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豪人專欄:「元號」隨想

2019年04月04日 07:00 風傳媒
2019年4月1日,日本政府宣布日本下一任天皇的新年號「令和」。(AP)

2019年4月1日,日本政府宣布日本下一任天皇的新年號「令和」。(AP)

日本新元號是「令和」。元號並非諡號,是對未來的期待,而非歷史事實的總結。若平成天皇不退位,恐受累而被蓋棺定論成軍國復辟、毀棄人權的天皇。一個虛君「罷工」也是唯一的抗議手段。

四月一日,日本的元號「平成」就走入歷史。下一個元號是「令和」,果然如識者先前所猜測,乃是個出自《萬葉集》的純日本典故,不但符合安倍首相的「脫中」願望,而且調和鼎鼐的意味甚濃,也是另一個四平八穩、善頌善禱的無聊好詞。

元號是對光明前景的想像

元號公布之前,根據《中央社》駐日記者楊明珠大姐頭的專業報導,改元號的六大注意事項分別是:「符合國民心中理想的好詞、漢字兩字、易寫、易讀、未使用過、非通俗語。」「令和」完全符合。

哼!多無聊。つまらない。

人哪,對於未來光明遠景的想像,總不及對悲觀現狀的認識來得深刻。從父母對兒女的命名,就看得很清楚。不論是舊台客的登輝洋港、貞淑芬芳,還是老黨國的單名究天人、雙名觀古今,或者新強國的馬列毛精神、白樂天筆法──總歸一句話:平庸無奇者勝。

你看金庸這老狐狸的武俠小說,裡面的名字多熱鬧,什麼郭嘯天、楊鐵心,全都義薄雲天,(所以)全都不得好死。活該,沒事對著老天鬼叫什麼。

綽號就不同了。綽號是根據既成事實所做的修辭描寫,跟歷史書寫意思一樣。而人情之常,愈是負面描寫愈有公信力,愈能引起廣大共鳴。「小英」、「賴神」、「柯P」、「瑜公」,遠不如「大小姐」、「賴功德」、「萊爾」、「草包」。理有固然,而勢所必至。

我最欣賞的綽號,除了千金不易的「白副」之外,就屬日本前首相菅直人的綽號──「四列目の男」了。

菅是極少數有學生運動經驗的多數黨領袖,民主黨剛興起時,他常以此經歷沾沾自喜,表示不同於那些政二代或地方草包。可是不久之後,學/社運老同志就爆料說,菅直人凡示威抗議均從未身先士卒,典型的死道友不死貧道。這才得了「四列目の男」的外號,直譯就是「老躲在第四排的傢伙」。此綽號之精鍊傳神,完全是諡號的境界了。

20160923-SMG0045-005-日本前首相菅直人受邀來台,進行電業自由化如何影響國民生活與能源轉型演講。(蔡耀徵攝).jpg
日本前首相菅直人外號「四列目の男」。(蔡耀徵攝).jpg

平成退休是為了給安倍難堪?

「改元」這種東亞君主制國家的芝麻大事,原本無趣得很,而且如今也只剩下日本保留這玩意。說穿了,就是讓一批皓首窮經的御用腐儒,抽抽國運籤。不過,自從明治維新以來,這次頭一回出現太上皇,打破了君主立憲一五○年來「皇位坐到掛,不掛不改元」的傳統,這才值得玩味。

許多人都說,平成天皇執意退休不幹,是在給保守反動的安倍首相難堪。假如這是真的,那麼我們何不以事後諸葛亮的歷史歸納精神,把元號當諡號,保證點子精彩紛呈,熱鬧滾滾。

比方說吧。我拋磚引玉,如果平成之後的元號是「安倍」。有人說安倍是人名,不能用。哼,誰說的?Abe才是人名,Anbai是安全保障加倍,誰曰不宜?也有人說,如今早已「安倍七年」,這也是誤解──這七年只能說是「加計幕府」,連攝政王都稱不上。

另一方面,某「日本最後的岩波自由人」學者友人嘲諷:「改元昭惠(Syoukei)好了。首相用夫人芳名(讀音是Akie)做年號,既能示愛綿綿,也讓天下知道:國家是老子俺的玩具。」這個提議雖然出於怨念,卻意外的有學問。最起碼「昭惠」是好字眼,李後主的大周后不就諡昭惠?

癥結既解,文思遂如湧泉。近代日本崛起於明治維新,口號正是「尊王攘夷」。如今安倍自民黨為了拉美打中,搞得天皇不得安寧。而原本應該尊王護王的右派,居然棄主而群集於總理麾下,如此豈非「攘皇」?嗯,攘皇好,雄渾有力,出入於右翼左膠之間。再者「攘皇」無非「尊資」,則又得一元號矣。攘皇好,尊資更好。

平成天皇不爽安倍,因為安倍政權緊鑼密鼓、打算修掉《和平憲法》第九條。這讓今上他日蒙卑彌乎寵召時,如何有臉見他的戰犯皇考?再加上被酷評為「戰前第一惡法」的《治安維持法》復生的《共謀罪》法案,與保證國家權力得以任意妄為不受節制的《特定祕密保護法》,都在安倍政權之下強行通過。這些超級反動的惡法,幾乎就構成了日本版的《愛國者法案》,揹黑鍋的卻是天皇。

時任日本內閣官房長官的小淵惠三31年前公布新年號「平成」的歷史畫面。(美聯社)
平成退位是給安倍難堪?圖為31年前,時任日本內閣官房長官的小淵惠三公布年號「平成」的歷史畫面。(美聯社)

虛位君主的罷工

元號畢竟並非諡號,只是單純對未來的期待,而不是歷史事實的總結。如果平成天皇生前不退位,恐將無辜受累,被蓋棺定論成軍國復辟、毀棄人權的天皇。

不過,一個徹底從神降格為人、憲法上被翦除一切政治權力的虛君,「罷工」既是乾坤一擲,也是唯一擁有的抗議手段。當我看到平成堅決退位,忍不住讚嘆道:「明君!明君!比他老子強。」

至於這麼做有沒有禍延長子?算不算違憲干政?也就管不到那麼多了。反正這個巴掌打得夠響,或者足以令安倍們投鼠忌器,稍歛惡跡也未可知。

*本文原刊新新聞第1674期「白目豆沙包」專欄。授權轉載。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1964年生於台北。日本國立京都大學法學博士,輔仁大學法律系教授。天生自由人,遭際冷硬派。非自願型人權工作者。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追蹤優質文章,給個讚!



不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