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當賴清德成為蔡英文的「敵人」

2019年04月09日 07:20 風傳媒
一旦協調破局,蔡英文(右)將與她的前任行政院長賴清德(中)進行辯論,初選爭勝。(郭晉瑋攝)

一旦協調破局,蔡英文(右)將與她的前任行政院長賴清德(中)進行辯論,初選爭勝。(郭晉瑋攝)

政治極為現實,必然殘酷,對專業從政者(政客)而言,「政治(選舉)是一時的,朋友是永遠的」,剛好要倒過來說:「政治(權力)當然是永遠的,朋友只能是一時的」;而且,揭穿「政治老實話」的永遠是「朋友」,當朋友揭穿政治真面目之後,朋友,立刻轉身成為「敵人」,此刻陷入民進黨初選之爭的蔡英文與賴清德,大概就在這敵友一線之間,兩人共同的疑問或許是:我們曾經為朋友嗎?

嚴格來說,蔡、賴二人或是同黨同志,於政府是共事的僚屬,儘管在憲法上蔡賴應為「兩頭大」,但是,民選總統幾乎做不到把行政權完全放給行政院長,蔡英文的第一任院長林全,有充分共事經驗、互信和默契,林全基本不碰觸民進黨權力問題,他能享有一定程度的人事權,諸如財經官員和行庫董總;蔡英文的第三任院長蘇貞昌,是她的前輩、前長官,素有心結反倒讓她「不便插手」,特別是蘇貞昌是在民進黨九合一大敗,賴清德堅持求去的情況下就任,就像賴清德初就任,蔡英文只能放手讓賴二修勞基法一般,此刻的蘇當然比當時的賴更強勢,蘇不必每事報,蔡英文也沒有餘地每事問或每事管。

對比之下,因為九合一選舉組成的賴清德「戰鬥內閣」,夾在中間最顯尷尬,他沒有十足的人事權,儘管他從台南拉上來的人也不少,但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安排的比他更多;他要求二修勞基法,抗議依然不斷,而且,敗選掛帳不知該怪蔡英文一修還是賴清德二修?但至少勞基法是枱面上賴清德主導的修法,僅此一案之後,實在想不出來一年多,賴清德到底有多大決策權?但他不折不扣又是憲法明定的「最高行政首長」,用一句話就能堵住他的嘴:如果政策引民怨,你在位時為什麼什麼話都不吭?不辯不駁不阻止?促轉會、黨產會都是獨立機關,且都是總統人馬,不論組織條例有違憲之虞,或機關有東廠化之實,蔡英文真的牽拖不到賴清德,包括只辦藍不辦綠的英系監委、不接受政治爭議釋憲案的司法院,全都是蔡英文之過,那台大校長人事案胡鬧一年呢?蔡、賴到現在沒人承認,到底是哪個人的哪根筋出事,才會搬演出這麼一齣拖棚的戲?

賴清德(右二)目前清楚表明不考慮「蔡賴配」,堅持走完初選。(柯承惠攝)
賴清德(右二)目前清楚表明不考慮「蔡賴配」,堅持走完初選。(柯承惠攝)

賴清德挑戰蔡英文確實出人意表,因為他悶聲不吭憋了一年多,竟在蔡英文志得意滿認為黨內無人可以與之競爭初選的時刻,「突襲」成功,但是,賴清德用什麼說服他會比蔡英文更適合做為國家領導人?會廢掉促轉會、黨產會的任務編制?會廓然大公提名監委和大法官等獨立機關人事? 還是會有與蔡不同的能源政策和兩岸政策,以利拚經濟?截至目前,完全看不出來。

賴清德自述投入初選的使命和理由:「二0二0大選,攸關台灣主權」,他是為了「捍衛台灣主權」而戰!這個理由真的太神奇了,因為這正是民進黨的一貫套路,九合一選舉全黨從黨主席(總統)以降,只要能在輔選台上露臉講話的,無不倒背如流,蔡英文能在敗選後立刻整軍再出發,不過多了一個「辣台妹」名號,內涵沒多一點也沒少一點;連號稱與賴清德「情同姐弟」的總統府秘書長陳菊言及憂慮賴清德挑戰蔡英文的理由也是:攸關台灣主權、國家安全和民主存續。

這就是政治!只有自己人「以己之矛攻己之盾」,更能彰顯其「矛盾」!

20190406-2019總統府音樂會,總統蔡英文與總統府秘書長出席音樂會。(甘岱民攝)
總統蔡英文出席總統府音樂會。(甘岱民攝)

揭穿主權話術的背後,只有一個真相:在權力面前,只有我行,別人不行!這個「別人」哪怕是同黨都不行。賴清德擔憂蔡英文不行,蔡英文認為賴清德不行,不是捍衛台灣主權不行,而且勝選不行。當民進黨把捍衛台灣主權這麼大一頂帽扣在政敵頭上時,比方說台北市長柯文哲,比方說高雄市長韓國瑜,他們絲毫不覺得有任何違和,九合一選舉後,台北還是台北,高雄是更歡樂的高雄,不論民進黨人如何酸韓國瑜的農漁產品訂單,台灣主權顯然完好如初。他們甚至不願意承認,即使前總統馬英九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星加坡會談,台灣主權也沒掉一塊肉。

這頂大帽子民進黨開始奉送給「自己人」的時候,會不會有一點難堪?這麼多年來,民進黨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用「台灣主權」(賣台)這個大帽子,吃定台灣人,但「難堪」二字大概不會出現在他們的辭典裡;令人好奇的是,他們會不會講著講著真的被自己覆述三十年不變的話術給騙倒了?他們因為相信所以焦慮?當蔡、賴爭相表演這套話術,以爭取黨內或獨派支持的時候,難道沒有一丁點清明的理性,看清真相:權力欲的真相。

蔡英文拒絕和賴清德辯論,理由竟是會給中共見縫插針的機會,完全不知所云。或許她看到了真實,總統與前院長辯論的確尷尬,但是當不具名所謂「高層人士」,指現行初選是為蔡英文量身打造(無人競爭,快速通過),突然有了競爭者,再照這個辦法對蔡英文不公平,又戳破了另一個假相:民進黨並不那麼民主─重點是,這樣的改變是自蔡英文而起,並非民進黨的傳統;政黨提名現任優先是一個不難理解的道理,但是,蔡英文既要保持一個初選的開放態度,就得承擔競爭者挑戰的後果。這是政治的殘酷,矯情不可能得到一切,不是憲政體制建構蔡賴困境,而是民進黨,活生生地用話術坑了自己。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