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自有選擇,不要擅於權謀的政客:《看見印尼》選摘(2)

2019年04月20日 05:10 風傳媒
人們希望的不是過去擅長權謀的政客型人物,而是他們心目中最理想的人選來帶領人民朝理想生活改變。圖為印尼搭乘普通號列車的人們。(玉山社提供)

人們希望的不是過去擅長權謀的政客型人物,而是他們心目中最理想的人選來帶領人民朝理想生活改變。圖為印尼搭乘普通號列車的人們。(玉山社提供)

印尼政黨依其黨綱概分成兩大類,其一為以民族意識形態為黨綱的政黨,包括俗稱牛頭黨的鬥爭民主黨(PDIP)、俗稱榕樹黨的從業黨(Golkar)、大印尼行動黨(Gerindra)、民主黨(PD)、民族民主黨(Nasdem)、民心黨(Hanura)等。其二為以伊斯蘭教義為黨綱的政黨,包括國民使命黨(PAN)、民主復興黨(PKB)、公正福利黨(PKS)、建設團結黨(PPP)與星月黨(PBB)等。

以政黨政治為根本的印尼國會選舉過程中,選民得選政黨,同時也選國會議員候選人。作業方式首先根據各選區省份人口總數佔印尼總人口數的比例,從國會總共560席的國會議員名額中,按比例配置各選區國會議員席位。

2014年的國會議員選舉中,以西加里曼丹省為例,該省人口總數僅佔印尼總人口數比例的1.85%,因此在560個國會席次中,按相對比例原則,僅配獲10個國會議員席次。

依據該省合格選民選黨又選人的投票結果,先分別統計各政黨得票數與候選人得票數,但以各政黨得票數佔總投票數的比例分配國會議員席位。例如,該省前山口洋市長黃少凡(Hasan Karman),2014年以大印尼行動黨的身份出征,得票數雖屈居該黨第2,但高達3萬7千659票,只因該黨得票比例佔總投票數的9.53%,僅獲配1席國會議員名額,所以他只能黯然宣告高票落選。

反觀,代表民族復興黨的張育浩(Daniel Johan),雖僅獲得2萬8千6百零8張選票,但排名該黨首位,並在該黨亦僅配獲1席國會席位的情況下,順利當選。

代表民族復興黨的張育浩(Daniel Johan)雖然得票沒有其他黨的候選人高,但因為位於黨內第一也順利當選(取自Daniel Johan臉書)
代表民族復興黨的張育浩(Daniel Johan)雖然得票沒有其他黨的候選人高,但因為位於黨內第一也順利當選(取自Daniel Johan臉書)

所以,在這種以政黨為取向的選舉運作方式中,各省選區最終選出的國會議員,通常只代表黨意,不見得能代表各選區的真實民意,也往往讓黨意凌駕於民意之上,頗受詬病與質疑。

政黨合縱連橫的迷思

根據印尼憲法規定,國會議員選舉中能獲得全國總投票數的25%,或能在國會5百60個總席位中拿下20%席位(1百12席)的政黨,才有資格單獨推出該政黨的總統暨副總統候選人。否則只能與其他政黨聯盟,讓該政黨聯盟在國會的席次超過20%,才有資格聯合提出其總統暨副總統候選人。

2014年的國會議員選舉結果,在1億3千多萬合法選票與國會560個總席位中,沒有任何一個政黨的得票數與國會席位達到憲法規定的門檻,因此都必須與其他政黨聯盟。

政黨聯盟結果:第1組由獲得1千4百76萬張選票(11.81%,73席國會議員)的大印尼行動黨(Gerindra)主席波拉博沃與獲得948萬選票(7.59%,49席國會議員)的國民使命黨(PAN)主席哈塔聯盟,搭檔競選正、副總統。支持該聯盟的政黨尚包括公正福利黨(PKS,40席國會議員)、建設團結黨(PPP,39席國會議員)與未獲國會議席的星月黨(PBB)。雖然從業黨(Golkar)在國會選舉中獲得1千843萬張選票(14.75%,91席國會議員),但該黨主席阿布里薩‧ 巴克利(Aburizal Bakrie)不孚眾望,難獲其他政黨支持,只好在總統大選前選邊投靠第1組聯盟。另獲得1千272萬張選票(10.19%,61席國會議員)的民主黨(PD 或Demokrat),剛開始在總主席兼最高理事會主席蘇希洛(Susilo Bambang Yudoyono)總統的決定下,表示該黨不參與2014的總統與副總統競逐,也不參與結盟,但卻在選前宣佈投靠第1組聯盟,期待有機會於選後分得一杯羹。

第2組聯盟由獲得2千368萬張選票(18.95%,109席國會議員)的鬥爭民主黨總主席梅嘉娃蒂(Megawati Soekarnoputri)主導,提名該黨佐科威與從業黨前主席尤淑夫‧ 卡拉搭檔競選正、副總統。支持該聯盟的政黨包括民主復興黨(PKB,47席國會議員)、民族民主黨(Nasdem,35席國會議員)及民心黨(Hanura,16席國會議員),期待透過政黨與施政理念的結合,為印尼政黨政治開創新局,為人民謀福利。

以伊斯蘭教為黨綱的政黨, 在2014年的國會選舉中表現出色, 總共囊獲175席位,約佔總國會席次的32%,包括國民使命黨(PAN)49席、民主復興黨(PKB)47席、公正福利黨(PKS)40席、建設團結黨(PPP)39席,再加上這回得票未超過3.5%,號稱60年代初被解散的第一大伊斯蘭政黨—瑪斯友美黨繼承者的星月黨(PBB),如能整合籌組政黨聯盟,應有機會推出自己的總統人選,至少能在總統大選中形成一股決定性力量。但因整合不成,民主復興黨決定向佐科威靠攏,伊教團體本身又推不出適任的總統人選,最後不了了之。

選舉結果證明,僅佔國會總席位37%(207席)的佐科威與尤淑夫‧卡拉4黨聯盟,在2014年的總統暨副總統大選中,憑著對理念的堅持與凝聚,真的贏了坐擁國會總席位63%(353席)的波拉博沃—哈塔7黨聯盟。也說明了空有政黨聯盟的支持,似已無法充分反應人民的支持意願與程度。

(右下)貧民窟女孩 左圖為三輪車夫,看見印尼(玉山社提供)
印尼在2014年總統大選中不同以往選出理想型領導者以求改變。右下為貧民窟女孩,左圖為三輪車夫。(玉山社提供)

過往印尼政壇的合縱連橫傳統與迷思,在2014年的總統暨副總統大選中遭到嚴峻的挑戰,多數人民選擇了他們心目中的理想人選,而不是擅長權謀的政客型人物,也期待這位理想型領導者能帶領印尼走向更理想的未來。

《看見印尼》立體書封(玉山社提供)
《看見印尼》立體書封(玉山社提供)

*作者為退休外交人員。本文選自作者新著《看見印尼:橫跨赤道的彩虹國度》(玉山社)。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