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之子挑戰川普!楊安澤力推「無條件基本收入」:我當上美國總統,每人每月發3萬

2019年04月23日 09:05 風傳媒

雖然川普的總統任期才剛過半,多位民主黨人已經放眼2020年大選,表態有意問鼎白宮大位,而在一長串投入競選的名單中,楊安澤的亞洲臉孔格外引人矚目。楊安澤的父母皆來自台灣,身為民主黨史上首位角逐黨內初選的亞裔參選人,楊安澤已經寫下歷史,但他的核心政見更加獨樹一幟:實施全民基本收入制,透過發錢給所有成年公民解決自動化對就業的衝擊。雖然缺乏知名度,但楊安澤幾個月來急起直追,已經跨過民調門檻,即將站上6月的黨內初選辯論舞台。

父母都住台灣 楊安澤:我是川普的相反

楊安澤(Andrew Yang)現年44歲,其父母在1960年代自台灣赴美留學並落地生根,身為台裔美國移民二代,楊安澤在紐約土生土長,學業表現也相當優異,在常春藤名校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攻讀經濟學與政治學,之後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Columbia Law School),但在短暫擔任律師後轉換跑道,成為一名企業家。

楊安澤曾在出席活動時表示,他的父母現在定居台灣,自己幾乎每年都會來台探親,「我以身為台美人(台裔美國人)為榮。」他也曾經幽默地自嘲,自己就像是「川普(Donald Trump)的相反」——「我是亞裔,而且數學很好!」事實上,數學(math)正是造勢場合中楊安澤的支持者揮舞的標語之一,而川普在2016年當選總統,也成為楊安澤動念棄商從政的催化劑。

楊安澤在2011年創立慈善機構「為美國創業」(Venture for America),輔導青年創業,成功協助許多年輕人在沒落的中西部二線城市開展事業,更創造了數以千計的工作機會。這段經歷也彰顯了他與許多民主黨人不同之處:正視中西部「鐵鏽帶」(Rust Belt)藍領選民在產業外移、轉型下所面臨的困境。楊安澤認為,這些地區的就業市場不斷惡化,正是川普上次大選勝出的關鍵,而楊安澤主打的無條件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 ,UBI)政策同樣瞄準了這個重要的經濟問題。

機器人末日來臨 發錢就有解?

楊安澤在競選官網上表示,在機器人、人工智慧等自動化浪潮下,未來12年內將有3分之1美國人的工作被新科技取代,而工人又會是失業潮中受創最深的族群,但楊安澤不認同川普推動製造業回流的政策能讓美國再度偉大,提供職訓、管制移民也無法幫助中西部失業人口重返工作崗位。

楊安澤深信,自動化造成的產業結構改變無可逆轉,例如在自動駕駛車發展成熟後,恐造成數百萬名美國大卡車駕駛失業,足以導致社會動盪。楊安澤認為要解決美國面臨的機器人末日(robot apocalypse)危機,推動無條件基本收入制是更高瞻遠矚的做法,確保不只有科技業巨頭因自動化而受益,也才能維持一個穩定、公義且繁榮的社會,「如果其他候選人無意出面解決這個(自動化)問題,我會挺身而出。」

根據楊安澤提出的方案,凡是年齡在18至64歲間的美國公民,無論其收入及就業狀況,每月可以無條件得到政府發放的1000美元(約合新台幣30800元)收入。楊安澤稱之為「自由紅利」(Freedom Dividend」強調,這筆錢不足以完全支付日常生活所需,但卻能有效減輕財務壓力,讓每個人更加無後顧之憂地進修、求職,得以發揮長才。

楊安澤陣營也指出,發放基本收入能減少其餘福利支出,隨之增加的花費更有刺激經濟的效果,澄清全民基本收入制並非社會主義者的做法,而是如同楊安澤的競選口號「人性優先」(Humanity First),建立以人為本的資本主義體制,「這條路不左不右,而是向前走。」。此外,楊安澤的政見也包括實施全民健保制度、用藥除罪化等政策。

自去年11月向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遞交正式參選文件以來,楊安澤已在至少20個州募到逾8萬筆、合計約170萬美元(約合新台幣5244萬元)的捐款,更在代表民主黨出線的賭盤上排名第5,雖然最後入主白宮的機會渺茫,但楊安澤已成功博得選民關注,也讓全民基本收入議題浮上檯面,就如同他所說:「這是個前所未見的時代,我們勢必得迎接這些21世紀出現的挑戰。」。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