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妖魔化所有的老師就可以成就台灣的教育嗎?

2019年04月12日 05:40 風傳媒
作者認為,教育已經到了不得不改的嚴重地步,「誤將多數兢兢業業、盡心盡力於教育崗位的老師們當成需要綁在火柱上受死的巫師或巫婆」。(示意圖/取自Pixabay)

作者認為,教育已經到了不得不改的嚴重地步,「誤將多數兢兢業業、盡心盡力於教育崗位的老師們當成需要綁在火柱上受死的巫師或巫婆」。(示意圖/取自Pixabay)

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無奇不有,任何光怪陸離、本末倒置的亂象層出不窮,竟自也「豐富」了我們的日常生活。舉一個近期發生的怪事來看就好,有一個號稱是全國性的家長團體在報紙投書,光看標題就讓人十分驚悚─〈教室裡的加害者〉。光看到這種標題,不用說,這個加害者一定又是在講老師,因為我們這個社會習慣對老師集體獵巫,彷彿每一個老師都是十惡不赦之徒。果不其然,還沒看完整篇內文,就已經讓筆者腦海中頓生一大堆疑問,茲申述如下:

首先,為文者署名是「全國家長團體聯盟理事長」,經查,彭理事長曾任台中明道中學第11屆家長會長,而現任是第14任,想想彭理事長的小孩應該已經脫離學生階段、長大成人很久了,結果,她現在卻貴為全國家長團體的領導者,這不是很怪嗎?難道一個已非家長身分的人,居然可以對教育政策介入這麼深,然後打著家長的旗號,試圖去影響別人家的小孩,再怎麼也說不過去吧!不過,在寶島台灣,似乎任何人都可以對教育說三道四,自吹自擂,彷彿每個人都是教育專家。此一怪象倒也常見,只是,正常嗎?

再者,揆諸中華民國的教育史,打自民國83年的「410教改大遊行」伊始,揭開了一連串號稱「教育改革」(簡稱「教改」)的序幕,至今已迄25年,然而,教改這麼多年下來,究竟我們台灣社會上是普遍認為教育改好了呢?還是改壞了?直接到教育現場最真實。現在只要到任何國中七年級的教室去看,這些剛進入國中階段的學生近乎全面性地呈現放棄學習的狀態,不交作業者眾,比例之高,令人咋舌,更別說有沒有基本帶著走的能力或素養了。為什麼會這樣?

政治大學教育學系周祝瑛教授語重心長地告訴我們,台灣所謂的教育改革,「在主事者不了解本土文化的特色,又漠視人類智能的差異之餘,透過台灣政治解嚴、社會渴望鬆綁之際,提出許多民粹主義式的口號,再借助行政資源,強行推動一系列未經試辦、評估而又互相矛盾的改革措施」。結果最大的「成就」就是「製造出一批靠教改攫取權力的『新階級』」,他們「主導教育政策、影響人事異動、掌握資源分配」;甚至「學理上不具正當性的教育政策,也被包裝成為『教育改革』,直接搬入學校甚至課程教材中」,至於「校長、老師與學生卻往往沒有表達意見的機會」。

正是這些年來,外圍團體、教改人士們的胡亂教改,改得校園裏頭千瘡百孔、凹凸不平,使得學生沒有基本能力,老師沒有教學成就感。而今,這些「熱衷」於教改的人又來了,指著老師說:「你,就是教室裏頭的加害者!」這種指控真是何其殘酷與無知哪!現在的老師,被多年教改下來的結果,不但喪失了教學主動權,也沒有了管教學生的有效辦法,彷彿就是一個被五花大捆、然後推上戰場的士兵,請問,他將如何戰鬥?

緊接著,校園裏頭有沒有不適任教師?絕對有。但是請問認定的標準何在?碰到性平或霸凌這一類的案件,只要有徵兆,在進入覺察期時,學校就必須通報教育主管機關,然後進入後續的處理流程。這一類的事件,只要是證據確鑿,通常是無法包庇掩護。可是,所謂的「教學不力」或「無法勝任工作」呢?可有明確的指標或特徵可以依循?這就是客觀現實,我們真的難以量化一個客觀正確的標準來篩選出這一類的不適任教師。這絕對不是彭理事長文中所言:「針對疑似教學不力、無法勝任工作的不適任老師,是可以由學校提送專審會調查,然專審會調查完成後,還是得回到原學校教評會做成決議。由此可見,修《教師法》針對草案第九條第三項,關鍵仍是在教評會處理不適任教師案時,須增聘學者專家以『避免師師相護的為難』。」「師師相護」似乎就成了問題的關鍵因素?彷彿這一切教育之有罪,就是罪在老師?這若不是刻意栽贓、扣帽子,就是對於教學現場實際狀況的無知。

今年九月即將上場的108課綱,很顯然地,這次的主事者是打算模仿芬蘭2017年開始實施的最新教改方案─素養指標,即便芬蘭多年來已是全球教育改革成果豐碩、進步恢弘的領頭羊,但是,一味地模仿人家的皮毛,不考慮兩者之間的先天條件差異,難道真的不怕畫虎不成反類犬嗎?要言之,芬蘭的師資培育制度是集中在8所大學的教育學院,而且必須是碩士等級。由於在芬蘭,教師的地位崇隆,堪比律師及醫師,雖然薪資不是很高,但是受到整個社會的肯定與尊重,於是每年只有百分之十的高中畢業生得以擠進這個師資培育的搖籃。反觀我們,早早就將師範體系打破,造成現今師資水準之惡化與不齊。再談到芬蘭教師因為地位獲得廣泛的尊重,不會動輒受到家長及社會上無謂的雜音干擾,教學得以自主,自然創造出這些年來該國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 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所舉辦的國際學生評估計畫(International Programme for Student Assessment, PISA)評比屢屢名列前茅的佳績。出身芬蘭、最了解芬蘭教改事宜的《芬蘭教育這樣改!》一書作者帕思.薩爾柏格(Pasi Sahlberg)教授點出了這種教育成果及殊榮的核心關鍵因素之一,那就是「有系統地發展令人尊重且非常有趣的工作環境,讓芬蘭教師與領導者能在教育體系裡如沐春風」。看看別人,想想自己,我們真的有提供給台灣的師生這樣子友善和諧的教學及學習環境嗎?

我們的教育沉痾已重,已經到了不得不改的嚴重地步,然而,絕對不要任由「吃香灰治病」這一類神棍式胡亂教改方案肆虐,誤將多數兢兢業業、盡心盡力於教育崗位的老師們當成需要綁在火柱上受死的巫師或巫婆,教師團體當中,難免有些濫竽充數的不適任傢伙,但是,研討出一套適當合理的師資培育制度,再佐以客觀有效的退場淘汰方案,如此一來,方能激勵所有第一線為我們衝刺教育的教育人員,讓他們以身為教師為榮,以教育為樂,這樣方能讓我們殘敗的教育起死回生,殷鑑不遠,「芬蘭經驗」就是我們最佳的典範!

*作者為國中教師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