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歐洲歌唱大賽 烏克蘭選手唱出克里米亞血淚奪冠

2016年05月15日 17:47 風傳媒

來自烏克蘭的歌手賈瑪拉(Jamala)成功在2016年歐洲歌唱大賽(Eurovision Song Contest)上奪得冠軍,並用她的歌聲娓娓道來1944年在克里米亞半島(Crimea)上發生的故事,當時前蘇聯政府(Soviet Union)的大獨裁者史達林(Josef Stalin)如何用「協助納粹德軍」的罪名,放逐島上19萬名克里米亞韃靼人(Crimean Tatars),形同進行「種族滅絕」。

賈瑪拉用她抑鬱的嗓音,在開頭唱著:「陌生人就這樣進來,他們闖進你的家,他們殺光全家人,但卻說,我們沒罪,沒罪」(when strangers are coming, they come to your house, they kill you all and say, ‘we’re not guilty, not guilty.)

曾祖母的血淚史

現年32歲,原名為蘇珊娜.賈瑪拉迪諾娃(Susana Jamaladinova)的她是半個韃靼人,這次歌曲靈感來自於她的曾祖母在1944被放逐的血淚史,同時她提到,這首歌也關係著2014年的克里米亞危機:「這兩年是我生命中最痛苦的時間,想像一下,你是位才華洋溢的歌手,但你卻不能回家,只能從視訊軟體上看著已高齡90歲的祖父。」「我能怎麼辦?只唱著動聽的歌,然後忘掉這一切嗎?不可能!」

延伸閱讀:《克里米亞小檔案

夾縫中求生存

自烏克蘭獨立後,克里米亞便成為烏克蘭境內唯一的自治共和國,行政上僅分離於位於半島西南方的港市塞凡堡(Sevastopol),但在2014年趁烏克蘭政局動盪不安時,島上親俄羅斯的民兵佔領克里米亞議會,並自行選出總理,向俄羅斯求救希望能派兵進駐。

同年3月16日克里米亞舉行公投,決定是否從烏克蘭獨立,加入俄羅斯聯邦,但烏克蘭憲法法院早於14日判決「這是一場違憲的公投」,依照烏克蘭憲法,必須經由全國性而非地區性的投票,才能決定領土的更動。然而最終卻以96.6%的票數,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自行宣布「脫烏入俄」。

延伸閱讀:

克里米亞公投在即 韃靼人捍衛家園

《克島公投》結果揭曉:加入俄羅斯聯邦

然而,這96.6%同時也代表著克里米亞韃靼人在島上的弱勢,根據統計,克里米亞半島上的俄羅斯人佔了56%,烏克蘭人24%,而曾遭放逐的韃靼人在爭取回歸祖國後,也僅剩下約12%,調查也顯示,島上約三分之二的人口屬於外來移民,且每5人中就有1人來自前蘇聯。

克里米亞韃靼人面對曾是最愛家園,在遭遇放逐後回歸,依舊得面臨過去讓他們遭遇苦痛的元凶,俄羅斯的佔領、成為俄國的一員,這支位居劣勢卻團結的民族,終於能在這次的比賽中,藉由賈瑪拉的歌聲重新得到國際的重視。

「韃靼人的驕傲」 

這次烏克蘭選手奪得冠軍,是繼2004年以來的第二次,也成功讓他們在明年的比賽中,取得主辦國的位置,同是克里米亞韃靼人的記者艾德(Ayder Muzhdabaev)也在他的臉書寫下「這一天是屬於韃靼人的驕傲」(翻譯自原文)。

雖然過去歐洲歌唱大賽裡有明文規定,禁止「在歌詞、演講及在任何手勢中參雜關於政治性的議題」,像是喬治亞選手在2009年的參賽歌曲《別插手》(We Don’t Wanna Put In),明顯在俄國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名字上作文章,也讓他們在當年喪失參加資格。

不過,這次賈瑪拉的歌曲被卻評審團認為,她在歌詞中並無直接置入任何明顯的歷史事件,因此順利通關,為此,賈瑪拉也表示:「歌詞中的每字每句都是事實。我一直深信如果你唱出事實、說出實話,就能打動人心」。

2016年,歐洲歌唱大賽將主題定為「團結」(Come Together),也適逢英國將在6月舉辦公投決定是否留在歐盟,在決賽開始前,主辦單位歐洲廣播聯盟(European Broadcasting Union,EBU)的主席戴坦爾(Ingrid Deltenre)也向《美聯社》表示:「我們正在對外界發出訊息,這個訊息代表著包容、坦誠和多元化。」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