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民進黨總統初選要讓人民有感,才能「活化台灣」!

2019年03月23日 07:10 風傳媒
蔡英文(顏麟宇攝)賴清德(甘岱民攝)要在民進黨總統提名初選拚高下。

蔡英文(顏麟宇攝)賴清德(甘岱民攝)要在民進黨總統提名初選拚高下。

近日裡,無論是在網上群組對話或是線下見面寒暄,多數人都很自然地讓話題逐漸聚焦到賴神登記總統初選的議論上。尤其是我因為曾經擔任過「2015全國農田水利會小英後援總會」執行長,很自然被貼上力挺小英的標籤。也因此在每一次討論中都有意無意地質問我並要求我對此表態。我也總是提供一個標準答案:半斤八兩,誰初選勝出就全力挺誰。理由只有一個:「敵人已兵臨城下。」

隨著美中關係急遽惡化並導致中共經濟快速下行的此際,完全可預見中共內鬥只會有增無減。這也不必有甚麼先見之明,而是其一黨專制的體制之所必然。而內鬥越是激烈,對外製造或尋找一個替死鬼作為內鬥的宣洩口也就機率大增。很不幸的,這轉移內鬥移魂大法之所可選擇的對象裡,台灣正好就是排名第一的優選對象。

確保台灣主權獨立,發起《台灣公民陣線》

藉此我再重複一遍我從來的認定和主張:中共對台的統戰策略就是「台灣內政化」,其所堅持的「九二共識、一中原則」之要義,正是要完成此一終極目標。只要能讓「台灣內政化」達標,不管是用甚麼形式,屆時都可以用一句「不容干涉內政」為理由,將國際支援力量完全排除在外,尤其是美日的安全關切和協防能量。

馬英九年代的兩岸關係正是穩健地朝此「內政化」方向緩步邁進。當時美中關係還沒有像現在這樣劍拔弩張,美國政府還沉迷在「你儂我儂」的半醉半醒之中;馬政府的兩岸政策也正加大力度快速靠向中國,還美其名為「兩岸和平休戰狀態」,其贏得「和平」的表象之代價就是「出賣台灣民主主權」。但當時台灣民意已經大大感覺到不對勁,終於在服貿條例上掀起沸騰的反對力量,也才算暫時遏止了此一日趨不利的走勢。

就在幾天前的3月18日一群本土菁英紀念「太陽花運動」五周年的集會上共同發起了《台灣公民陣線》。發起人之一的吳叡人教授在其發言文上首揭一段註解的文字很可發人深省,他寫道:

我相信只要我們召喚出台灣人民的意志,我們就擋得住這一波的攻擊,跨過台灣歷史的這一關,而台灣的民主獨立可以獲得鞏固,我們追求與世界同步的進步改革也可以持續下去。當然,萬一必要的話,我們還是會拿起掃把來抵抗──萬一必要的話。反正,活在台灣,本來就是一件拼命的事。

「活在台灣」和「活在中國」有多少不同意涵?

關鍵詞於是就浮現在「活在台灣」,本來就是一件拼命的事。

是的,「活在台灣」跟「活在中國」絕對會是不一樣的意義和方式。這應該不必再多加詮釋了。如果真的有所謂「台灣夢」,其意涵也絕對不會跟「中國夢」是同一個語境,甚至可以是天差地異之別。

「活在中國」,人民被要求只要一切聽黨的,所以黨要承諾:人民可以「幸福過日子」;而「活在台灣」,則是黨要被迫聽人民的,所以人民必須要「拼命」才得以過日子。一切聽黨的,你是奴僕;強迫黨聽你的,你是主人。

只能二選一嗎?能不能不選?或是兩者都要?

因為有些台灣人,到現在還在心存僥倖,而以為可以既「活在台灣」又同時可以「活在中國」!過去,果真有這樣的模糊地帶,也確實足以讓台灣人繼續當做上帝驕子般,幸運地既能「活在台灣」又能「活在中國」。對此,我們當然無從反對,而只能給予羨慕與尊重!但,很可惜,那一切謊言都只能是自我欺騙的夢幻罷了。當今年年初「習五點」祭出「一國兩制」政治詔文時,那個幻夢即已宣告破滅了,兩岸關係只能越加緊縮,絕不可能再有任何緩和的期待,除非台灣接受招安跪降,接受習式的「一國兩制」。

如果連全天下最會唬爛的韓國瑜都說了:「台灣的天空有『兩個不要懷疑』,第一個是你可以懷疑太陽明天會不會從東邊出來,但你不要懷疑共產黨必須『收復台灣』的決心;第二個是你可以懷疑太陽明天會不會從東邊出來,但不要懷疑台灣人民追求民主與自由的決心。

無論你喜不喜歡韓國瑜這位「土包子」,至少他還有勇氣敢承認中共包藏禍心的強盜嘴臉,也同時勇於承認「台灣人民追求民主與自由的決心。」正因此一原因而才會有特多人(多數是綠營發起的)積極呼籲:韓國瑜下一步攀峰頂,應該去北京拉下習近平,取代習近平,去當家做中國國家主席。我自然也會為此用力鼓掌喝采。

20190315-高雄市長韓國瑜15日出席國民黨立委候選人鄭士維選前之夜。(簡必丞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表示,不必懷疑中共收復台灣的決心,也不要懷疑台灣捍衛民主自由的決心。(簡必丞攝)

中共奪島計畫早在上世紀80年代即已畫定藍圖

水能載舟也能覆舟,台灣的地理位置造就了台灣地緣上的重要性,也因這一重要地緣位置而牽動中國非要拿下台灣做為其稱霸基地的最方便捷徑。這跟台灣到底是不是中國固有疆域其實並不相干,跟甚麼黃帝後裔、血濃於水、同文同種也都無必然因果,她就是非奪下這個島嶼不可,否則中國就只能繼續被鎖在陸地上,永遠出不了海。

要奪取重要戰略位置的台灣,是早在1980年代劉華清擔任中共海軍司令員(總司令)時就已畫下的基本藍圖:「近海防禦」的海軍戰略。該戰略部署簡明扼要:「中國海軍的作戰範圍從以『岸』為主,開始向『海』延伸,將中國海軍的防禦範圍,從原來的200海里,擴展到太平洋東北部、南沙等第一島鏈以外;海上戰場的設置,則前出到了第二島鏈。」這就是中國突圍第一島鏈再進而衝破第二島鏈的原始構想。

老美當然知道,只是被中共鋪展的金錢迷幻術所惑,而一廂情願地相信「幫助中國改善經濟就定然會為這個國家帶來民主。」但事實證明,美國錯了,所有美好的民主期待已經遠離中國,中共也就一下躍升為美國最大敵人。

美中關係既然已經翻臉,首當其衝者,當然是台灣。

美國打的「台灣牌」最後是全面恢復外交承認

白宮現任的國家安全顧問約翰波頓,早在2008年時即曾經分別在不同媒體上發表過兩段重要談話:

就美國而言,最明確的方式就是給予台灣事實上早已存在的國家地位的完全外交承認;保持「模糊」的非正式邦交只會讓人感到混淆或產生潛在危險,因為它也會令北京難以透徹了解美國對台灣防衛和自決的承諾。(2008年3月29日,洛杉磯時報)

美國應該與台灣恢復全面外交關係,因為這彰顯所有正確的價值,中國不至於有太負面的反應…中國不會作出最終傷害自己政治經濟利益的行動,北京也許會有一陣子的抱怨、強烈的言詞、趕走幾個美國駐中國使館人員、或者一些群眾運動…但不會太嚴重。(2008年9月23日,華府智庫演講)

約翰波頓的此一言論見解,實際上一直都在白宮內持續演進中。到了2016年1月18日小英當選總統後的第三天,波頓即又在《華爾街日報》上發文主張:

美國新政府可以在國務院正式接待台灣官員、提升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位階到正式外交代表團、正式邀請台灣的總統到美國旅行訪問、允許美國最資深官員到台灣處理公務,最後是全面恢復外交承認。

在此,我們應該看到波頓的主張其關鍵字正好落在「全面恢復外交承認」上了。這其實就是他所強調的對付中共所要打出的「台灣王牌」。而現在美國對台灣的諸多表現,諸如《台灣旅行法》、《國防授權法》乃至最近在參院提出的《台灣安全法》,在在都證明了運用台美關係對第一敵人的中共猛打「台灣牌」的叫牌音量。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與財政部長馬努欽在白宮舉行記者會,說明美國對委內瑞拉的經濟制裁。背後的世界地圖中國部分卻透露玄機。(美聯社)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與財政部長馬努欽在白宮舉行記者會,說明美國對委內瑞拉的經濟制裁。背後的世界地圖中國部分卻透露玄機。(美聯社)

中東T三台配合五毛網軍對台發動超限戰

有得必然會有失,美國政策上越友台,中共要併吞台灣的內在壓力也必然越大越急切,對台灣的侵入也就會更全面更深入。最顯而易見的當然就是加劇中、東、T等三台媒體及境外五毛網軍發動超限戰的凌厲騷擾攻勢,極盡所能地摧毀台灣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卻仍猶然脆弱的「公民社會」。

吳叡人教授在其上引的發言文裡就為此而深感憂患,他寫道:

當我們以為公民社會的努力終於換得數年的緩衝與喘息時間之際,中國早已展開第二波更兇猛、更全面與更細膩的侵略攻擊。這次除了升高軍事恫嚇與外交孤立,並且擴大經濟收買之外,更使用所謂「銳實力」的攻擊手法,運用網路攻擊與島內第五縱隊,利用台灣民主體制的開放特性與政黨競爭機制來造謠、滲透、分化、破壞民主。在這些壓力下,我們觀察到台灣認同在慢慢動搖,失敗主義、機會主義與民粹主義抬頭,民主體制逐步被腐蝕,而整個國家在靜靜地崩解。

這一切,都要連結到國際局勢的整體面貌上才能鳥瞰得更清晰,然後再落地到台灣的現實政治情勢上,也就能有一個具體的答案:台灣民主社會確實已經進入風雨飄搖之中。而用這一個切入點來看,也許就能領會賴清德在決定北上登記總統黨內初選時所說的那兩句話:「了解基層民眾的焦慮感非常強!」「已決定承擔責任。」

誰能端出一套「讓人民感動」的治國方案?

認真比對,我個人總感覺小英總統和賴清德乃屬於同一類型的菁英分子:意志堅定,謹小慎微;至於在面對中共排山倒海而來的驚濤駭浪下,他們兩人基本也都具備「色不變、目不瞬」的抗壓性格之特質。所以,民進黨究竟誰會勝出初選,眼下來看,似乎並非最重要的課題。我的具體看法是,兩位參與初選的總統候選人,絕對不在於誰能抗拒中共,而是要提出一套如何有效抗拒中共無孔不入的騷擾戰法,以及在內政上,究竟誰能端出「讓人民感動」的完整治國方案。

如果像賴清德到現在還在自己臉書上PO些文青體的:「共同好好打一場初選,讓台灣社會進一步知道民進黨是一個什麼樣的政黨,民進黨未來要將台灣帶到哪裡,讓這場選舉成為台灣典範,重新贏回人民感動!也唯有人民感動,才能獲得真正的勝利!」我想,這是絕對感動不了人民的。

小英總統PO了這幾年那類光說不練或雲裡來霧裡去的文青體,難道還沒讓人看膩嗎?小英民調會持續低迷老是拉不起來,不正是人民已然對她失去信任所致!

「司法改革」全然落空了;轉型正義兇手及產業轉型也都成了空想一場;而這正是人民對小英最大的質疑。偏偏小英總統還寧願躲在總統府裡「自我感覺良好」!趁此挑戰機會,民進黨两位初選候選人必須責無旁貸地面對人民給出一個具體而明確可行的改革承諾。

如何讓當前台灣的社會動盪止於安定,並激勵出「反併吞」的最大意志與聲量,毋寧才是人民所翹首企盼的。

至於韓國瑜見縫插針式的唬爛語言,就暫時都擱在一旁無須多加理會,讓擂台上的兩位競爭者認真而且誠摯地跟台灣人民做一次總告白吧!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