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為了「意識形態」把國家賣掉,真的值得嗎?

2019年04月28日 06:00 風傳媒
作者指出,整個趙國失手於秦國的過程中,最重要的關鍵應該是君臣之間的信任,絕非日前某些覺醒青年所言的「民調高的趙括,在長平賣掉了四十萬的趙國年輕人,發大財的郭開,在邯鄲賣掉了所有的趙國人」。(資料照,圖/imdb)

作者指出,整個趙國失手於秦國的過程中,最重要的關鍵應該是君臣之間的信任,絕非日前某些覺醒青年所言的「民調高的趙括,在長平賣掉了四十萬的趙國年輕人,發大財的郭開,在邯鄲賣掉了所有的趙國人」。(資料照,圖/imdb)

話說戰國時期,秦王嬴政能夠各個擊破六國,最後完成統一大業,究竟關鍵因素何在?筆者以為當從趙國這個障礙被突破講起。公元前262年,秦昭王攻打韓國,欲奪韓的上黨,韓王迫於無奈只得割讓上黨郡予秦以求和,但上黨太守馮亭抗命,寧可用計將上黨獻予趙國,以牽扯趙國進來秦韓之間的爭鬥。據《資治通鑑.卷五》記載,趙孝成王以告平陽君豹,對曰:「聖人甚禍無故之利。」王曰:「人樂吾德,何謂無故?」對曰:「秦蠶食韓地,中絕,不令相通,固自以為坐而受上黨也。韓氏所以不入於秦者,欲嫁其禍於趙也。秦服其勞而趙受其利,雖強大不能得之於弱小,弱小固能得之於強大乎!豈得謂之非無故哉?不如勿受。」之後趙王轉而徵詢平原君趙勝,平原君則是認為理當接收上黨郡。由此可知,趙王貪餮,不顧平陽君趙豹的勸阻,意欲將上黨占為己有。想當然爾,接收之後,秦國震怒,隨之兵燹掩至,逼得趙國必須派遣大將廉頗重兵進駐戰略重鎮長平(今山西高平)以抗拒秦軍。

值此持久對峙期間,廉頗看準秦軍長途征伐,後勤補給路線綿長,因而採取堅守不出的策略,以拖待變。秦國看出廉頗的用意,深感持久消耗下去的不安,於是採用反間計,讓趙王換掉廉頗,改派只會「紙上談兵」的趙括。接下來的慘劇就是發生震驚寰宇的「長平之役」,是役,趙國共計被坑殺約達四十萬兵眾之多,趙國從此元氣大傷,一蹶不振。但強大的秦國軍隊也死傷過半,使得大將白起意欲乘勝攻取邯鄲的建議,最後被秦昭襄王拒絕了。然而原先打算割讓六城求和的趙孝成王受大臣虞卿勸說,反悔不割地予秦國,並與其他國家交好結盟,使得秦昭襄王決心再次發兵攻趙。顯然當初趙王貪圖上黨之利,卻是接到了極其燙手的山芋!不過,這也看得出來趙國國君的德性,不懂得知人善任,充分授權,反而耳根子輕,易招人謠言離間,斲傷強將良相。

長平之戰遺址。(取自新華網)
長平之戰遺址。(取自新華網)

西元前258年,秦昭襄王不顧白起的反對,先後派王陵、王齕,前後投入約六十萬人進攻趙國首都邯鄲。趙國在老將廉頗的防守、國相平原君動員下,挺住秦軍的攻勢。公元前256年,魏、楚聯軍援趙,共同擊退秦軍,在三國夾擊下,秦軍受到重創,因而無力再戰,王齕敗走歸國,兩萬名秦軍被俘,秦國受此敗戰影響,東進攻勢受到阻止,受重創的趙國也因此獲得喘息之機。

好在趙國人才濟濟,雖然名將趙奢已死,儘管廉頗已經老了,但是趙國還有新生代的將帥之才冒出來,例如李牧和司馬尚等人。趙國本來可以生養休息、將士用命,圖謀再起的。豈料昏聵之君,必有奸佞之臣常相左右,即使是在國君更迭之後,還是一樣。西元前245年,廉頗奉命率軍攻打魏國,並已攻下魏國之繁陽(今河南安陽市內黃縣西北),正準備繼續向前推進,擴大戰果。同年,趙孝成王薨,趙悼襄王趙偃繼位。郭開怕廉頗再度立功,便陷害廉頗居功自傲,有不臣之舉,讓趙悼襄王罷免廉頗的兵權。郭開何許人也?原來他是趙悼襄王當太子時的伴讀書僮,他是個機靈的人,嘴巴甜,喜歡拍馬屁,自私自利。這樣的人,當然是個小人,十足的小人。一旦跟權力結合時,那殺傷力,堪比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是要誤國的。郭開憑藉著和趙王的關係密切,在趙國肆意收刮民脂民膏,謀取錢財,種種惡行,人盡皆知,許多人是敢怒不敢言,但個性耿直的廉頗卻不買帳。他在一次大型的宴會上,直接就對著郭開開罵了。郭開這個小人特別小心眼兒,他覺得自己被廉頗侮辱了,從此記恨廉頗。這一記恨,就記到了這時候。由於趙悼襄王十分寵愛郭開,對他言聽計從,再加上趙王本來就對廉頗沒有好感,隨後便剝奪了廉頗的兵權,讓樂乘代替廉頗的職務。廉頗心想自己為趙國立下了多少汗馬功勞,如今卻被這樣對待,盛怒之下攻擊樂乘,樂乘不敵逃走,之後廉頗離開趙國,投奔魏國去了。從此廉頗就在魏國待著,一直不得志。公元前236年,趙悼襄王薨,趙幽繆王趙遷繼位。這趙遷也是個昏君,居然啟用郭開為相國,這下注定又有不少忠貞之士要慘遭毒手了。秦王嬴政統治時期,接著又連續發動了對趙國的戰爭,趙國根本打不過。大臣們和趙幽繆王想到了廉頗,但覺「廉頗老矣,尚能飯否?」於是派使者前去探查,誰知使者以被郭開收買,居然回報說,廉頗已老,不能帶兵。廉頗因此失去了回到趙國的機會,抑鬱而終。

對外部形勢而言,秦國佔據了「關中」這個極為有利的地理位置,無後顧之憂,形成雄踞西隅、虎視相互爭斗、不斷衰弱的東方六國的形勢(圖為秦始皇兵馬俑)。(圖/BBC中文網)
秦王嬴政統治時期,又連續發動了對趙國的戰爭,趙國根本打不過。大臣們和趙幽繆王想到了廉頗,但覺「廉頗老矣,尚能飯否?」於是派使者前去探查,誰知使者以被郭開收買,居然回報說,廉頗已老,不能帶兵。廉頗因此失去了回到趙國的機會,抑鬱而終。(圖為秦始皇兵馬俑)。(圖/BBC中文網)

郭開除了逼走廉頗,還害死李牧。趙幽繆王七年(西元前229年)春天,秦國乘趙國連年災害人心和廉頗出走,以為趙國已無人才可用,是攻打趙國的機會,再次向趙國發動大規模的戰爭。趙王乃命武安君李牧和將軍司馬尚領兵迎戰秦軍。秦國二十萬大軍瞄準邯鄲,大有一口氣吃掉邯鄲的態勢。秦軍多次發起進攻,但都被李牧和司馬尚擋住,雙方僵持不下,之後秦王遣大夫王敖帶一萬兩黃金找上了郭開,他於是到處散布關於李牧叛國的謠言,又入朝面見幽繆王,誣陷李牧私通秦國。昏聵的趙遷沒有調查證實,便命趙蔥和顏聚去取代李牧和司馬尚,李牧只回答了「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拒絕交出兵權。趙王見李牧違抗自己的命令,便暗中派心腹刺殺了他,司馬尚則被廢棄不用。最終,公元前228年,王翦乘李牧被殺後發動進攻,大敗趙軍,平定東陽地區,替代李牧的趙蔥也在這場戰爭中戰死,只剩下顏聚帶著殘兵敗將逃回了邯鄲城。隨後秦軍破了邯鄲城,俘虜了幽繆王趙遷和趙國的大臣,趙國公子嘉逃到代地稱王。公元前222年,秦滅代,俘虜了公子嘉,趙國最終滅亡。郭開因功被秦王奉為上卿,後來他經秦王批准,帶著家丁回邯鄲舊宅挖掘財寶,在趕回咸陽的途中,遇上強盜被殺,強盜把他的財寶洗劫一空後揚長而去。

李牧像。(維基百科)
李牧像。郭開暗中接受秦國收買,到處散布關於李牧叛國的謠言,又入朝面見幽繆王,誣陷李牧私通秦國,昏聵的趙遷沒有調查證實,便命趙蔥和顏聚去取代李牧和司馬尚,李牧只回答了「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拒絕交出兵權,趙王見李牧違抗自己的命令,便暗中派心腹刺殺了他。(維基百科)

從整個趙國失手於秦國的過程中,最重要的關鍵應該是君臣之間的信任。絕非日前某些覺醒青年所言,是因為「民調高的趙括,在長平賣掉了四十萬的趙國年輕人。發大財的郭開,在邯鄲賣掉了所有的趙國人」。然後就將這個故事化約成,「台灣願意當秦國人的應該也很多,只是,他們知道發財的人到底是誰嗎?或者,當國家被賣掉,他們會還有資格可以當郭開嗎?」因為這種扭曲矯揉的化約手法,無疑地是將臺灣島內希冀透過兩岸尋常交流方式,將農漁產品「出賣」給對岸的商業行為,醜化成想當「秦國人」,想當郭開,這種異想天開、汙衊式的指控,又與文化大革命時的共產黨何異呢?覺醒青年們,難道你們還不知道現今已是民主時代了嗎?蔡英文總統經常掛在嘴邊的「民主自由」,不正是我們據以安身立命於此的護身符嗎?既然中華民國已然是個「民主」且「自由」的國度,國家有國家的制度,斷難容忍如郭開一類的奸佞讒臣左右國家領導人的決策,更何況,我們還有如狼似虎的民意代表及反對黨盯著施政看呢!如何「出賣」臺灣?倒是在中華民國羽翼之下的現任執政當局及其黨羽信眾們,無論在野或是當朝,屢屢因為意識形態問題掣肘國政,不但妨礙了經濟發展(如反服冒、反自由經濟示範區[立法院初審通過時更名為中華民國策略經濟發展區]等等),也直接或間接罷黜了許多國家人才(如荒誕的教育改革、廢除軍檢審判制度、無良的軍公教年金改革、及《教師法》修惡等等),結果就是這二、三十年來,臺灣就在原地鬼混了這麼多年!

比起二千多年前的趙國,現今的中華民國實際上應該擁有更多的廉頗及李牧才是,然而,太多的意識形態侷限住了他們的長才,即便沒有外漂到其他國家,留在島內的也是備感心酸。究竟是誰讓它們有志難伸、有才難施的呢?不必問覺醒青年們了,他們正盲從地將一篇又一篇未經理智思考的「中國大陸網軍收購粉專=2020年必須要投票給蔡英文」的訊息,透過網路、透過媒體,漫無天際地向島內每一個地方傳送。一句話,他們正忙著呢!

圖片 1.png
作者指出,覺醒青年們正盲從地將一篇又一篇未經理智思考的「中國大陸網軍收購粉專=2020年必須要投票給蔡英文」的訊息,透過網路、透過媒體,漫無天際地向島內每一個地方傳送。(作者提供)

*作者為國中教師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