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盈隆專欄:總統初選與零合遊戲─蔡賴之爭不必你死我活

2019年04月06日 06:50 風傳媒
前任行政院長賴清德(中)日前登記參與民進黨總統初選,民進黨內總統初選正式展開「英德之爭」。英派動作頻頻,甚至不惜「終止初選」,將戰線拉長到全代會,由全代會徵召總統蔡英文(右)競選連任。(資料照,郭晉瑋攝)

前任行政院長賴清德(中)日前登記參與民進黨總統初選,民進黨內總統初選正式展開「英德之爭」。英派動作頻頻,甚至不惜「終止初選」,將戰線拉長到全代會,由全代會徵召總統蔡英文(右)競選連任。(資料照,郭晉瑋攝)

民進黨內最近因總統初選逼近,英派動作頻頻,甚至不惜「終止初選」,將戰線拉長到全代會,由全代會徵召蔡英文總統競選連任。消息傳出,社會輿論大譁,認為和老國民黨沒什麼兩樣,再次重傷害民進黨已經很糟的社會形象。無獨有偶,國民黨近期也為了總統初選,內部劍拔弩張,總統初選辦法雖經確定,但為了韓國瑜是否選總統,吳敦義主席居中運作,搞得黨內烏煙瘴氣,讓有志參選總統的王金平與朱立倫氣呼呼。顯然民進黨與國民黨內某些要角都迷信「目的神聖可以正當化手段合理」(The ends justify the means)的邪惡邏輯。差別的是,國民黨有人努力想推出黨內最強候選人,而民進黨內則有人拼命想做掉黨內最強候選人。足見「權力使人瘋狂」並非罕見之事。

民進黨「終止初選」的正當性與合理性何在?

        民進黨中執會也好,全代會也罷,真的可以不必講理,只比拳頭,透過多數暴力,為所欲為嗎?民進黨總統初選自3月14日公告,3月18日開放登記以來,賴清德率先登記,引起黨內震撼,但蔡英文三天後也正式登記,現已進入初選程序,未來經過協調、電視政見會、民調等階段,預計最快4月17日就可確定誰出線,中執會4月24日正式公告確認,無須全代會追認。在這段時間,還因總統蔡英文出訪,中執會3月27日再開會決定延長初選時程一週。換句話說,總統初選程序是開過兩次中執會確定的,理應走完全程才對。現在有人變卦,臨時又要開中執會喊卡,有什麼天大地大的理由?中執會可以把總統初選當兒戲,可以隨時喊停,完全不顧民主程序、當事人權益和社會觀感嗎?

20190323-總統蔡英文「海洋民主之旅」出訪帛琉,23日總統答宴。(總統府提供)
針對民進黨總統選,總統蔡英文3月展開「海洋民主之旅」期間,中執會於3月27日再開會決定延長初選時程一周。圖為蔡英文出訪帛琉,於3月23日出席帛琉總統舉行的晚宴。(資料照,總統府提供)

        除了有人提議「終止初選」之外,更早以前,還有宜蘭縣黨部黃姓主委打算串連五個縣黨部主委提議召開臨全會,主張暫緩總統初選程序。甚至扯出所謂「霸王條款」,亦即根據民進黨公職候選人提名條例第十條「第一、二、三類候選人以初選產生者,經全國黨員代表大會總額五分之一以上連署提案,全國黨員代表大會二分之一以上在場五分之三之決議,得否決之。由中央執行委員會另行徵召適當人選參選」。但這一條是1989年民進黨草創時期定的,目的是為了防弊,避免極端情況出現,所以自創黨以來從沒用過。如今黨內正進行初選,參選雙方一是黨籍現任總統,一是黨籍前行政院長,都是黨內一時俊彥,不論最後誰出線,全代會有什麼理由可以為所欲為,硬要否決黨內初選產生的人選?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是橫財入灶,開民主倒車,一點道理也沒有。

        所有這些初選過程中的突兀舉動,反映的是居劣勢一方的集體焦慮。而焦慮的根源正是民意支持度嚴重落後,且缺乏自信所致。沒錯,關於蔡賴的全國民意支持度,從3月18日登記以來,已有多家民調陸續發表,絕對數字或因時間差而有不同,但方向一致,都顯示賴清德大幅領先蔡英文,不論是「互比式」或「對比式」。當民調執行已經倒數計時,落後的一方每天都將感受到如泰山崩於前的巨大壓力和痛苦。蔡英文能否在極短時間內翻轉選情?確實是一個非常艱鉅的任務。但正因為任務艱鉅,所以才需殫精竭慮,想方設法,走正道,提出足以感動人民、說服社會大眾的主張或見解,而不是翻桌、耍無賴,比人頭,企圖改變初選遊戲規則,獲取不正利益。如果幕僚真要如此蠻幹的話,必將陷蔡總統於不義,得不償失,後果不堪設想。

20190405-民進黨宜蘭縣黨部主委黃建財。(取自黃建財臉書)
民進黨總統初選展開「英德之爭」,民進黨宜蘭縣黨部主委黃建財曾打算串連五個縣黨部主委提議召開臨全會,主張暫緩總統初選程序。(取自黃建財臉書)

虛幻的或真實的歷史使命感?

關於歷史使命感,已故的耶魯大學傑出政治學教授林茲(Juan Linz)在論「總統制」的缺陷時特別提到,現任總統有時會有一種「捨我其誰」的虛幻歷史使命感的錯覺,這的確是一種常見的現象。蔡英文總統千字參選聲明中就說「身為現任總統,競選連任是我的責任。如果我放棄連任,就表示連我自己都否定過去三年的執政。我有責任帶領台灣,往正確的道路繼續走下去。」競選連任究竟是否是天經地義,是一種責任呢?我翻開美國兩百多年憲政史,自1789年聯邦憲法生效以來,230年一共產出58位總統,包括現任總統川普在內。其中只當一任或不滿一任的總統共約25位,佔歷任美國總統四成三左右,包括開國元勛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由此可見,一任總統其實很常見,原因很多,不一而足,並非什麼奇恥大辱。

此外,蔡總統說如果她放棄連任,就表示自己也否定過去三年的執政。昔日梁啟超先生「不惜以今日之我,向昨日之我挑戰」,意味著「知過能改」的一種勇於認錯、勇於負責的精神。蔡總統若能勇於面對過去三年執政的缺失,勇於向國人認錯道歉,承認自己確實有所不足,未來一定會有所改進,如此一來,或許民意支持度會在短時間內大幅翻轉,贏得初選也說不定。國家領導者若堅持自己永遠是對的,不能謙卑反躬自省,在民主政治下,遲早會被人民唾棄。

黨內總統初選必然是一場「零合遊戲」嗎?

黨內總統初選必然會是一場「零合遊戲」嗎?我覺得未必,端看競爭雙方如何看這一局。蔡賴雙方究竟如何看這一場競爭?是一場「零合遊戲」(Zero-sum game)或「非零合遊戲」(variable-sum game)?總統初選如果被任何一方視為是一場「零合遊戲」,贏者之所得即為輸者之所失,總和等於零的話,那必將是一場殘酷無情的權力鬥爭。如果雙方都不將其當作「零合遊戲」,選舉結果固然有一方贏,但不會贏者全拿,會善待輸的一方,而輸的一方也願意未來全力支持贏的一方,創造雙贏,有何不可?

但是從相關跡象看,蔡陣營顯然將這場初選當作零合遊戲,憲政空窗期的說法就是反映這種思維,而賴陣營較傾向這是一場「非零合遊戲」。賴清德在不到八百字的參選聲明中說「…放眼2020大選,民進黨處境比2008年還險峻,基層焦慮如果總統大選輸掉,立委席次大幅減少,民進黨失去的不只是政權,台灣的主權和民主一定會遭到空前挑戰和危機。」他顯然深刻感受到民進黨當前危機深重,此時若不挺身而出,恐怕後悔就太遲了。但他也強調要進行一場君子之爭,如果輸了,也會全力幫蔡英文輔選。

期盼這場總統初選成為政黨初選的典範

進行中的2019民進黨總統初選肯定是一部劇力萬鈞的歷史大戲,結果雖已呼之欲出,但過程仍撲朔迷離,許多人正提心吊膽。距離實施全民調時間已經剩不到十天,目前卻還在協調期間,氣氛相當詭異;蔡陣營頻頻出招,賴陣營則見招拆招,小心應戰。這是一場前所未見的民進黨總統初選,一方是民意支持度長期低迷但又不甘心只做一任的現任總統蔡英文,一方是民進黨內人氣最高的前行政院長賴清德,選舉結果將對2020總統大選及整體台灣政局和人心產生巨大的影響。我期盼蔡賴之爭,能成為君子之爭,能成為爾後政黨初選的典範,創造出台灣民主的偉大時刻。

表一:台灣人對韓、柯、賴、蔡的感情溫度。
表一:台灣人對韓、柯、賴、蔡的感情溫度。

*作者為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前台灣政治學會會長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