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人不在場證明敵不過警方刻意誤導 美國法學教授:5成冤獄因國家機關不當行為造成

2019年03月27日 09:10 風傳媒
美國威斯康辛無辜計畫共同執行長史柏林。(顏麟宇攝)

美國威斯康辛無辜計畫共同執行長史柏林。(顏麟宇攝)

江國慶、鄭性澤、謝志宏……這3人之中有人已被處死、有人坐牢4322天後重獲清白,還有正在等待平反,他們的共通身分不是「死刑犯」,而是冤獄受害者,其中鄭性澤與謝志宏都因錯誤自白而被定罪,而來台灣交流的美國威斯康辛無辜計畫共同執行長史柏林25日指出,約2成的殺人案冤獄因錯誤自白造成,而在該計畫處理的冤獄平反案件中,25%當初被定罪判刑,都有錯誤自白影響。

國家機關不當行為 施壓冤獄者認罪

過去科技不發達的時代,當事人口供和第三者證詞成為「關鍵證據」,但在社會環境與人為因素的壓力下,自白並不等於陳述真相。關注冤獄平反的威斯康辛大學法學教授史柏林(Carrie Sperling)同時擔任威斯康辛無辜計畫(Wisconsin Innocence Project,WIP)共同執行長,她以WIP首個平反案件為例,指出經過案發現場的人,最後竟因錯誤自白被判無期徒刑。

20190325-美國威斯康辛無辜計畫共同執行長凱莉史柏林專訪。(顏麟宇攝)
美國威斯康辛無辜計畫共同執行長史柏林。(顏麟宇攝)

這起案件發生在1988年,冤獄受害人歐喬亞(Chris Ochoa)與一起性侵殺人案的受害者德普瑞斯特(Nancy DePriest)在同間披薩店工作,加上1名女同事看到歐喬亞與同事兼室友丹澤格(Richard Danziger)吃飯喝酒,「看似」在向德普瑞斯特哀悼,因為該名女同事的說詞,歐喬亞與丹澤格被警方列為嫌犯且分開問話警方還告訴歐喬亞,若他認罪協商,可從死刑改判無期徒刑。

錯誤口供證詞釀冤獄 現代DNA鑑定技術平反

警方起初發現丹澤格比常人知道犯案手法,因此要歐喬亞認罪協商,在法庭上指控丹澤格殺人,儘管歐喬亞接受認罪協商,但在法庭上卻改口說是自己殺了德普瑞斯特,而丹澤格被改控性侵,唯一的科學證據則是在案發現場血泊中找到的丹澤格的陰毛,而德普瑞斯特身上取得少量殘留精液,沒有專家檢測出屬於丹澤格,但他與歐喬丹都被判無期徒刑。

直到真正的凶手馬利諾(Achim Marino)參加匿名勒戒治療計畫時自白,整起案件才出現轉機,歐喬諾連絡WIP尋求協助,WIP透過加州私立鑑識機構「鑑識科學協會」(Forensic Science Associates),利用新技術鑑定當年在案發現場取得的陰毛和精蟲,2002年還給歐喬亞與丹澤格清白。歐喬亞坦言,當時受到警方施壓,且遭受警方持續騷擾,加上害怕被判死刑,才做出錯誤自白。

真實案例!Netflix紀錄片揭警方「製造」殺人犯

除了錯誤自白,史柏林也提到,WIP平反的性侵案冤獄中,高達69%的案件當初是因證人錯誤指認而定罪,且有時警方早已有定見,直接把特定人物視為嫌犯,加上受害人和證人也會因環境影響而錯誤指認,導致冤獄發生,而網路影音平台「網飛」(Netflix)播出的犯罪紀錄片《製造殺人犯》(Making A Murderer),正是取自真實事件,冤獄受害人艾佛里(Steven Avery)是警方刻意「製造」的凶手。

來自威斯康辛州的艾佛里因曾與警方有衝突,因此他立刻被警方「設定」為性侵案嫌犯,更離譜的是警方提供受害人指認的嫌犯素描畫像,竟然是直接照著艾佛里的照片所繪,儘管警方找來其他外貌相似的嫌疑人,讓受害人親自指認,但艾佛里因髮型和身高明顯與其他人不同,刻意凸顯他是凶嫌,就算有16人為艾佛里做不在場證明,他最後仍被定罪,判處32年徒刑。

FBI坦承過去疏失 但不認為有責任重啟調查

艾佛里的案件發生在1985年,當時缺乏DNA檢測技術,而WIP在2002年以此為艾佛里平反。不過台灣司法判決會把證人證詞和測謊結果視為主要證據,至於美國呢?史柏林強調,證據必須經過科學驗證,而測謊結果欠缺明確調查,因此美國大眾也不認同測謊結果作為審判證據。另外,無效科學檢驗或國家機關不當行為也都是造成冤獄的原因。

史柏林指出,WIP處理的平反案件中,46%是因法醫鑑定錯誤而造成冤獄;52%的平反案當初因國家機關不當行為而導致冤獄,其中又以殺人案居多。史柏林稱,2015年處理的平反案中,有268件是聯邦調查局(FBI)當時提供錯誤證據而造成冤獄,「FBI在平反過程中並非要角,儘管他們坦承過去疏失,也提供上百個案例,但他們似乎不認為有責任要對這些冤獄案重啟調查」。

20190325-美國威斯康辛無辜計畫共同執行長凱莉史柏林專訪。(顏麟宇攝)
美國威斯康辛無辜計畫共同執行長史柏林。(顏麟宇攝)

獲平反者平均被關14年 WIP拒受理兒童性侵案

WIP自1998年成立至今,目前已成功協助23人平反冤獄,仍有56件案子在進行中,2017年則成功平反4案,且有2位獲得平反的冤獄受害人,最後也加入WIP行列,其中1位就是歐喬亞。史柏林表示,這些獲得平反的冤獄受害人平均都被關上14年,受理的案件都是冤獄受害人或其家屬找上門,但平反過程耗時費力,尋求協助的人可能要等上7年才會輪到。

不過WIP也不是來者不拒,史柏林說,WIP絕對不受理兒童性侵案,因平反蒐證必須再次找當事人和受害者問話,兒童性侵案的受害者都是未成年人,因此不會去向他們問話,避免觸發慘痛經歷。此外,部分案件則是直接進行DNA鑑定即可獲得新證據,無須透過WIP協助,「所以受理情況每個案例都是分開評估」。台灣冤獄平反協會則僅處理真實無辜和刑事定讞案件。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