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雪布尼查大屠殺8000冤魂討公道!元兇卡拉季奇「種族滅絕」罪定讞:終身監禁

2019年03月21日 10:30 風傳媒
卡拉季奇。(美聯社)

卡拉季奇。(美聯社)

2008年7月21日,醫師達比奇在塞爾維亞遭到逮捕。他的真實身份是前塞族共和國總統卡拉季奇,因涉嫌戰爭罪遭到國際戰爭法庭通緝。在庭審中,卡拉季奇曾辯稱自己是「勝利者正義」的受害者,不應受到懲罰。

位於海牙的聯合國國際法庭在周三(3月20日)做出終審判決:前南斯拉夫塞族政治領袖卡拉季奇被判處終身監禁。

2016年,當年波黑塞族的政治領袖卡拉季奇(Radovan Karadžić)被前南問題國際刑事法庭裁定犯有種族滅絕罪,一審判處40年監禁。卡拉季奇之後提出上訴。此次終審判決,則更是加重了對他的刑罰。

拉多萬·卡拉季奇(Radovan Karadžić)曾連續12年逃過國際司法的制裁。自1996年七月起,國際戰爭罪法庭對他發出通緝令。他被控在1992年至1995年的波士尼亞戰爭期間犯下戰爭罪、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當時卡拉季奇是波黑塞族的政治領袖。卡拉季奇涉及的罪行包括1995年7月的雪布尼查大屠殺,塞族共和國軍隊殺害了近8000名穆斯林男子和男孩。在1992年至1995年波黑內戰期間共有約10萬人遭到殺害,超過200萬人流離失所,許多村莊和城市被燒毀破壞。

民族主義狂熱

早在上世紀80年代初期,南斯拉夫逐漸解體時,卡拉季奇已經是一名民族主義狂熱者。他被選為波黑新成立政黨塞爾維亞民主黨(SDS)第一屆主席,隨後在1992年成為塞族共和國總統。當時他便經常發表具攻擊性且狂熱的言論。他曾在政黨成立大會上稱塞族是「戰士種族」,並威脅要「消滅」波黑境內的所有穆斯林。

在他的精神導師、當年的塞爾維亞總統米洛塞維奇(Slobodan Milošević)的支持下,卡拉季奇在波黑發起了戰爭。根據海牙聯合國戰爭法庭的起訴書,卡拉季奇參與了對波士尼亞和克羅埃西亞穆斯林族的「種族清洗」。在他的政治領導下,塞族所控制地區發生了系統性屠殺和性侵罪行。當地成立了多個關押非塞族人的集中營,而波黑首都薩拉熱窩遭到連續三年半的圍攻和炮擊。

崛起與失勢

事實上,波黑並非卡拉季奇的家鄉。他在二戰結束不久後出生於鄰國黑山,15歲時才與家人遷往薩拉熱窩。他在當地接受教育並攻讀醫學。卡拉季奇隨後以獎學金生的身份前往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留學一年,後在薩拉熱窩的一間診所擔任心理醫生。作為心理學家,他曾經在西班牙巴塞隆納足球俱樂部任職多年。同時他也是一名詩人,在戰爭前曾出版四本詩集。

在1995年12月簽署《波黑和平協議》後,卡拉季奇在國際的壓力下卸下總統職位。1996年7月海牙國際戰爭罪法庭對他發出國際逮捕令數月後,卡拉季奇便消失無蹤。有關當局搜查其下落多年卻一無所獲。人們曾經懷疑他躲藏在塞爾維亞東正教會的修道院內,或波士尼亞、黑山和塞爾維亞三國間渺無人跡的山區。

塞爾維亞政府不斷聲稱不清楚卡拉季奇的下落。2008年7月21日,事情卻出現突破性進展:塞爾維亞警方在首都貝爾格萊德逮捕了卡拉季奇,他的面容有相當大的改變, 以假名達比奇(Dragan David Dabić)在當地行醫並為一本專業期刊撰寫文章。卡拉季奇被捕後立刻被送往位於海牙的聯合國戰爭罪法庭。

審判期間不見悔意

在審判過程中,68歲的卡拉季奇為自己作出辯護,完全未表現出悔恨或歉意。卡拉季奇推卸了所有有關斯雷布雷尼察種族滅絕的責任:他自稱下令「保護平民並交換被俘虜的士兵」。卡拉季奇將一切暴行推給在戰爭中擔任塞族共和國將軍的拉特科·姆拉迪奇(Ratko Mladić),後者隨後也被送上戰爭法庭受審。卡拉季奇多次強調,波黑內戰是為了「防止穆斯林在歐洲建立穆斯林國家」。他認為自己是「勝利者的正義」的受害者,並自稱「心理學家、詩人以及和平之人」,不應受到懲罰,而應該因「所作的一切好事」受到嘉獎。

盡管如此,在他被捕後,對他的指控進一步擴大。卡拉季奇不僅必須為1995年的雪布尼查大屠殺負責,還被控在波黑其他7個地區犯下殺戮罪行。在歷經多年庭審後,卡拉季奇被判處終身監禁。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DW)是德國廣播電視聯合會的成員,製作廣播、電視以及網際網路的資訊服務於全球。總部座落在波昂和柏林,以內容上側重於報導國際時事,介紹德國時事、文化,以及德國和其他國家之間的雙邊交流。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