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澎孝觀點:達賴的不解之困與難言之隱

2019年03月26日 05:50 風傳媒
流亡印度的第14世達賴喇嘛曾言,是否保留轉世制度將由藏人決定(AP)

流亡印度的第14世達賴喇嘛曾言,是否保留轉世制度將由藏人決定(AP)

其實,他要找的是「政治接班人」。

1959年3月17日,十四世達賴喇嘛逃亡印度的事件,轟動一時。當時,他可能沒想到,從此就「回不去了」!

時光荏苒,歲月悠悠,當年才二十出頭的年輕達賴,如今已成83歲的耄耋老人。

去日苦多的達賴喇嘛,幾乎已註定,此生無緣重返西藏,落葉難以歸根。如今終不得不開始為「後達賴時代」的傳承轉世問題大傷腦筋。

就在幾天前,達賴喇嘛接受《路透社》專訪時指出,將來圓寂後,他的「轉世靈童(呼畢勒罕)」有可能會在印度被找到。

但是,達賴喇嘛隨後又指出,未來也可能會出現兩個達賴喇嘛,「一個來自這裡;一個是中國挑選的」。

雖然,他強調說,「任何由中國政府所指定的繼任者都不會受到尊重。」

但是,流亡印度的藏人只有十萬,如果說靈童覓自印度,要如何才能獲得內地6百萬藏民的認同?這恐怕也是個不易解決的難題!

左右為難之下,達賴在接受美國《時代雜誌》訪問時,甚至表示:不排除未來也有可能「終止達賴喇嘛的轉世」!

事實上,「達賴轉世」如果僅是個藏傳佛教裡的「宗教問題」,屆時,「神明自有安排」何須達賴掛心?問題就在於14世達賴的「自我定位」實不僅於此。

流亡藏人在新德里示威,要求中國政府讓達賴喇嘛返回西藏。(美聯社)
流亡藏人在新德里示威,要求中國政府讓達賴喇嘛返回西藏。(美聯社)

我們從他1962年以英文撰寫的自傳,書名訂為: My Land & My People(我的土地,我的人民)就可看出:俗名丹增嘉措的十四世達賴,與其說是藏傳佛教的領袖,還不如說他更自認為是西藏獨立運動的政治領袖。

作為一個政治領袖,在國際媒體面前難以言宣的是:他所考量的達賴轉世問題,最困難的癥結就在於這套系統無法及時產生成熟的政治接班人。

試想:達賴如果按照藏傳佛教傳統的「呼畢勒罕」轉世的話,從尋找「靈童」到教養成人,以臻足堪親政,起碼會產生二十幾年的「空窗期」。

這在宗教上還比較無所謂,但是,在政治舞台上,這可就問題嚴重了!尤其,對一個名不正,言不順的「流亡政府」而言,更將產生難以為繼的重重危機。

回首當年,達賴初抵印度時才23歲,雖然他已在西藏親政多年,但是,在那古老封閉的環境下,他的見識有限,更缺乏現代知識與基本的國際觀。貿然闖進爾虞我詐的國際政治舞台,其實是相當危險之舉。

事實上,當年他曾一廂情願地以為:佛教是從印度傳入西藏的,所以他把印度視為「精神導師」,天真的認為,當「學生有難,老師理應援救」。

殊不知,當他逃到印度,跟尼赫魯 Pandit Jawaharlal Nehru 初次會談時,這位劍橋畢業,曾受大英帝國嚴格律師訓練的印度革命家和首任總理;卻把他當成了「一個需要常常叱責的年輕人。」

達賴在他1990年出版的第二本自傳「流亡中的自在」Freedom in exile 中回憶說:當他提出要成立流亡政府時,「尼赫魯捶打桌子⋯⋯《這怎麼會這樣?》他輕蔑的一次、兩次逼問。越來越像是個恃強凌弱的人⋯⋯。」

尼赫魯還以「充滿情緒的聲調,下唇憤怒的顫抖著」對他說:「你說你要獨立,同時,你又說不要流血。不可能!」

這也難怪,當時,在尼赫魯身旁的秘書,也就是他的女兒 — 英蒂拉.甘地 Indira Priyadarshini Gandhi — 的年齡,還比達賴喇嘛大了整整八歲。因此,看在這位老練的政治家眼裡,達賴只不過是一個少不更事的「小朋友」而已。

年輕時的達賴喇嘛(左)和印度首任總理尼赫魯。(GETTY IMAGES)
年輕時的達賴喇嘛(左)和印度首任總理尼赫魯。(GETTY IMAGES)

當達賴喇嘛1959年6月,在沒有事先知會印度政府之下,魯莽的在他們流亡的首站 莫梭瑞 Mossoories 召開國際記者會後,印度政府在當天傍晚就發布了一則官方公報,挑明宣佈:印度政府不承認達賴喇嘛的流亡政府。

憤怒的尼赫魯,為了要讓這位莽撞的年輕達賴斷絕跟外界接觸,毫不客氣的把達賴喇嘛,和追隨他流亡的西藏噶廈官員,統統送去了距離德里五百英里之遙的小山村 — 達蘭沙拉 dharamśālā 。

這段青澀的政治經驗,讓十四世達賴喇嘛,比史上任何一位達賴更深體會:傳統的達賴養成教育,對一個將來要領導「西藏獨立運動」的政治領袖而言,是遠遠不足的。

幸虧,在國際政治各取所需的現實叢林裡,敵人的敵人可以拉為「盟友」。於是,當時中共的頭號敵人:美國 成為供養他的新「施主」。

美國《洛杉磯時報》根據已解密的情報機構文件,曾在1998年9月15日報導指出:「在20世紀60年代的大部分時間里,中央情報局每年向西藏流亡運動提供170萬美元用於開展反對中國的活動,其中包括每年向達賴喇嘛提供18萬美元的津貼。」

可是,這項援助,在美中開始推動關係正常化後,也就逐步終止了。這時,剛復出的鄧小平,抓住這個機會,透過達賴的二哥嘉樂頓珠,向達賴喇嘛伸出了橄欖枝,邀請達賴返回中國。並同意讓達蘭沙拉當局得以組團赴西藏考察。但是,這項努力卻引來了美國的反制。

鄧小平在1979年會見達賴喇嘛的兄長嘉樂頓珠。(百度百科)
鄧小平在1979年會見達賴喇嘛的兄長嘉樂頓珠。(百度百科)

1979年,美國為了阻斷中國對達賴的誘惑,首度發給了達賴喇嘛訪美的簽證。自此以後,當時才四十幾歲,春秋鼎盛,別具魅力的達賴喇嘛,得以頻頻赴美活動,藉由美國這個世界級的舞台,竟然逐漸舞出了全球性的知名度。這點恐怕是當年尼赫魯所萬萬沒有料到的。

1987年9月美國國會還不顧中國抗議,邀請達賴討論西藏問題。讓達賴喇嘛得以在國會殿堂高談所謂「西藏5點和平計劃」,為此後他所鼓吹的「中間道路」譜出了基本框架。

達賴這項和平計畫的推出,在美國推波助瀾之下,讓他在1989年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也把他的聲望,推上了歷代達賴的最高點。但是,對他所致力的西藏獨立運動,卻沒有絲毫的進展。因為,中共當局在徒呼負負之餘,終止了與達賴的接觸。他們認為:時間對中國有利。他們靜待有朝一日,達賴的必然「圓寂」!

2011年3月,達賴喇嘛在達蘭薩拉公開宣告退休。並表示將把 「達賴喇嘛」這個名號所承擔的政治權責,轉交給由藏人直選的行政首長。這也是他首度表示,可能選擇不再轉世,讓「達賴喇嘛」的傳承到此為止。

對於達賴所丟出的轉世傳承問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今年3月19日再度重申:達賴喇嘛等活佛轉世都應遵守「國家法律」和「宗教儀軌」辦理。以尊重和保障藏傳佛教的這一傳承方式的繼續沿襲,這不是任何個人所能決定其存廢的。四兩撥千斤的擺明了:不論14世達賴有什麼個人想法,中國藏傳佛教界,還是會「找出」未來的第十五世達賴喇嘛!

2011年年3月20日西藏流亡政府在印度舉辦了一場有3名候選參加的「大選」。結果,在印度出生,擁有美國籍的洛桑森格博士,成為海外流亡藏人首位直接選出的「噶倫赤巴」(行政首長)。

但如今,八年過去了,你聽過「洛桑森格」這個名字嗎?

2019年月6日,藏人行政中央司政(西藏流亡政府總理)洛桑森格拜訪捷克共和國首都布拉格市政府(AP)
2019年月6日,藏人行政中央司政(西藏流亡政府總理)洛桑森格拜訪捷克共和國首都布拉格市政府(AP)

事實上,這幾年來,達賴刻意減少對外活動,俾讓洛桑森格有更多的曝光機會。洛桑也曾一再向中共喊話,表示隨時都願意與中共展開對話。

但是,北京始終相應不理,而內地的藏族同胞,更和我們一樣,完全不知道他是何許人也!

這樣下去,「後達賴喇嘛時代」,失去了達賴光環的加持;遠在印度東北部山區的西藏流亡政府,又還能撐多久呢?這恐怕才是達賴的不解之困與難言之隱吧!

*作者為前國大代表,印度風關係企業創辦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