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形「先天不良」只能搬家?總統府維安屢遭攻破 強化防護工事大剖析

2019年03月30日 09:50 風傳媒
2014年總統府正門遭卡車衝撞,事後府前除增設鋼質花台,另有黃色的車輛攔阻系統,以期面對車輛高速衝撞時,能夠多增添一種阻擋的方式。(蘇仲泓攝)

2014年總統府正門遭卡車衝撞,事後府前除增設鋼質花台,另有黃色的車輛攔阻系統,以期面對車輛高速衝撞時,能夠多增添一種阻擋的方式。(蘇仲泓攝)

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去年12月曾到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針對總統府強化博愛路一側的安全防護措施一事進行報告,不過由於總統府建物具文化資產保存意義,因此即便有維安需要,仍得先過文資審議,才能進一步規劃、實行。據了解,近期審議結果出爐,結合現地景觀,未來博愛路一側可能會出現高2.5公尺、長162公尺的「景觀圍欄」,周邊幾個車道口原本以電動鐵捲門方式管制進出,也會有所增高,從現行的1公尺,調整為1.8公尺。

雖然府方強調,詳細樣式、材質都還要再經過設計、招標並進行評選,文資委員也要參與討論,最後還要上呈長官簽核,所以短時間內大概還看不到總統府的「新模樣」,但雛型和方向透過府方預算解凍報告書內的示意圖,也是越來越清晰。

20190328-總統府博愛路一側,未來可能設置具有強化維安目的的景觀圍籬的示意圖。(取自總統府預算解凍報告)
總統府博愛路一側,未來可能設置具有強化維安目的的景觀圍籬的示意圖。(取自總統府預算解凍報告)

另一方面,總統府傳出加設安全維護新措施雖已討論多時,放眼國外,像是白宮、白金漢宮都有類似設置,可是當柵欄立起,強化了隔絕,對社會觀感又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政黨之間是否會以此作為攻防議題,仍值得注意。

東西面防護不易 「縱深不足」成維安缺口

這一系列增強安全防護的作為,皆源於總統府「縱深不足」。總統府東、南、西、北四個面各有不同特性,其中又以東、西兩面維安最受關注。

東面是府區的正面,不僅寬度廣,亦是總統、副總統上、下班的必經動線,所以負責守望的憲警人員密集,而在交通部分,平行的重慶南路、垂直的凱達格蘭大道都是重要交通要道,來往人車不少;西面正中間的「西大門」,等於總統府的後門,兩側的三、四號門平時供媒體、府內員工進出,但因為和對面廉政署、國史館建物較近,整體空間更小,人行道到總統府建物距離大約只有10多公尺,因此幾乎可說東面對衝撞的車輛具有先天優勢,人員強闖則在西面容易出現,2014、2017兩起重大情況,正好說明了縱深不足所造成的維安缺口。

20190328-儘管目前府區新設的維安措施已見雛型,但總統府縱深不足的漏洞卻是先天的維安劣勢,只要留在現址,仍就會是軍警單位頭痛的課題。(蘇仲泓攝)
儘管目前府區新設的維安措施已見雛型,但總統府縱深不足的漏洞卻是先天的維安劣勢,只要留在現址,仍就會是軍警單位頭痛的課題。(蘇仲泓攝)

2014年1月,總統府正門發生卡車衝撞事件,該次據稱是「台北大空襲」後對府區最嚴重的一次攻擊,主嫌張德正對政治、司法、社會多有不滿,駕駛35噸砂石車一路自凱道加速朝總統府衝去,由於當時府前防禦較今日薄弱,卡車在重力加速度下直接衝過府前廣場和台階,全車有大半卡在總統日常上下車的正門車廳內。

花台、車輛攔阻系統 府方增正面防護

擋下這輛卡車的,是當時執行正門衛哨勤務的憲兵弟兄,當機立斷按下防彈玻璃門開關,而這個關到一半的防彈門發揮作用,雖然報銷,但也成功將車輛攔阻在原地。

卡車衝撞事件後,總統府精進正面的安全防護,包括設置鋼質的花台、黃色的車輛攔阻系統等,就是希望當面對高速衝撞的車輛時,能夠盡可能發揮阻擋作用,深夜更在府前直接停放警車,並以三角錐、紅藍燈等裝備示警,提醒來車放慢速度。

20190328-2014年總統府正門遭卡車衝撞,事後府前除增設鋼質花台,另有黃色的車輛攔阻系統,以期面對車輛高速衝撞時,能夠多增添一種阻擋的方式。(蘇仲泓攝)
2014年總統府正門遭卡車衝撞,事後府前除增設鋼質花台,另有黃色的車輛攔阻系統,以期面對車輛高速衝撞時,能夠多增添一種阻擋的方式。(蘇仲泓攝)

竊軍刀砍憲兵 府前特勤值勤點內移

時間來到2017年8月,再度發生一起震驚社會的總統府憲兵遭砍傷事件。8月18日上午10時許,為彰顯個人政治立場的主嫌呂軍億,從位於貴陽街的國軍歷史文物館竊走號稱在抗戰「南京大屠殺」期間有百人斬記錄的日本軍刀後,徒步往總統府博愛路一側走去,由於當時總統府內正舉辦親子日活動,西大門前小廣場供電視臺SNG車停放,車輛一度阻礙衛哨憲兵視線,當呂軍億翻越樹籬向西大門奔去時,憲兵立即吹哨制止並準備攔阻,呂見遭擋便以稍早竊得的軍刀朝憲兵揮砍,混亂中憲兵以身上的T-91步槍進行格擋,但仍遭其劃傷,此時其他崗哨憲兵加入壓制行列,終將其制服在西大門外。

國防部發言人陳中吉少將針對砍傷總統府兇嫌,從軍史館將武士刀竊取走的過程做說明。國軍歷史文物館。(蘇仲泓攝)
國軍歷史文物館(軍史館)陳列的「南京大屠殺」時期百人斬記錄的日本軍刀曾遭到竊取。(資料照,蘇仲泓攝)

時任憲兵202指揮部指揮官,現任憲兵指揮部參謀長的夏德宇少將當時正在總統府憲兵營內看新兵,聽聞後立即趕到現場,協助受傷憲兵送醫;呂軍億遭其他憲兵制服後,轉由轄區中正一分局作後續處理。

憲兵遭砍事件雖告一段落,但相關維安措施檢討再次啟動。除衛哨攜帶的裝備增加非致命性武器選擇,各哨點位置亦有所調整,過去部分人員站到人行道上執勤,現在一律內移到水泥圍欄內,就是希望在相對劣勢的縱深下,能夠替警衛人員多爭取幾公尺的反應時間。

20190328-總統府博愛路一側的的西大門(圖中),2017年曾發生憲兵遭砍傷的情況,由於外圍人行道距離門口相當近,中間又只有矮樹籬區隔,因此相當容易跨越。未來可能也會針對此段裝設高2.5公尺、長162公尺的景觀圍籬,強化維安。(蘇仲泓攝)
總統府博愛路一側的的西大門(圖中),2017年曾發生憲兵遭砍傷的情況,由於外圍人行道距離門口相當近,中間又只有矮樹籬區隔,因此相當容易跨越。未來可能也會針對此段裝設高2.5公尺、長162公尺的景觀圍籬,強化維安。(蘇仲泓攝)

另外這次丟失軍刀的軍史館,也針對館區安全維護進行調整,不僅文物展櫃加裝防盜裝置,甚至聘請保全常駐,確保不會再有東西遭竊的情況發生,而那把「兇刀」直到今天都沒有再回到陳展的項目中。

凱道如直線加速道 府址「先天不良」根本恐難解

儘管新設安全防護的輪廓逐漸明朗,但回到問題的根本,就是總統府現址縱深不足依舊沒有改變。卡車衝撞、憲兵遭砍後,第一時間可對人員位置、攜行裝備作出調整,中長期程來看,則可以設置永久性阻材,替憲警爭取預警時間。然而這些都只能治標而無法治本,除非總統府搬離所在之處,否則猶如直線加速跑道的凱道、縱深極淺的總統府博愛路一側,這些維安上的先天不良,仍會是政府、軍警單位難以解決的問題。

20190328-總統府區周邊有多處是以電動鐵捲門方式管制進出,未來可能也會提高高度,從現行1公尺左右,來到1.8公尺。(蘇仲泓攝)
總統府區周邊有多處是以電動鐵捲門方式管制進出,未來可能也會提高高度,從現行1公尺左右,來到1.8公尺。(蘇仲泓攝)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