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專訪朱立倫:「我訪港澳和對岸官員見面,不會在中聯辦辦公室」

2019年03月27日 15:30 風傳媒
朱立倫卸任新北市長後直接宣布參選總統,認為財經專業的自己,合乎當前政治人物類型的選擇潮流。(柯承惠攝)

朱立倫卸任新北市長後直接宣布參選總統,認為財經專業的自己,合乎當前政治人物類型的選擇潮流。(柯承惠攝)

國民黨總統初選情勢詭譎多變,原本民調領先黨內競爭對手,被看好可望獲得提名的前新北市長朱立倫,近日受藍營基層高漲的拱韓聲浪衝擊,加上黨主席吳敦義操作初選遊戲規則一變再變,被外界認為「以韓卡朱」意味濃厚,使得朱能否代表國民黨角逐明年總統出現莫大變數。

卸任新北市長後都在「上課」

面對漸趨不利的形勢,相較於前立法院長王金平怒批黨中央「若長者不仁,幼者就可不義」,朱立倫接受《新新聞》周刊專訪時卻仍顯得氣定神閒,沒有流露太多不滿情緒。

朱立倫只是一再重申,徵召與初選是定義完全不同的兩件事,國民黨若要徵召,黨主席、中常會就可以決策,決定了就大大方方徵召高雄市長韓國瑜,「事情就結束了,全黨團結一致,朱立倫也大力支持。」但如果要初選,願參與的人就來報名,公公平平地競爭。

對於韓國瑜訪港澳直接進入中聯辦拜會對岸官員引發爭議,朱一方面幫韓講話,認為中聯辦官員位階還比上不國台辦主任,見面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綠營炒作是大驚小怪,但他也直言,自己若到港澳雖不排斥與對岸駐港官員會面,但「不會走進對方辦公室」,很巧妙地點出韓處理敏感兩岸事務的火候還是不太夠。

朱立倫承認近幾年來台灣選民較喜歡民粹氣息的政治人物,但自己仍堅持腳踏實地所累積的政治根基、底蘊,同樣也能爭取到民眾的支持。在韓流強大壓力下,朱立倫試圖藉由自身深厚的財經素養、完整的行政歷練、豐富的兩岸與國際事務經驗等優點,與韓國瑜親和率真的風格有所區隔。

要就大方徵召,要就公平初選

朱立倫離開新北市政府後成立了自己的辦公室,他說,這幾個月都在這裡「上課」,請各方面專家、有實務經驗的人來討論學習,扎實地做功課準備政策。專訪中,他對提振台灣經濟、補救年金改革傷害及能源政策上,都說出一套較完整具體的論述,相較於藍營幾位已表態的總統參選人,或者有人氣但至今仍無準備治國大政的韓國瑜,可以看出朱立倫「用功甚深」。以下是朱立倫的訪談摘要:

新新聞(以下簡稱新):國民黨初選制度一變再變,甚至傳出意圖卡住你的陰謀,你怎麼看黨中央的做法?

朱立倫(以下簡稱朱):就平常心面對,因為參選總統不是為了爭權奪利,是一個承擔,壓力很大的挑戰,我是用這個心情來努力。這個過程不要變成黨內競爭或鬥爭,我會用開放、豁達的態度面對。

今天黨若決定要徵召,就大大方方徵召,基層許多人希望徵召韓國瑜,黨主席、中常會可以決策,宣布徵召後,事情就結束了,全黨團結一致,朱立倫也會大力支持。

20190325-朱立倫專訪。(顏麟宇攝)
朱立倫認為,要徵召就大大方方徵召,要初選就公公平平初選。(顏麟宇攝)

潮流時尚重要,根基底蘊也重要

如果是初選,就是願意參與的人來報名公平競爭。社會大眾對於徵召、初選的認知,並沒有所謂「徵召式的初選」或「初選式的徵召」,若覺得某一位最強,也不用徵召他來參加初選啊!就是直接徵召他,不用初選了。總之,要徵召就大大方方徵召,要初選就公公平平初選,我的態度一致、清楚明確。

新:韓粉希望國民黨能徵召韓國瑜選總統,你有受到韓粉的壓力嗎?

朱:韓粉分兩種,一種是假韓粉反串故意騷擾人家;二是很多真正的藍軍選民很焦慮,怕明年(總統大選)國民黨輸,希望我們派出最強的人選,因此要以非常正面角度去看待韓粉。重點是我有沒有給他們信心,給他們更強的感覺,這才是關鍵。

新:這陣子國民黨太陽、后羿互動很有趣,你也去拜訪過韓國瑜,三月二十七日王金平也去拜會馬英九,你怎麼看這些往來對選舉的影響?

朱:對我來說,王院長、吳主席政治上是前輩,年紀上也是我的長輩,跟我岳父都是同輩的朋友。一位是我的長官,一位是我擔任立委時的院長,我從頭到尾都是以尊敬的心情面對他們。

或許不禮貌的地方是,他們這次也想參選,但我覺得有這個責任要面對台灣、面對下一代,對他們比較不禮貌。這也是不得已的,我必須要面對。

新:這兩年來從柯P到韓流,選民喜歡民粹的政治人物,你怎麼看這對政治運作的衝擊?你這樣溫柔敦厚的人會不會吃虧?

朱:(新北市長)侯友宜的風格也是溫柔敦厚,結果去年選舉,新北市大贏近三十萬票。如果從網路聲量看,很多人說他的選情很危險,最後卻開出新北市有史以來差距最大的票數,這是剛剛發生的例子。台灣民主不一定是看吹什麼風,或用民粹才能獲得最多的支持。政治潮流、時尚固然重要,但腳踏實地的根基、底蘊也很重要。

我應該不會走進中聯辦辦公室

新:相對其他候選人,你的優勢是什麼?

朱:我是財經教授,當立委時是財經立委,在桃園縣長、新北市長任內都是以經濟發展、招商為主,適合未來財經總統的選擇。

相對其他人,我當了八年桃園縣長、八年新北市長,連續十六年在台灣兩大直轄市服務,這是我的行政歷練。從立委、地方首長、行政院副院長、國民黨主席到總統候選人,我經歷了考驗,也嫻熟兩岸與國際事務。

新:韓國瑜這次訪問港澳,進入中聯辦拜會對岸官員引發爭議。如果你去香港,你會去中聯辦大樓嗎?

朱:我應該不會走進(中聯辦)辦公室,但不排除在外見面的可能性。台灣民眾對中聯辦主任是誰都不知道,大家可能比較熟悉汪洋、劉結一、習大大(習近平),台灣每個縣市首長去對岸都有見到劉結一,也沒什麼大不了。如果要炒作成政治事件,可以有各方解讀,但對大部分民眾而言,連那個主任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

新:蔡政府民調不好,主要是經濟看不到前景,你當總統有什麼辦法可以立竿見影提振經濟?

朱:台灣三個引擎要全面啟動,才能立竿見影:第一是產業轉型、新經濟,從AI(人工智慧)、區塊鏈、大數據等,這類轉型將讓我們從原來的代工走向新經濟。

最大問題就是人才無法進入台灣,我們對人才限制很多,很難進入以人為主的新經濟,這需要立法院開放法令,政府心態開放就會有效果。

第二是中華文化經濟,只要心態上改變,把中華文化當成我們的寶貝,不管是文創、戲劇拍攝,來台灣受教育、文化學習,觀光旅遊的人增加,就可創造出可觀的文化經濟。

第三是庶民經濟。例如大家都知道萬里有螃蟹,我在市長任內把萬里蟹品牌化,還有整套的行銷、生產管理、生態保育,產值從五億元變成十五億元。公共托育中心也是我第一個做,現在公辦有六十幾家,民間也有托嬰中心了,學校更設置托育系,創造很多新的就業機會。

綠色執政,綠能倒退嚕

新:你之前說能源不足的情況下可重啟核四,能源不足的定義為何?民進黨也質疑重啟核四成本高又緩不濟急?

朱:能源最重要的是安全──三個安全:缺電一定影響國家安全;第二是不能用肺發電,火力全開造成空汙,一年九千人罹患肺腺癌,這是民眾健康的安全;第三是使用核能一定要堅持核安,核廢料要處理不能擺爛。民進黨批評我:「當市長時說沒有核安就沒有核電,現在改變了嗎?」我從沒有改變,核四重啟的先決要件也一定是核安。

台灣能源最重要的是到底供應充不充足,這個民進黨不能騙,我只挑戰其中兩樣:綠能與天然氣。

民進黨說綠能在二○二五年可達到二○%,我就挑戰,馬英九交給你(民進黨)時,綠能在五%以上,現在多少?一說四.九%,一說四.六%,反正都是「倒退嚕」。

從去年到二五年,風力、太陽能發電都要增加十倍,否則怎麼達到二○%?以太陽能為例,要達到目標需鋪滿兩萬二五○○公頃太陽能板,就是二五五平方公里土地,但全國可用的土地只有五千公頃,也就是五十平方公里,全鋪滿也只有五分之一。

年金基金投資可承受較多風險

天然氣要達到五○%,觀塘接收站要蓋起來,永安、台中要擴建,協和接收站也要蓋好,有的環評沒過或還沒環評,現在只剩六年,做不到的話會影響五%到一○%的供電量。這是國家安全,要誠實面對不能唬爛,若有可能達不到,現有電廠,包括核四在內,我都不能放棄。這不是跳躍性邏輯,而是務實的邏輯。

新:王金平說要推動二次年改,你也說會解決年金改革的問題,具體方向會怎麼做?

朱:我是用加法經濟學。現在年改靠砍,一直減大家都會死,加法經濟學就是你加二%、你加五%,大家都往上加,只是增多增少,既符合信賴保護原則,又能創造更多平衡。

年改是因為入不敷出,要怎麼增加收入,又讓支出可控?兩個結要解開:第一、(退撫)基金操作很保守,為何不能讓基金符合國際標準,承受一些風險是必要的,但獲得的收益能提高?現在收益是平均二%,必死無疑,專業的收益則是四%到六%,收入倍增,不然只能叫大家多繳。

其次現職待遇調整與退休人員脫鉤,退休後原本六萬元想變成六萬多元,得看基金財務表現與通膨來調整,但原有的保障仍在不會變少。現職要走寬鬆加薪政策,在寬鬆加薪政策下,公務員薪水增加,繳費基礎就可以提高;退休則完全跟著基金漲跌,而不是跟著公務員加薪。

現行年改是用砍的,今年有六萬,往後幾年一直砍到剩地板,退休的人錢愈來愈少,因此不消費,原來去吃的餐館、旅遊都不去了,全民經濟往下走,這是標準的減法經濟。

我的方式務實可行,當上總統後,將先凍結原本要減的年金,停下來重新精算,改成加法經濟學。這也不用立刻去修法,立法院做成決議就可以。

朱立倫(左一)暗諷柯文哲(左二)在同婚議題上態度反覆、臨陣退縮。(柯承惠攝)
朱立倫(左一)暗諷柯文哲(左二)在同婚議題上態度反覆、臨陣退縮。(柯承惠攝)

宣布參選總統以來  朱立倫這麼說……

2018/12/25 卸任新北市長,宣布投入2020總統選舉:
——民眾期待投入2020年總統選舉,「我的目標也很清楚,就是2020為台灣打拚。」

2019/02/12 美國西岸訪問啟程之前,被問到為何未到華府:
——可能要等到正式提名後再去,去年5月到美東去,接觸過去在政府服務的高層人士,還有很多機會可以碰到。

2019/02/26 訪美回台後接受《聯合報》專訪談到核四問題:
——如果當總統,基於國家安全考量,當能源不足的時候,我願意重啟核四。

2019/02/27 回應周錫瑋的「兩階段初選」:
——重要的是找出最強候選人,4年前「換柱」錯誤不要再犯,不要卡來卡去。

2019/03/05 到高雄會韓國瑜,被詢問兩人未來是否成為對手:
——我和韓國瑜絕對不會是對手,放心,絕對是同心協力。

2019/03/07 接受電台專訪後受訪談國民黨初選:
——初選只是過程,千萬不要黨內互打不用錢。

2019/03/13 回應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提出「就算『這個人』民調領先,但如果還有另一張牌會贏,當然要打這張王牌」:
——只要在初選之前用徵召方式推最適合人選,我認為也可以。

2019/03/18 評論賴清德領表投入民進黨總統初選:
——請賴院長跟蔡總統先來一場特赦阿扁的辯論後再說吧!

2019/03/22 針對國民黨前主席洪秀柱呼籲高雄市長韓國瑜加入黨內總統初選:
——如果黨中央確定要辦初選,那就大家都來報名,都來參加初選。

2019/03/23 若高雄市長韓國瑜擬被徵召,是否擔心自己A咖變B咖:
——會全力以赴拚選戰,且會提出很明確的國政方向,尤其是經濟發展、兩岸議題等,「我相信我一定是最強的。」

整理:編輯部

朱立倫(左二)認為侯友宜(左一)的當選,代表選民除了民粹狂熱還有其他需求。(柯承惠攝)
朱立倫(左二)認為侯友宜(左一)的當選,代表選民除了民粹狂熱還有其他需求。(柯承惠攝)

朱立倫:賴矛盾、柯反覆,下個目標超越韓

針對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參與民進黨黨內初選,挑戰現任總統蔡英文,引發國民黨內蔡、賴誰比較好打的討論。朱立倫對蔡賴之爭說:「與其看別人好不好打,不如看自己夠不夠強。」國民黨最重要的就是提出未來台灣的願景,任何政策都要很明確,包括死刑,國民黨態度要很清楚。

朱立倫說,賴清德一路都說要支持蔡英文連任,「今天怎麼出來選了?他那天說為了承擔政治責任才出來,但他去年才說因為敗選,要負政治責任下台,現在又要負政治責任出來,這以後變成台灣新邏輯,我也聽不懂。」

朱更質疑,賴是覺得蔡做很爛而要取而代之,問題是,蔡做很爛,但賴是行政院長,「蔡賴不是一體嗎?」他說,蔡賴其實只有兩個不同,蔡英文走文化台獨,表面上說「維持現狀」,但卻是假的維持現狀;賴清德是明的台獨,「務實的台獨工作者」。

朱還笑說,賴說當總統要特赦陳水扁,原因是基於人情義理,「真是太妙了」,如果依人情義理,「高志鵬也在燒香拜拜了」,以後也可以被特赦了。朱強調:「總統特赦只有一個『司法正義』,沒有什麼人情義理。」

此外,柯文哲在美國演說時提到「我投票時投反對,但我允許12萬5000人上街遊行。」回台之後又改口說「我」是指台北市民。朱立倫說:「他講了,然後他又改了,就不要改嘛!」

朱進一步分析說,同意公投案10、11、12案的人,可能因為認為應該漸進,「畢竟我們是傳統社會,要顧及基本價值,也要尊重公投結果。」他認為,台灣沒有絕對反同婚,只是反的程度有所不同,可以先保障同婚的基本權益,這是社會比較能贊同的,但柯文哲「講完後,然後咧?」。

朱立倫也說,從美國回來至今一個月,當時覺得會落後柯文哲,如今民調顯示他領先柯市長一些,「現在又給我新的挑戰就是要超越韓國瑜」。(晏明強)

朱立倫小檔案

出生:1961年,桃園八德
學歷:台大工商管理系、紐約大學財務金融學碩士及會計學博士
經歷:曾任立法委員、桃園縣長、行政院副院長、新北市長、國民黨主席
家庭:配偶高婉倩,育有一子一女
特殊事蹟:2010年參選首任新北市長選舉,以11萬票差距(得票率52.61%)大勝對手蔡英文/2016年帶職參選總統,以31.04%的得票率敗給56.12%的蔡英文,創下自2000年總統選舉以來,國民黨與民進黨得票數差距最大紀錄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追蹤優質文章,給個讚!



不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