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臺灣這次當然要選舉個像樣的領導人

2019年04月03日 07:10 風傳媒
蔡英文「總統三條件」說,就是「先射箭再畫靶」的操弄政治把式。(資料照片,取自總統府@Flickr)

蔡英文「總統三條件」說,就是「先射箭再畫靶」的操弄政治把式。(資料照片,取自總統府@Flickr)

在春分日後,相信大多數臺灣人民都切切企盼,2020能選出個像樣的領導人,重整崩析國政,帶領臺灣經濟社會快快脫出頹退失落已逾二十年的困窘泥淖。

找個能帶領脫出「頹貧陷阱」困境的領導人

對於過去這二十年間,大家竟然會一而再錯失找到有一個能夠真正適格適任,足以帶動臺灣經濟社會繼續在全球競爭場域中向前向上成長發展的國家領導人,特別在蔡政府「亂舞」三年之後的此刻,直讓整個社會上上下下都倍加懊惱焦躁。

面對2020年1月11日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臺灣社會究竟應該要怎樣才能夠好好選出像樣領導人這話題,也就當然提早在社會上騰熱爆開。

大家對能否選出一個足可以帶領臺灣走出困頓窘迫「頹貧陷阱」的國家級領袖,似乎已經越來越有感覺確切存在的莫大壓迫感。

主要是因為,自從一腳踏進廿一世紀全球化知識經濟社會時代的2000年以來,臺灣透過自由開放直接民主選舉出來的「全民總統」,竟然一個比一個平庸無能,馴至最近三年的偽民主專制獨裁「祇會搞政治鬥爭卻根本不理睬民生經濟」統理,尤其讓絕大多數生民百姓,對未來所應慎重選舉的國家領導人究竟須要如何條件,始為當下與未來的恰適妥當,益發成為今天整體社會大眾關注的新焦點。

純粹誤導臺灣選民的蔡英文「總統三條件」說

在今天,倘若臺灣社會百姓還祇能採用近日蔡英文的「總統三條件」來選舉,則幾乎可以非常肯定說:2020的臺灣,必然還是選舉不出一個像樣的領導人!

最近政績評價益發趨低的蔡英文,為了急於向國內外社會宣稱要積極拚連任,特別公開提出一套足可攪動臺灣經濟社會半池春水的「總統三條件」選戰抉擇說,反倒讓人真切看到,過去二十年臺灣何以選不出一位像樣領導人的癥結所在。

蔡英文所提「總統三條件」,與其說是給予2020臺灣大選投票人的勸進賜票,毋寧更像是提前告知臺灣投票人如何辨識:「最不適格擔當臺灣總統的三條件!」,蔡英文這三條件,也毋寧是給了臺灣人民選舉像樣領導人的關鍵時刻,應該列為面對多組候選人如何決定必須刪除的消去法「總統三條件」指標呢!

蔡英文21日在執政黨中央初選登記,高蹈提出「總統三條件」,公開夸夸直言:「以我來看,答案就是蔡英文。」讓社會對「辣台妹」的大膽堅決勇氣越發佩服;但是深刻細想這樁坐天掌政全面治國已三年經驗識見,所歸納出來的總統條件,竟然祇是如此格局,而且檔次真是不高,無不倍感錯愕卻又不得不倍為嫌棄。

中華民國當然不該要偺個「科長總統」!

解讀蔡英文「總統三條件」說,適足以讓臺灣社會選民大眾得到一點積極詮釋:為何過去二十多年來臺灣之所以竟爾無法選出像樣領導人的真正盲點所在了。

蔡英文自劃箭靶夸夸所言「總統三條件」,根本就祇是基於執政黨一黨之私的「黨主席三條件」,豈足以稱是治理一個現代自由民主社會國家的「總統條件」?

蔡英文口中的「總統三條件」之一:要能做為明星球隊好隊長「熟悉國際事務」;從知識經濟時代的世界級國家社會宏觀治理看,必須熟悉國際事務(international affairs),是任何一個政府機關中高階官員(senior officers,即局處長層級官員),所應該普遍具備現代國家文官的最基本核心職能(common core competencies),甚至對於多數英聯邦國家,如新加坡、加拿大政府而言,即使「科長」層次官員,就都務須如此具備;難不成說,蔡英文過去三年的坐天掌政,都秉此「科長總統」格局,在擔當著「中華民國總統」,而且以此炫耀自傲嗎?

從國際社會態勢演進看,現代民主國家總統,甚或外交部長以上乃至行政院長,無不處於務須具備「熟悉國際政治」(international politics in powers and changes)的生態動靜與關係發展脈絡之中,絕對看不到僅以熟悉國際事務為已足之先例。

直讓總統格調格局「大貶值」

眼界、格局都不夠寬闊,也欠缺足夠高度的「科長總統」,當然治國理政之時,惟能侷限於焦注瑣細程序的「事務」,而根本棄事涉大政方針的「政務」於罔顧;其所為所行日理之機,唯有無限度地向內向下「吹毛求疵」耙梳微小細末之事,所投注的心力時間,亦遠遠高過於對於巨觀鴻舉事項所以必然應有的審要判精,在這類「科長總統」身上,當然輒見日日都在爭奪行政機關部會中「局處長級」的行政權責事項,拿來納作總統例行職務為處理,以至時時作出率爾輕漫決斷,更嚴重的是,這類「科長總統」竟然也御親「向下越級」指揮督導科員作業起來。其結果,當然弄得中華民國中央部會首長,都一時大降格變身「仿若臨時雇員」;也使得中華民國總統府「仿若都會區公所辦事廳」,令人嘆為觀止。

回顧過去二十年直到今天,從陳水扁、馬英九,真到偽民主帝制蔡英文時代,無一不是典型的「科長總統」,就在李登輝之後,直將總統格調格局「大貶值」;以致於部會首長(甚至包括行政院長在內)都日日處在政治職位「朝不保夕」狀態,隨時可見院長部長迭迭走馬看花的流水輪轉情況,二十年來都一直不曾間斷過;竟使二十年的臺灣政務官「生產率」,遠高過兩蔣治國60年的政務官大員總數。

好總統豈可不計毀譽剛愎專斷獨裁?

蔡英文總統三條件的第二項「不計毀譽承受壓力與攻擊」,直讓人難以恭維;乍看起來,這一總統條件所映現的,豈非恰是當今世界上少數專制國家政體僅存的「剛愎專斷獨裁者」治國理政之共症通病?身為現代民主開放社會的任一總統,本來職責就應該「傾聽民意,順應民須」,任何國政方針決策作為,根本就不可以有所脫節或悖違於「社會/國家之大多數須要」;其因為所做出的決策或處置,而有民意不同思維意見之反彈壓力或者社會民粹執意之攻擊反對,尤須必要採取「有惡有錯改之,有善有是固執之」態度,虛心謙卑審慎細思翔索反彈攻擊根源,萬萬不可立時逕予否認、否定,甚至拗逆頑抗「全民絕大多數決」的壓力與挑戰。以2019年11月24日臺灣地方大選連帶公投為例,蔡政府竟悉數對公投案結果,全面予以否定與抗反,如此剛愎自用的強暴作為方式,是否就是蔡英文口中所謂總統三條件「不計毀譽承受抗拒」的現實寫照?倘然如此,則蔡英文之總統條件,可真令臺灣經濟社會不得不要為之驚悚駭懼萬分,豈可率爾坦然納受之理?

豈能拿國家機器專為一黨之私服務?

蔡英文口中高舉「總統三條件」之所謂「擔起責任團結理念相同的社會力量」,豈非就是一般民主政治社會營運骨幹,專為爭取選民選票的「政黨構成條件」嗎?如此竟把現代民主政治體制之中,「以多數為決的」國家級領導人之「總統職能」,壓縮降格到侷限於一個政黨領黨人格局層次之政治主張說法,更令人難以畏服;從蔡英文的總統第三條件設定中解讀,也就難怪,過去三年的蔡英文坐天掌政下,已使臺灣「這個國家」社會結構,已越來越被鑽縮矮化到「以國家為政黨服務」「政府行政機關成為執政黨附隨組織」的全球極為少見「稀奇古怪新黨國體制」,其所遂行的,更是令絕大多數國人難以茍同的「假全民治國」「全民為我所治」的真正「偽民主帝制專斷獨裁」國家「政務」。

這也正是「討厭民進黨」何以會在短短兩年不到時間,成為全國最大黨的原因。

仔細審視蔡英文3月2日春分當日領表初選登記時公開所提出「總統三條件」,十足就是「先射箭再畫靶」的操弄政治把式,總統三條件所指述描繪的「願景」,無非都祇不過是既往這三年,蔡英文及其英派徒眾「邪痞把弄」治國手段方式,及其理政的行事作為歸納濃縮結晶之呈現,從「總統三條件」現實執行操作運作,三年來所卑劣顯現的負成效惡果,乃至其所投射出來「一黨之私」治國格局胸懷、前瞻器識層次的「狹隘短淺」之嚴重落差,整個社會當然都為之錯愕與失望之極。

倘若繼續依從蔡英文「總統三條件」來選舉2020新總統,最終必然又要選出一個「祇顧一黨權位利益之私」「罔顧大多數國民福祉利害」的「誤國」領袖。

夠格擔當卓越總統或稱職好總統的臺灣三條件

倘若臺灣新一回合大選,能夠在2020年1月11日真正選舉出一個像樣領導人,用以重新定義廿一世紀知識經濟時代夠格擔當臺灣社會稱職好總統或卓越總統,則其所必須具備的不可或缺三個條件,應該是同時擁有:第一,「具象可及的宏觀前瞻願景」,第二,「調和凝聚的富強國家意識」,第三,「全球悠裕開闔的治國戰略格局」等三者之齊集具備,或更能符合未來國家卓越領袖的全民期待目標。

也唯有同時具備這真實務實的總統三條件者,才能夠真正帶領臺灣走出苦難,走出已歷二十年的「頹貧陷阱」困頓窘境,再度讓臺灣經濟社會還有可能又一次展現出1980年代「世界級經濟奇蹟國度」的昔日全球市場榮光。

首要的當然是,要能夠給予這個島嶼國家社會帶來嶄新的「宏觀前瞻願景」;這是未來臺灣像樣領導人的首要檢視驗證的格局條件。

過去廿年當中,臺灣私部門的社會百姓大眾,乃至公部門的軍公教及行政官員,幾乎天天都在不斷地被他問,或者自我反覆自問,兩個極度盲然無助的大哉問題:「究竟我們在為誰也為何而賣力勤勉工作?」「究竟我們為誰也為何而戰?」

須要擁有百年未來弘遠願景的總統

過去廿年,臺灣庶民大眾及上位的領導領袖心中腦中,甚至可實象具見的眼中,都看不到全民百姓身家性命所寄的「臺灣地區」或「中華民國」未來願景(vision)究竟是什麼?既沒有長期百年未來的弘遠願景,即使是稍稍能夠超越五年以上的,十年二十年的比較短視的,國家社會理想願景是什麼?竟然也沒有一人知曉。

所謂國家願景,指的是期待建構整個經濟社會的實力能力基礎究竟應該是什麼?唯有這個實力能力條件能夠讓我們變成為一個相對美好良善的可永續生存社會,成為一個在全世界大競合場域中,可以具備足夠的相對經濟吸引力,及相對秀異的對外市場競爭力(但毋須是擁有軍事武力的恫嚇競爭力)。

願景的塑造與發展,是需要有具體又可徵可及的途徑與作法,絕非「文青語言」所可以輕易呼弄耍擺而虛幻倖致的。

要能適格凝聚調和富強國家意識力量

第二個務實總統條件是,任何優秀領導人都必須要有「夠格調和凝聚的能力」,促進各階層的絕大多數能夠共同形成「富強國家意識」共識力量。

對於我們國家未來前景發展願意的實現,做為一個傑出領導人,最為需要的是,有足夠智慧能力,拉攏融化各階層各族群的分歧意志理想而構成團結一致力量,以「經濟國民福祉的提升」作為最優先起點,讓整體國家社會富起來、強起來。

富強國家意識的強化與凝聚,正是鄧小平改革開放加速讓中國崛起的不二法門,也是川普「美國優先」凝聚社會富強國家意識企圖翻轉美國經濟頹勢的訣竅所在;鄧小平與川普都深切知道要富強國家,就必須先要搞好搞大民生經濟格局層次:不是憑藉發放更多「社會福利」,而是吸引投資、創造就業機會與提高國民所得,才是最為優先的使命任務。鄧小平大搞經濟特區,川普減稅促進製造業回流投資,都是相同戰略思維下的策略作為方法。他們都做到位了,也都作得相當出色。

庶民百姓「顧賺錢」比「顧主權」更緊要

相對看臺灣,尤其過去這三年間社會態勢:投資貿易大頹退、就業機會大萎縮(青年失業率大跳升)、國民薪資所得停滯不前,對民心士氣傷害的確極大極深,也更因此讓大多數庶民百姓對臺灣發展前景看法,越來越趨暗晦且又失落無望。但是,死抱「台獨神主牌」不放且自認為完全符合自誇「總統三條件」的蔡英文,卻不動如山,棄民生經濟於不顧,一味大搞政治鬥爭與虛幻無物的「顧主權」。

事實是,今天臺灣大多數庶民百姓,「顧賺錢」比起「顧主權」更重要得多。

要有悠裕開闔治國戰略能耐的全球宏觀格局

第三個務實總統條件是,任何有能耐帶領今後臺灣持續成長發展的優秀領導人,都必須要有「全球悠裕開闔的治國戰略格局」,才能夠真正有效拉抬提升臺灣社會經濟吸引力及對外市場全球競爭力(global competitiveness);至少應該要有足以比擬新加坡李光耀的本事與戰略運用做法。看看經濟社會量體規模都比起臺灣要更小更貧瘠得多的新加坡,祇不過是一個世界級超級小城市國家,竟能在李光耀的秀異領導之下,扎扎實實做出了新加坡特有「全球悠裕開闔的治國戰略格局」,而得以躋身先進社會的經濟強國之列,並且擁有一般新興市場經濟國家所沒有的,游刃有餘裕地周旋於全球霸權強國之間。

選舉一個踏實夠力造福國民經濟福祉的好總統

這無非也正是未來臺灣前瞻性富強國家發展之所必須;這次2020大選,我們的確也迫切需要選舉出來一個「臺灣李光耀」之類似的像樣領導人來才行。

因此切盼明(2020)年1月11日全國大選中,有器識與前瞻義理的社會公民,都應該秉持這三個「超越蔡英文定義」的總統條件指標,齊力用心投下神聖一票,或者就在這個民粹主義已漫濫四溢的頹化中臺灣社會,猶還能夠真正選舉得出,一位踏實夠力造福國民經濟利益、開展國家對外競爭力格局地位、鞏固自由民主開放國家運行體制的好總統來。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林建山專欄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現任環球經濟社所長,長期在各大媒體撰寫專欄,專注於公共政策、應用經濟與國際事務,倡導自由經濟與貿易。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