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專欄:好一局珍瓏─國民黨初選難局怎解?

2019年03月27日 06:40 風傳媒
國民黨總統提名初選愈搞愈複雜,黨主席吳敦義(右)會不會像天龍八部的段延慶,傳音入密虛竹,最後「徵召」韓國瑜(左)。(林瑞慶攝)

國民黨總統提名初選愈搞愈複雜,黨主席吳敦義(右)會不會像天龍八部的段延慶,傳音入密虛竹,最後「徵召」韓國瑜(左)。(林瑞慶攝)

國民黨徵召韓國瑜參選2020年總統,經過一段時間的醞釀,看來已經接近實現,剩下的只是技術問題而已。

如此形勢對於計畫已久的朱立倫和王金平,真叫「情何以堪」,而如此場景卻跟金庸《天龍八部》裡的「珍瓏棋會」相映成趣。

小說裡,先是群豪看到段譽和蘇星河坐在圍棋盤前,但其實不是二人對奕,而是蘇星河讓段譽解一個「珍瓏」—珍瓏就是圍棋高手設計的難題。而那個珍瓏是蘇星河和丁春秋的師傅無崖子所設計,誰解開就能得其真傳,並成為逍遙派掌門。

20190326-王金平於立法院鎮江會館發表簡短談話。(陳品佑攝)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最早「正式」宣布參選,沒想到國民黨初選規則却冒出「徵召初領表徵召初選」。(陳品佑攝)

段譽解不開,斂手認輸。

接著慕容復和鳩摩智上場,鳩摩智其實是胡攪,卻一口咬定:「這個棋局無人能解,乃是用來作弄人的。」可是他接著對慕容復說:「慕容公子,你連我在邊角上的糾纏也擺脫不了,還想逐鹿中原麼?」說得慕容復心頭一震,百感交集,心想:「我慕容氏天命以盡,一切枉費心機,…時也命也,夫復何言!」再被丁春秋以攝心術偷襲,差點拔劍自刎。

接下去換段延慶嘗試解珍瓏,他下一子,想一會,一子一子,越想越久,下到二十餘手時,日已偏西,玄難(少林寺和尚)忽道:「段施主,你起初十著走的是正著,第十一著起,走入了旁門,越走越偏,再也難以挽救了。」兩人一番對話之後,段延慶說道:「前無去路,後有追兵,正也不是,邪也不是,那可難也!」這時丁春秋又使出攝心術,段延慶也差點自殺。

最後解開的是小和尚虛竹,他本不懂圍棋,胡亂投了一子到棋盤上,卻將自己的團子塞死了。誰曉得,那個珍瓏的秘奧就在先擠死自己,然後死裡求生,活了回來。

20190325-朱立倫專訪。(顏麟宇攝)
前新北市長朱立倫民調不低,却跨不過「韓國瑜障礙」。(顏麟宇攝)

再來對照國民黨的總統提名:

有人(恕我不指名道姓,請讀者各自對號入座)苦心經營四年,志在「復國」,眼看成功只差一步,卻被攪亂全盤,連黨內提名機制這種「邊角糾纏」都沒辦法,「還想逐鹿中原嗎?」

有人則是一路被黨內同志認定是胳膊外彎,以致於「半途之後,入了旁門」,要爭取黨提名遭誤解,要脫黨參選則過不了連署門檻,豈不應了「正也不是,邪也不是」嗎?

反倒是國民黨的提名難局,原本民調跟蔡英文還有勝算,跟賴清德就相對劣勢,如果柯文哲參選就根本沒搶。卻因為出了個韓國瑜,民調領先柯、蔡、賴所有組合,一下子「活」了過來。但韓國瑜卻立場尷尬,因為他才就職高雄市長不滿100天,事實上沒有爭取提名選總統的正當性,有點像前述情節裡的虛竹「不會下棋」。可是黨主席吳敦義為他闢了一條蹊徑—徵召登記,猶如小說中段延慶以傳音入密教虛竹落子,而能解開無崖子設計的珍瓏,後來成為「逍遙派掌門+靈鷲宮宮主」。

然而,小說畢竟不是現實,更不可能完全對應。而選舉如同作戰,民調顯示的是當前各人實力的「態」,但選舉是有戰爭過程的,講求的是「勢」(否則民調贏了就當選了?)。國民黨即使黨內搞定了,總統大選加上立委全面改選,大軍團作戰還得看總體戰力發揮,要靠韓國瑜一個人在前線拼戰,以為就能拉動總體選情,未免太現成了。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與「看金庸說歷史」同步刊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