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芳蘭生門不得不鋤,看蔡大小姐「做掉功德」

2019年04月14日 05:40 風傳媒
蔡英文的領導罩門,在初選「一次回饋」。(柯承惠攝)

蔡英文的領導罩門,在初選「一次回饋」。(柯承惠攝)

蔡賴之爭,愈演愈烈,為了面子,為了權位,為了大小姐的千秋萬世,民進黨延後初選時程。傳言「蔡皇」甚至在閉門會議中,拒絕與賴清德辯論政策路線,因為賴曾是宰相,「帝」與「相」互打嘴炮,成何體統?輿論批之「民主退步黨」,將程序正義總統視若無物,將民主精神棄如敝屣,但這觀點角度還真沒營養,什麼時候,台灣政客們將民主真當回事了?尤其是民進黨。

土匪政黨,還講什麼禮義廉恥?所謂「民主進步」,本就是土匪窩的自我標榜,當真的人不過是傻。

不知何時開始,大陸民間也流傳了一句話「民進黨真小人,國民黨偽君子」,此語背後的含義,就是國民黨比民進黨更壞,更陰險,陰壞到骨子裡去了。然而,此言誠不符實情,正確地說,民進黨既是真小人,亦是偽君子,例子俯拾皆是,隨便撿一個現成的,蔡皇云:「歷史會證明,因為堅持改革和主權,現在的傷口,將是未來公道評價的勳章」。這不正是偽君子會說的話嗎?

事實是,所有蔡皇主導的重大改革,傷口都在人民身上,這就是苦民大眾希望妳儘速成為「歷史」的主因。賴清德所代表的深綠基層,並不完全是台獨意識形態沒在本朝得到滿足,現成的例子,中南部農漁民「造反」,無論從什麼角度看,主因都不是「獨不了」,而是接近「活不了」。完全執政後許多選民才知道,原來這個黨,只會打砸搶,而無能於安天下。

蔡皇不服氣倒也可以理解,因為賴宰這一反咬,等於把自己宰相任內的鍋,都甩給了她,明明是共犯結構的跳船行為,還有臉講「承擔」?然而,台灣政治體制就是總統獨大,行政院長早遭矮化為幕僚長地位,蔡皇若非真心想大權獨攬,早該推動內閣制,以免萬方有罪,罪在朕躬,但妳沒這麼做,只想繼續享受體制上有權無責的好處,能怪宰相甩鍋嗎?

20190409-前行政院長賴清德9日下午舉行個人談話。(蔡親傑攝)
民進黨延後初選時程,讓民調超前的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大不利。(蔡親傑攝)

一切都得在權力的光譜上理解,土匪執政,爭權奪利的方式就必然是土匪作風,在現下這個權力傾軋的亂局裡,勤王之師哪會顧及什麼程序正義?有實力的權臣,自然也會在亂中牟利,這會兒不是又出現一個多爾袞.蘇了嗎?

蘇貞昌趁蔡英文需人孔急之時,先斬後奏,一夕搜刮了公股8大銀行董總的位置,將金脈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上。這些董總位置,一向是總統酬庸簿裡的頭等艙,也是其權勢的象徵。蔡皇讓權臣予取予求,而此權臣還是蔡所憎厭之對象,割股求生至此,也算昏君悲歌,人民之大不幸,歷史始終上演同樣戲碼,什麼政治制度都一樣。

8大公股銀行是台灣金融業的股肱,佔金融市場資本五成,根據去年麥肯錫發布的金融報告,台灣八大公股之資產與存放款餘額一路下滑,其股東權益報酬率(ROE),手續費收入淨收益占比平均值,人均淨收益平均值,分行淨收益平均值等四大指標皆不如民營銀行。

在全球競爭壓力下,這8大行庫已不具備國際競爭力,原因就出在人謀不臧的官股生態。官股比例事實上只有2-3成,這些行庫卻時常為了配合政策,而進行高風險投資。蔡皇治下,如新南向,風電太陽能等高風險領域,皆為民營銀行有所疑慮者,於是便由這些屬於上市企業的8大行庫承擔。人謀不臧,甚至終成政治醜聞,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慶富案」。

換言之,民脂民膏是在這種金權政治裡轉移到特定人士與特定政黨手裡,還有輿論抨擊郭台銘若主政台灣將將進入金權政治時代,實在可笑,現在就是金權政治的腐敗高峰期。多爾袞.蘇掌控金脈,說不為選舉,或不為私人黨內派系所用,以作為內鬥外鬥之資本,誰又能信?

所以不要再裝民主進步了,土匪們正在幹的,其實就是變相恢復黨國體制。

既是真土匪,又是偽君子。

賴,蘇前後兩任宰相的權勢落差,可見蔡英文的權勢城牆正在崩解,而愈是如此,挑戰者處境也愈危險。古代皇帝的忠誠鐵衛,宦官也,蔡皇與「英派」當朝權貴的關係亦可類比之,皮之不存,毛將焉附,什麼程序正義,民主精神都是假的,「油水」才是真的,自然對大小姐呵護備至,而手段是否公平正義,則屬最不需要計較的東西。除了這一層皇帝核心圈,其餘權臣強藩,則意在割據,各個擁兵自重,成就一幅千瘡百孔,搖搖欲墜的黨國眾生相。

20190315-行政院長蘇貞昌15日於立院總質詢結束後致詞感謝。(顏麟宇攝)
行政院長蘇貞昌強勢主導,和賴清德時期迥然不同。(顏麟宇攝)

 

在民進黨中央決議延長初選後,挺賴之獨派大老吳澧培不滿地嘲諷「乾脆戒嚴」。其實一般預測,蔡皇若支持度始終低檔徘徊,走險棋挑釁大陸,將台灣推入兵兇戰危的境地,不是不可能,宣布戒嚴也不意外。恢復黨國體制,就是戒嚴前的佈局,與戒嚴後的結果,而從NCC對「中天」下手開罰,各種綠網軍在網路上的肆虐,已經看到言論自由環境的限縮,與對黨國體制的懷舊。

故而,在完全執政以及「帝宦結構」下,若蔡英文往黨國體制的方向推進,處境最危險的並不是國民黨與韓國瑜,而是賴清德。

三國故事裡有這麼一則,蜀國官員張裕因為常出言不遜,使劉備懷恨在心,有一次逮到了機會將張裕收押並決定處死,諸葛亮惜才而上表為張裕求情,但劉備堅決要搞死這個嘴炮,便這麼對諸葛亮說:

芳蘭生門,不得不鋤。

意思是,蘭花雖然美麗,但生長在門口,擋了路,礙了眼,不得不剷除之。賴清德參選,對蔡英文而言就是芳蘭生門,不除不快。連多爾袞.蘇將金脈納入囊中,蔡皇都能摸摸鼻子認了,可見大小姐是不會認輸的,無論初選結果是什麼。

民進黨搞初選,在大選中從來沒贏過。蔡英文操作這概念,根本就是在壓迫黨中央改成徵召,也意在威脅賴清德,不要以為民調支持度高就能快活上位,甚至等於間接昭告天下,權勢才是一切,民主程序不過是在服務權勢者。

賴清德人稱「賴功德」,蔡大小姐現在的生命重心就是「做掉功德」,此時也是各種豺狼虎豹宣示效忠以爭搶蔡皇資源的大好機會。隨著發展愈形扭曲,黨內也一定會有看不下去的黨員,這個黨,或許也就在最富貴之時,宿命般地分家。

儲君挑戰現任君王,乃大逆不道,這是多麽封建的思想?但蔡英文現在的所作所為,就是這麼封建。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