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我的總統事業完蛋了,我會被搞死」《穆勒報告》讓川普的白宮醜態畢露

2019年04月19日 12:00 風傳媒
美國總統川普(AP)

美國總統川普(AP)

全球矚目的「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調查報告18日終於公之於世。《穆勒報告》雖然刪節了不少敏感資料,但仍然詳細說明2016年俄羅斯如何利用社群媒體駭客行動干預美國總統大選、想方設法將川普拱上白宮寶座。但世人更關注的是兩大關鍵問題與《穆勒報告》的相關說法:

一、川普競選團隊是否與莫斯科當局共謀、合作(conspire or coordinate)?
《穆勒報告》:儘管俄羅斯以干預行動幫助川普選戰,川普陣營人士對此也樂觀其成,30多人因此成為被告,但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及其團隊認為,沒有充分證據顯示雙方的接觸與互動達到「共謀、合作」的犯罪程度。

二、川普2017年1月20日就任總統之後,對於「通俄門」(Russiagate)調查工作,是否犯下「妨害司法公正」(obstruction of justice)罪行?
《穆勒報告》:穆勒及其團隊發現11項事件,顯示川普試圖利用其總統地位保護自己與屬下不被調查;但穆勒並沒有判定川普「妨害司法公正」,主要原因在於司法部長期以來認定「現任總統不能被起訴」,因此目前不宜對總統做出他無法在法庭上為自己辯護的指控。然而一旦川普卸任並失去司法豁免權,他還是有可能遭到起訴,《穆勒報告》已為此留下充分的證據。

通俄門調查報告,《穆勒報告》(AP)
通俄門調查報告,《穆勒報告》(AP)

兩個關鍵問題雖然各有「答案」,但其實都還餘震不斷,對2020總統大選影響極大。第二個問題尤其重要,不僅讓我們看到川普的白宮是如何醜態百出,甚至可能由餘震引發另一場大地震——彈劾總統。

穆勒上任讓川普恐慌

2017年5月川普開革聯邦調查局(FBI)局長柯密(James Comey)之後,他任用的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委請穆勒擔任特別檢察官,全權負責「通俄門」調查工作。根據《穆勒報告》,川普對穆勒上任大感挫折與恐慌,甚至對親信說:「我的天哪,太可怕了,我的總統事業完蛋了,我會被搞死。」

川普之後的種種作為也幾乎「實現」了自己的預言;他自己也大嘴巴公開承認,開革柯密就是因為柯密拒絕對他個人效忠、拒絕停止對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佛林(Michael Flynn)的調查。川普不斷嘗試安插對他忠誠的人士來監督「通俄門」調查工作;要求因為本身也涉案而迴避(recuse)的司法部長賽辛斯(Jeff Sessions)重新接管「通俄門」。

柯密 聽證會(AP)
美國FBI前任局長柯密出席參議院聽證會(AP)

尼克森末年的白宮重現華府

川普讓白宮成為一個摒棄常規、罔顧倫理、盛行欺瞞的政治叢林,不禁讓人聯想起尼克森(Richard Nixon)總統末年的白宮。川普的手下很少違抗他的意志,俯首甘為主子牛,但是他們有時面臨自蹈法網的高度風險,仍然不得不斗膽反抗。

川普曾要求白宮法律顧問麥耿(Donald McGahn)設法促成穆勒去職,但麥耿表明他寧可辭職,也不願充當「周末夜大屠殺」(Saturday Night Massacre)的劊子手。川普曾要求前競選總幹事李旺多斯基(Corey Lewandowski)要求賽辛斯設法終止「通俄門」調查,但李旺多斯基只敢透過第三者間接轉告。川普曾要求白宮幕僚長蒲博思(Reince Priebus)逼辭賽辛斯,但蒲博思陽奉陰違。

美國「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AP)
美國「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AP)

親信如驚弓之鳥,為自保仍需抗命

穆勒這份費時1年10個月、厚達448頁的重磅告,呈現川普兩年多來的總統生涯瀰漫著偏執妄念、不安全感、奸巧詭計,其親信面對總統大人頻繁的「發作」有如驚弓之鳥,因為川普會不斷逼迫他們對公眾說謊、否認媒體真實的報導、編製虛假的紀錄。

《穆勒報告》說:「總統企圖影響調查的種種作為,大部分都沒有成功,但主要原因在於總統的親信拒絕執行他的命令,或都拒絕服從他的要求。」

因此穆勒雖然沒有作出「川普涉嫌妨害司法公正」的指控,但是也絕對沒有為他「免罪」(exonerate)。報告中明白表示:「經過一番徹底詳盡的事實調查,如果我們有足夠的信心認定『總統並未妨害司法公正』,我們就會如此陳述。然而基於事實與可用的法律標準,我們無法作成這樣的判斷。」報告甚至「提醒」,國會有權決定是否針對川普的行為發動彈劾。

2019年4月18日,美國聯邦司法部公布「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的調查報告,部長巴爾舉行記者會。(AP)
2019年4月18日,美國聯邦司法部公布「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的調查報告,部長巴爾舉行記者會。(AP)

司法部長護主有功,民主黨不會罷休

儘管如此,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及其副手羅森斯坦手上,仍然做出「總統並未妨害司法公正」的跳躍式結論;畢竟巴爾早在上任之前就已為川普準備好避風港:主張總統大權在握,完全掌控聯邦司法部門(例如決定FBI局長人選),因此無論其「意圖」如何,總統在本質上就不可能「妨害司法公正」。

巴爾可謂護主有功,「沒有勾結、沒有妨害」(no collusion, no obstruction)也成為川普共和黨軍團的戰鬥口號。但484頁的《穆勒報告》顯然不是川普的護身符或遮羞布,對國會(尤其是眾議院)民主黨人而言反而有如一座彈藥庫,儘管彈劾總統是一項風險極高、後果難料的政治操作。報告公之於世,戰火方興未艾。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