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僅40卻被說「你是我看過最老的gay」 問卷揭同志困境:老了怎麼辦,找不到答案…

2019年04月17日 13:33 風傳媒
今(17)日台灣同志諮詢熱線發佈首份同志老年議題問卷調查,很多同志憂心老年生活陷入困境,圖為2018台灣同志遊行,主人帶柴犬一同參與。(顏麟宇攝)

今(17)日台灣同志諮詢熱線發佈首份同志老年議題問卷調查,很多同志憂心老年生活陷入困境,圖為2018台灣同志遊行,主人帶柴犬一同參與。(顏麟宇攝)

為何老年同志在台灣社會常是被「隱形」的?今(17)日台灣同志諮詢熱線發佈首份同志老年議題問卷調查,談起老年同志困境,熱線社工主任鄭智偉表示,很多人說他是自己「看過最老的gay」,問題是:「我才40幾歲耶!」儘管熱線目前設有老年同志小組,社會對於年老的同志確實缺乏認識、更不知道需要什麼、怎麼辦,而問卷調查目的即是讓社會正式包含同志在內的高齡化議題。

長期訪談老年同志生命故事之熱線理事喀飛表示,目前政策長照規畫其實看不出老年同志社群長什麼樣子,連同志社群自己都不了解老年同志,雖然熱線長期推動老年議題,但其實老年同志還是不易接觸,就算好不容易找到了也難以建立信任關係,這從問卷填答者的狀況也可見一斑,9成以上的填答者都在50歲以下,談的是填答者面對10年、20年以後老了要面對的問題。

過半受訪者認為同志身份讓老年生活充滿不確定性

而熱線老同小組成員、問卷分析者楊智鈞指出,有過半受訪者(55%)認為因為同志身份讓老年生活充滿不確定性,55%受訪者同意時常擔憂老後生活問題、47%同意對老後生活充滿擔憂、51%認為同志圈確實對老年同志不友善,至於老後陪伴的需求,老後是否要有人(對象、朋友、伴侶、家人)共同生活,同意者高達86%,可明顯看見同志對於陪伴之需求。

儘管多數人都不希望老後孤單,問卷也顯示,同志朋友擔憂老後要認識其他同志朋友是件很困難的事,同意「維持社交跟認識新朋友很花心力」的受訪者有88%、同意網路與交友軟體容易冷落年長者的有82%、同意用網路跟通訊軟體認識朋友有困難者有88%,而大部份老年同志認識的其他同志朋友也幾乎是自己年齡層相仿,很難認識更年輕的朋友。

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理事喀飛,於21日發表安樂死合法化議題的網路問卷調查結果(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提供)
今(17)日台灣同志諮詢熱線發佈首份同志老年議題問卷調查,圖為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理事喀飛。(資料照片,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提供)

擔心老年再面臨「入櫃」壓力 9成同志支持「政府定期公佈同志友善同志機構」

高達90%填答者同意「政府定期公佈同志友善同志機構」係合理要求,而熱線理事喬伊指出,有受訪者擔心自己會變成「又老又窮」的同志、連房東都不敢租屋,若是要到長照機構、碰上沒有性別平等意識的照護員,又會擔心自己必須再度「入櫃」隱藏同志身份,也因此有些老年同志甚至會刻意在房間貼滿女性清涼照片、偽裝自己是異性戀男子,避免老了被歧視會無力反抗這些對待。

喀飛補充,過去熱線引進一部美國老年同志紀錄片《沉默世代》,便描述一對老年女同志與過去從事平權運動的男同志戰友因為對方失能入住安養院而失聯,該名男同志擔心照顧者不能接受其同志身份,決心與過去同志友人斷絕往來,女同志也是在其過世後數個月才知道死訊──老年身體失能需要照顧、被迫重新「入櫃」,這般情節,喀飛說在台灣的老年同志身上也可以看到。

一名受訪者也回答:「如果長照機構性別教育不足,老年同志要面臨再度『入櫃』的壓力。」一名老年跨性別者更填答:「看護員對我跨的身體因為不了解,而有不禮貌。」

44%同志願意把財產留給無血緣但信任的朋友

該如何給同志更友善的老後生活?據問卷結果,有44%同志願意把財產留給無血緣但信任的朋友、35%願意留給一起生活的對象,對此楊智鈞表示,這意味著填答者認定的陪伴者不一定是伴侶或有血緣者,雖然還是高達88%填答者希望跟伴侶一起住,但也有82%受訪者贊同共租或共構「彩虹公寓」的形式、59%認為可以跟其他同志伴侶一起租屋、56%可接受以同志住戶為主的安養機構等,一名受訪者也回答:「希望有類似彩虹公寓,與好友們互相照顧、曬太陽、聊天,由照護員協助就醫或生活不便之處。」

促進長照機構性平意識、提供同志社群交朋友與相互扶持的居住地或網絡,這是老年同志需求的一部份。鄭智偉最後補充,問卷只是一個理解老年同志社群開始,期盼能開啟對話,而更長期改善同志處境的關鍵之一還是在教育:「如果我們長期有同志不能教、不能談的意識形態,等於告訴社會大眾同志不該有平等的權利;我們希望每一個同志的老年生活,是活在台灣被平等照顧的社會。」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