絕不摻雜「啊這個那個一個……」等廢話,更無中場休息,一堂課可抵旁師三堂。

「沒有未來,何必上課」,重點在於「沒有未來」。學生因沒有未來而罷課,似乎暗指「上課等於聽老師胡扯」,造成學生沒有未來。但老師與學生誰比較沒有未來?當然是老師呀。真奇怪,為什麼「沒有未來,何必上課」的罷課運動,不是老師提出來的?連原創力都闕如,其未來之「沒有」,可想而知。

其實我上課的時候,還滿常用「我已經老了無所謂未來/你們還年輕未來還很長」來恐嚇學生。為什麼「未來還很長」算恐嚇學生呢?因為這個很長的未來,並非一只美麗夢幻的未來,而是一只美麗新世界(a brave new world)的未來。

在課堂上分析歷史與法律思想的進程,最終總不免得出「這是個全球化資本主義結合國家主權以壓制民主憲政的時代」的結論。意思就是「我們正逐漸走回十九世紀末」,也就是「我們又從族群走回階級的老路」。如此一來,含笑殷殷相候於前途的「未來」,除了極權、奴役與戰爭之外,你還想有什麼?

我們搞砸了幻夢,爛攤子你們接

「老師大學畢業於一九八七年解嚴的那一年。換句話說,從幼稚園到大學,所受的是個完整戒嚴令下的黨國丑學教育。回想起來,我雖然出生在最壞的時代,但也是個無法更壞的時代。從青年到中壯年,從野百合到太陽花,『未來』總是以正向出現。可以說在數百年來台灣的歷史裡,台灣人最精神抖擻、對未來最充滿希望的時代,也莫過於一九八○年代以後的這一段期間:經濟高度成長,民主化浪潮洶湧澎湃,台灣人對於擺脫自家悲苦歷史宿命充滿信心,對於世界上一切高貴的情操、一切民主人權價值的落實,具有高度想像力與接受力──事實上,縱使如今看來只是一場幻夢,但在夢裡,台灣根本就是這些情操與價值在亞洲的最佳體現者。

立法院委員會以30秒通過服貿審查,引爆318太陽花學運占領立院運動。(林瑞慶攝)
立法院委員會以30秒通過服貿審查,引爆太陽花學運占領立院運動。(資料照,林瑞慶攝)

現在這個幻夢被我們搞砸了,台灣人正迅速強國奴化。禍首雖然是我們這個純粹黨國丑學教育的世代,不過你們這些年輕的『天然獨/天生民主』世代也只是坐享其成,不事(知識與民主防衛的)生產。既無鍛鍊,又無貢獻,我們的爛攤子,你們也只得接了。老師實在非常、非常、非常同情你們。因為未來如此黑暗,你們卻又如此年輕。而老師我嘛,嘿嘿嘿,已經年過半百,不勞掛懷了。」

罷課就專罷上了會成奴才的課

這可不是幸災樂禍(所以最後省略了「哇哈哈哈哈」)。往昔儒家師心自用,主張什麼「事師無隱無犯」。如今少子化,學生儼然衣食父母,老師也只好「事生無隱無犯」。既然以生為尊,為師者若僅談未來黑暗面,不免讓學生更加「沒有未來何必上課」,最終豈非自斷老師生路?因此光明面還是多少得談的。就算找不到台灣的光明面,也沒關係。二元對立向來都靠比較來超越──只要找一個更黑暗的未來做對照組,就算光明乍現了。這個對照組,就是如今的香港。

從雨傘革命前,就盛傳著「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但這種說法的預警味道雖濃,而希望猶存,與「昨日中藏和平協議,明日中台和平協議」的血淋淋完成式比較並不一樣。然而,短短幾年香港居然已經「傾城」了。過兩天《基本法》二十三條若立法,哪怕美國廢了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都不值得驚訝。

前些天,「佔中九子」的最小子張秀賢,趕著在宣判前來台灣演講,整個脈絡就是以「香港傾城」為基礎背景。有些段落,我聽得驚心動魄,還有更多無奈的莞爾,比方「我今年二十四歲,兩歲就淪為中國香港人」、「我爺爺是國民黨,可惜太低階,沒資格來台灣,只好逃港。不然我今天就是幸運的台灣人了」。

覆巢雖無完卵,傾城猶有義人。香港既然已經沒有未來,香港人又何必屈膝當奴才?至於台灣的學生大爺,若要罷課,不如慎思明辨,專罷那種上了未來會成奴才的課吧。

*作者為輔大教授。本文原刊新新聞1672期,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1964年生於台北。日本國立京都大學法學博士,輔仁大學法律系教授。天生自由人,遭際冷硬派。非自願型人權工作者。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追蹤優質文章,給個讚!



不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