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生共諜」周泓旭向《環時》喊冤:我是被陷害的,綠營想靠「共諜」掩蓋執政失敗

2019年03月29日 12:36 風傳媒
20180326-周泓旭國安法開庭。(甘岱民攝)

20180326-周泓旭國安法開庭。(甘岱民攝)

因吸收我方外交人士未遂,遭判處1年2個月的中國籍學生周泓旭,目前仍在台灣遭到限制出境與住居。中國官媒《環球時報》29日刊出專訪,周泓旭表示,台灣當局對此案的偵辦及審理「不公、不義」,他也是被設局下套才淪落至此。周指控綠營捏造「共諜案」,來轉移台灣民眾對其執政不力的注意力。

周泓旭吸收外交人士案,今年3月14日由最高法院駁回上訴定讞。不過台北地檢署收到執行卷宗後,29日確認周因本案已遭羈押1年2月,足夠折抵刑期,因此不須入監服刑。但周泓旭另涉吸收王炳忠等「新黨青年軍」,目前仍由北檢偵辦中,因此周仍無法離開台灣,每天還必須到派出所報到。

根據判決書指出,周泓旭受中共領導的「台灣民主自治同盟」上海市委員會連絡部副部長李彬指揮,在台物色政府人士或具社會影響力者與其見面。周泓旭於民國105年5月結識台灣外交人員「A男」,表明「若願替大陸官員工作,將提供與現職薪水等值的外幣報酬,並希望A男提供職務上知悉的機密文書」,但遭A男拒絕。

《環球時報》專訪陸生共諜案的周泓旭。
《環球時報》專訪陸生共諜案的周泓旭。

周泓旭在《環球時報》專訪中表示,他在台灣不被允許工作,只能靠存款跟家裡補貼維持生活。但目前3張銀聯卡都沒法使用,大陸銀行卻說「沒有問題」,他認為「是台灣做了某些處理」,家裡也根本沒辦法寄生活費給他。周泓旭指控,「這是台當局對我生存權極大的侵犯」,每天到「位於東邊的六張犁派出所和位於西邊的台北地檢署執行科法警室」報導,也耗費他許多時間。

周泓旭說,他在「太陽花之亂」(太陽花學運)之後遭到台灣同學孤立,後來發現「台大中華復興社」(由侯漢廷創辦)。周泓旭說:「他們和大陸同胞志同道合,經常組織聚會,舉辦一些演講會。(我)2016年7月政大(企管所)畢業時,我已認識很多朋友。現在回想,我那個時候已引起台當局的注意。」

20180326-周泓旭國安法開庭,新黨新思維中心主任侯漢廷。(甘岱民攝)
周泓旭國安法開庭,新黨新思維中心主任侯漢廷。(甘岱民攝)

周泓旭說,他被指控要加以吸收的「A男」,是在2016年5月在他身邊出現,並且主動接近。兩人幾次見面都是對方主動提出聚會、還會送禮。「A男」當時以「陳肇偉」自稱,說是在外交部上班,但「案件審理時我才意外得知他是軍情局少校」。

周泓旭說:「如果我是台當局聲稱的所謂「共諜」,那是不是我應該更主動聯繫才合乎邏輯?但後來在法庭對質時,A男就說『沒有、記不清了』,檢察官也對這個細節既不否認也不查證,因為不公開審理,所以可以堂而皇之『耍流氓』。」

20180326-周泓旭國安法開庭,王炳忠父親王進步。(甘岱民攝)
周泓旭國安法開庭,王炳忠父親王進步。(甘岱民攝)

根據專訪內容,由於「A男」說在外交部「沒什麼意思,想辭職去大陸做生意」。因此想要周泓旭介紹幾個「當官的」,周酒後順口答應「沒問題」,之後就回大陸了。2017年2月,周一家公司董事的身份再次來台,3月7日晚,A男在酒局上不停勸我喝酒,又纏著讓我給他介紹大陸官員,並表示自己還在外交部,可以在海外見面。

周泓旭說,他被問煩了,就半開玩笑地隨口說:「你去日本,我給你介紹高官!」酒局結束前,A男神神秘秘地掏出一個牛皮紙袋,上邊印著中華民國外交部之類的字眼,並表示:「這東西給你。」周雖然當場拒絕,但只隔了一天就被逮捕。

20180326-周泓旭國安法開庭。(甘岱民攝)
周泓旭國安法開庭。(甘岱民攝)

周泓旭說,調查人員衝進他家搜名片,找到幾張大陸公務員的名片就「如獲至寶」,認為終於發現「跟大陸的聯繫」了。由於找不到實際證據,一個調查人員有次在車上跟他說:「你現在如果認罪,我們就給你寫句『態度良好』,可以減刑」、「你現在已經出了這個事,不會無緣無故放你的,人在矮簷下,不得不低頭」。

周泓旭說,他剛被抓時,還天真地覺得因為自己在酒桌上亂說話,害了A男。後來我才知道,我和A男平時交往的整個過程都被其錄音,但在法庭上A男只截取出對自己有利的錄音。「2016年5月蔡英文上台後,台灣一些情報界的人想要表忠心,照台當局這種方式,要製造多少『共諜案』,都能製造得出來。」

檢調查出,新黨青年軍曾打算藉李明哲案,來幫周泓旭(左)脫罪。(柯承惠攝)
檢調查出,新黨青年軍曾打算藉李明哲案,來幫周泓旭(左)脫罪。(柯承惠攝)

周泓旭說,「陸生共諜案」只是綠營炒作「大陸滲透」、「中國威脅」的工具。如果台灣民眾都把注意力放在所謂「大陸滲透」上的話,當局經濟上做得再爛,施政上做得再不給力都沒關係。這應該是台當局真實的目的,所以台當局必須把我留在這裡。因為辦案人員知道,新黨那些人的案子辦不下去了,他們必須要弄一個大陸人,和新黨的人湊在一起就是個「組織」了。

《環球時報》問周泓旭:「你現在向媒體透露這些,會不會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周說,他曾有段時間聽人勸「認罪」,後來又不認罪,因為一個很重要的理由就是,如果我這麼容易就「認」了,以後製造「共諜案」會變成台當局駕輕就熟的套路。「如果台當局一定要把我塑造成一個『共諜』的話,那麼我希望自己是最後一個!」

20180326-周泓旭國安法開庭,王炳忠、侯漢廷。(甘岱民攝)
周泓旭國安法開庭,王炳忠、侯漢廷。(甘岱民攝)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