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虎大逃殺!全台剩不到500隻,苗栗13起開發案鏟平石虎最後淨土

2019年03月25日 08:10 風傳媒
瀕臨絕種的石虎,目前只在苗栗、台中及南投3縣市有完整族群分布,其中苗栗就佔重要棲地總面積的近3分之1,但這些適合石虎棲居之處,卻被各種開發案進逼。圖為台北市立動物園中的石虎。(甘岱民攝)

瀕臨絕種的石虎,目前只在苗栗、台中及南投3縣市有完整族群分布,其中苗栗就佔重要棲地總面積的近3分之1,但這些適合石虎棲居之處,卻被各種開發案進逼。圖為台北市立動物園中的石虎。(甘岱民攝)

2019年一開春,苗栗、南投便陸續傳出5起石虎路殺消息。隱藏於石虎死亡訊息之下的,是因一件件大型土地開發案所致的棲地流失問題。經過比對,近10年苗栗已有13起大型開發案落在石虎重要棲地上。當石虎家園無以為繼,人類究竟要選擇看似繁錦的經濟前景、還是一片能與石虎共存的淨土?

1月19日,公路總局找來林務局特生中心,一起到西濱公路及台13線幾處路殺的地點現勘,研究如何讓石虎安全穿越道路。

路殺頻傳,石虎為什麼堅持要過馬路?

是什麼原因,讓石虎即使被護欄阻擋視線、還是堅持要過馬路?特生中心助理研究員林育秀認為,除了民眾通報意識增加外,更可能的原因,是石虎的棲地遭受破壞。

林育秀說,一隻石虎所需的活動範圍超過200公頃,當原有家園消失,為了覓食或尋找新地盤,就會被迫穿越馬路,造成路殺機率大增。

讓石虎滅絕的巨大冰山裡,路殺,僅是因畫面過於震撼而露出海面的一角。學者多認為,真正的危機,仍是來自於人為開發造成的棲地破壞。

彰化20年來接獲第一筆石虎遭路殺紀錄,研究人員確認為石虎後將其屍體帶回。(楊順宇提供)
專家指出,當石虎原有家園消失,為了覓食或尋找新地盤,就會被迫穿越馬路,造成路殺機率大增。圖為研究人員正在處理遭路殺的石虎。(資料照,楊順宇提供)

瀕絕石虎族群僅存在這3個縣市

做為台灣僅存的原生貓科動物,瀕臨絕種的石虎,目前只在苗栗、台中及南投3縣市有完整族群分布。根據屏科大教授裴家騏研究,全台近500隻的石虎,過半數棲息於苗栗縣境內,其中又以通霄、苑裡、三義、銅鑼及卓蘭等鄉鎮密度最高;南投、台中則分別只有150及100隻不到。

2016年林務局委託學者進行「重要石虎棲地保育評析」研究,綜合分析石虎出現紀錄、最大活動範圍及可利用適合棲地範圍,得出全台共有21.4萬公頃的重要棲地。苗栗縣因地形以宜石虎居的淺山、丘陵為主,使縣內除苗栗市及靠山的泰安、南庄鄉,及位於南北兩端的竹南和苑裡外,其餘都被列入重要棲地範圍,總面積達8萬公頃、佔重要棲地總面積近3分之1。

20190226-SMG0035-風數據/石虎專題。石虎棲地只剩這裡。切割圖-3
 

苗栗近10年13起開發案,落在石虎重要棲地上

然而,這些適合石虎棲居之處,卻被各種開發案進逼。檢視苗栗縣近10年來開發面積大、需要進行環評的開發案,從前縣長劉政鴻時代大力推動的後龍殯葬園區,到進入二階環評、去年通過環評初審的裕隆三義廠擴廠案,全都位於石虎可能密集出沒的地區。

此外,陸續擴充三期的竹科銅鑼園區,目前總面積已高達350公頃,基地位置同樣也全數與石虎重要棲息地重疊。加上其他寺廟、住宅開發案,總計10多年來,共有13起開發案落在石虎重要棲地上。

20190226-SMG0035-風數據/石虎專題。誰殺死了石虎?切割圖-1
 

苗栗石虎族群二度遷移,原因讓人不捨

大型開發案,對石虎會有哪些影響?《風傳媒》取得華梵大學景觀與環境設計系副教授賴玉菁與團隊,比對2007至2018年苗栗縣內石虎分布密度,發現10年間相對密度較高的地區,從西北側移動至東南、又移回西北。賴玉菁推斷,這樣的變動,應是受縣內後龍殯葬園區、及竹科銅鑼園區所影響。

20190226-SMG0035-風數據/石虎專題。被開發案追著跑的石虎。切割圖-2
 

賴玉菁解釋,2012年位在苗栗東北側的後龍殯葬園區開始動工,土地被大面積剷平,砂石車、重型施工器具與工作人員日夜進出。生活因此受到嚴重干擾的石虎,要不是被迫離開當地,就是因覓食地區減少、食物不足而喪命,導致當地族群分布密度下降,苗縣東南側也因此相對形成分布熱區。

5年後,位於銅鑼鄉的竹科銅鑼園區陸續擴建,大面積工程同樣再次嚴重干擾石虎生存,使得石虎分布相對高密度的地區,2018年又移回西北邊的後龍鎮。

石虎專題。苗栗竹科銅鑼園區空拍圖。(野聲環境生態負責人姜博仁提供)
苗栗竹科銅鑼園區的擴建嚴重干擾石虎生存,導致石虎族群的喪命與遷移。圖為竹科銅鑼園區空拍圖。(野聲環境生態負責人姜博仁提供)

環境破壞日積月累,石虎受得了嗎?

賴玉菁也指出,除了後龍殯葬園區和銅鑼園區等大型開發案,其餘散落在苗栗山區的農舍、別墅,開發面積看似1、20公頃,但長期累積下來也有很大影響,「一個銀行戶頭每個人都去領錢,就算每次只領10元,1年之後錢還是會全被領光。」

20190219-苗栗石虎專題,山坡旁正在興建的農舍與怪手。(甘岱民攝)
除了大型開發案,散落在苗栗山區的農舍、別墅開發規模雖然較小,但長期累積下來也對石虎的生存環境造成很大影響。(甘岱民攝)

石虎相對分布密集區位不斷改變,代表開發案帶給石虎生存極大壓力。賴玉菁也對此提出警示,當石虎因人為開發而頻繁地在短時間內遭受巨大生存壓力,將使族群恢復能力大幅降低。

這也意味著,石虎棲地受人為破壞後,未來恐需要更長時間、或更強的復育手段,才能讓族群數量恢復原狀。

救苗栗或救石虎?開發與保育的兩難

現今發生在苗栗的保育與開發難題,20年前早已在西半部平原、丘陵地上演過。10年後,北中南3大都會區繁榮發展,夾在其中的苗栗,開發相對少,成為石虎最後陣地。

但對苗栗人而言,將石虎存續加諸於己,是非戰之罪。眼見鄰近新竹、台中經濟起飛,苗栗縣府卻是負債持續超限,去年財政部公布2017年各級政府債務概況,苗栗債務比率仍超過法定限制、居全國「第一」,依償債計畫,得等到2031年才能脫離債務超限名單。而另一方面,苗栗縣的平均每人可支配所得,又是全國倒數第五名。在縣府極力撙節開支的同時,開發私人土地、號稱將帶來工作機會或觀光人潮的企業,都成為縣府、以至於居民生計的可能救生索。

從3年前的三義外環道擴建,到去年的裕隆三義擴廠案,石虎出沒熱區之一的三義鄉,儼然成為石虎與人爭地的「一級戰區」。幾乎每宗開發案,都會碰上「救三義人」或是「救石虎」的掙扎。

三義鄉民代表江明政說,三義鄉經濟狀況不好,觀光客也不來,指標性觀光景點木雕街,整個過年甚至只賣出1件商品;另一位鄉民代表羅時松也說,三義鄉工作少,他都得幫忙出外工作的年輕人照顧家中長輩,若三義鄉有更多工廠,大家就不用離鄉打拚,「如果沒有石虎出沒的證據,的確希望三義能多一點工廠。」

20190219-苗栗石虎專題,新開發的道路區隔了農地與正在開發的土地。(甘岱民攝)
開發相對少的苗栗,成為石虎最後陣地,但「救經濟」或「救石虎」也成為當地難解的習題。圖為苗栗新建的道路區隔了農地與正在開發的土地。(甘岱民攝)

開發私人土地錯了嗎?

一名預計在三義設立產業園區的不具名業者則嘆,前裕隆集團董事長嚴凱泰希望在三義蓋汽車驗證道、創造台灣自有的汽車產業,但環評卻因石虎拖了7、8年還沒完成,「人都離世了,這件事還不能成就。」

業者承認,近年開發的確容易碰到石虎保育問題,但也強調園區用的是私有地,憲法保障私人土地使用權,若為保育阻擋自己利用私產,「是有點問題。」

拚經濟一定要靠土地開發嗎?

當開發、保育兩造爭端在石虎議題上爆發,苗栗人和石虎的選擇看似是零和遊戲,但事實上,一方的生存,不見得只能靠靠犧牲另一方才能成就。

「石虎不只是苗栗人的責任,是每個人的責任,」台灣石虎保育協會理事長陳美汀直言,目前只剩苗、中、投有石虎,意味著其他縣市早已因過度開發讓石虎住不下去。此時與其責難苗栗人,更該督促中央政府提出不同的發展策略或經費,讓發展相對落後的苗栗,不用再靠開發土地拚經濟。

 

20190303-石虎專題,台北市立動物園中的石虎。(甘岱民攝)
土地開發和石虎保育看似是零和遊戲,但事實上,一方的生存,不見得只能靠靠犧牲另一方才能成就。圖為台北市立動物園中的石虎。(甘岱民攝)

裴家騏也建議,與其劃石虎保護區、限制開發,不如化限制為利誘,引入保育成效給付制度,只要有確認一地有石虎出沒,政府就發給一定程度的金錢補貼,補償石虎出現造成的不便,也藉此鼓勵民眾不要再獵殺石虎。

賴玉菁則認為,地方、中央政府應針對石虎進行全面性的族群監測計畫,公布適合人為開發、施工的時間及位置,避免開發案如遍地烽火。她表示,若開發規模小、且經妥善規劃,讓施工後一段時間石虎族群可恢復,開發案就不會受到太大質疑。

工廠、農舍、豪宅,成就人們成家立業的夢想,卻也讓石虎流離失所。此時人類究竟要選擇以什麼方式與石虎共存,或許不該只是苗栗人的掙扎,而是每一個不捨石虎被路殺的台灣人,都該考慮的事。

 

【看好文吃好米,一起守護石虎的家】

苗栗通霄鎮楓樹里的居民,為了讓石虎能在無農藥的環境裡生活、捕食不受農藥危害的獵物,自發以友善環境、不噴農藥的方式種植稻米,並以「石虎米」為稻作命名。

即日起至2019/4/25,凡贊助本文任意金額,即可獲得購買楓樹窩石虎米(白米、糙米)9折優惠序號。

9折優惠序號將於每周一(4/1、4/8、4/15、4/22、4/29)以E-mail發送,請更新或確認會員Email資料欄位,以免喪失優惠資格。

楓樹窩石虎米購買網址

註:每期稻作產量有限,售完為止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