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賴清德的眼淚

2019年03月30日 07:20 風傳媒
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在新書發表會上,表明「初選寧可輸,也不會傷害蔡總統」。(顏麟宇攝)

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在新書發表會上,表明「初選寧可輸,也不會傷害蔡總統」。(顏麟宇攝)

賴清德沒有掉眼淚,他只是哽咽。

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在他的新書發表會上,細述過去「政績」之餘,談到民進黨總統提名初選,強調「只有打典範級的君子之爭的初選,才有辦法重新贏得對國人支持」,說到「我寧可輸掉這場初選,都不可能傷害蔡英文總統」,他哽咽了,下一句是「所以黨政高層所釋放的消息,我不回應,留給國人判斷。」

無法揣測賴清德的哽咽,是為了初選必然造成的傷害?還是為了「黨政高層釋放的消息」已經對他造成傷害?但對民進黨支持者而言,聞其「寧可輸,不傷害」,難免動容,動容之後,更多的可能是無奈和憂慮,就像民進黨立委管碧玲說她急得胃痛到睡不著,無奈的是蔡賴之爭不可能全無芥蒂,憂慮的是不知傷害能否在最短時間彌平?

20190320-民進黨立法院黨團20日舉辦「外交大突破 印太安全 台灣參與」記者會,圖為民進黨立委 管碧玲。(簡必丞攝)
民進黨立委管碧玲因為蔡賴爭初選,急到胃痛。(簡必丞攝)

「寧可輸,不傷害」 動容?還是噁心?

不過,還有另一種反應,比方說前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臉書一句話:「噁到中午吃的都吐滿地了。」九合一大選前,為了蘇貞昌(新北市)的選情,藻礁換深澳,曾經在深澳環差案投下關鍵一票被環保及社運人士駡臭頭的詹順貴,在觀塘三接環評案通過前請辭,三千字請辭聲明感謝蔡英文總統、前行政院長林全、(前)環保署長李應元,獨漏賴清德,其意不言可喻。蔡英文、蔡政府施政若為民意不滿,曾任一年兩個月行政院長的賴清德,又豈能撇清責任,置身其外?

除掉政策立場不同的歧見,詹順貴的反應,可能也是一般人的反應:與其寧可輸掉初選也不傷害蔡總統,不如直接放棄挑戰,豈不一點傷害都無?

民進黨是一個具有狼性的政黨,求贏的意志力無比旺盛,為了贏,傷害敵人(異黨政敵)在所不惜,傷害自己人也不手軟,友軍都能打成敵軍,台北市長柯文哲就是最佳案例,不論是高雄市長韓國瑜形容的「怪物」,或台北市議員王世堅比喻的「變形金剛」,斷一臂明天就能長一臂,初選就是為了推出能勝選之人的「民主機制」,比方說,一九九九年為了讓才落選台北市長的陳水扁,不受「四年條款」(四年之內只能在正副總統、北高市長擇一登記)限制,另訂正副總統候選人的特別提名條例,前主席許信良為此「告別民進黨」,無人惋惜。

20190103-群創教育基金會「空汙把脈,清淨台灣」發表會。圖為前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蔡親傑攝)
前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對賴清德的「哽咽」,顯然反應不良。(蔡親傑攝)

蔡賴狹路相逢,韓國瑜成了練拳的沙包

但今時情境不能與往昔並論,第一,當年的民進黨在野,如今民進黨全面執政,第二,蔡英文不是許信良,她是現任總統;賴清德登記初選挑戰蔡英文連任的意義是:一、挑明蔡英文贏不了大選,二,蔡政府確實執政不利;不論賴清德多麼真心誠意表明「不會傷害蔡總統」,在他登記初選的那一刻,傷害已經造成。賴清德若贏得初選,不會有憲政空窗期,只有蔡英文無以言說的難堪;賴清德若輸了初選,不論是否退一步與蔡英文搭檔,民進黨和賴清德如何能臉不紅氣不喘跟前跟後「宣揚政績」?莫怪「反中顧主權」會成為民進黨唯一的求勝牌。

兩個半月前,賴清德以一番「在壯大台灣的路上,我們再次相遇」告別行政院,沒想到這麼短時間就「狹路相逢」,倒楣的是,民進黨初選之爭,蔡、賴爭搶「反中顧主權」的話語權,有志一同,拿出訪港澳深廈的韓國瑜當沙包練拳,加上前總統陳水扁夜夜直播,也拿韓國瑜當跑龍套的道具猛酸帶打,該哽咽的不是賴清德,還沒準上不上總統大選擂台的韓國瑜才該哽咽:「你們打你們的,別拿我當沙包啊。」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