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非韓不投,就是親痛仇快!

2019年04月27日 05:40 風傳媒
圖為高雄市長韓國瑜(中)與勞工代表進行座談會。(高雄市政府提供)

圖為高雄市長韓國瑜(中)與勞工代表進行座談會。(高雄市政府提供)

毫無疑問地,自2016年中華民國面臨第三次政黨輪替以來,國民黨的氣勢再也沒有比現在還高的了!然而,眼下卻是眼睜睜地看著大好氣勢,卻是有江河日下的危機,何以致之?國民黨高層及韓流都要負最大的責任。

因為2020年這次的總統及立委大選,國民黨有奪回政權、不能再輸的壓力,所以,以國民黨為首的各個反對執政黨勢力,大家無不希望最後能夠整合出一個最強的候選人,來力拼民進黨最後推出的總統候選人。這樣的想望,先前卻是遭遇民調聲望最高的高雄市長韓國瑜先生因為剛當選,迫於種種因素,無法立馬出線,參與國民黨黨內初選;而身為聲望次高的朱立倫前新北市長則是囿於民調聲望略遜於台北市柯文哲市長,極有可能會面臨無法勝任2020年「奪牌任務」的最佳攻擊手,於是大家想方設法地,就是要幫韓國瑜市長排除障礙,俾便出馬角逐。

據筆者觀察,韓市長老早就感受到這股殷殷期盼民意之勤,雖然甫當選一方諸侯,不便表態馬上繼續參選總統的意願,不過,他應該早有心理準備,一旦為了高雄市民之需要,為了中華民國整體之需要,他應該會在適當時機宣布參與這場角逐的,只是,參與的形式必然不會是初選,而是徵召。國民黨內準備徵召韓市長的態勢就在韓市長訪美期間,趨於明朗與確定。可是,就在韓國瑜市長領銜訪美的行程即將結束的最後一天,另一重量級的非典型政治人物─郭台銘董事長在國民黨中常會上宣布參與黨內的初選,且他不接受徵召。由於郭董的民調聲望也是不低,約略僅次於韓市長而已,最重要的,他歷次的民調都是可以贏過假想敵─柯文哲的,所以韓市長參選與否的天人交戰,原本可以寄望於此番郭董的參選,因而得到紓解,至少,誠如韓市長在美期間,第一時間聽聞郭董有可能參選時的反應為:「天塌下來兩個人頂,舒服多了。」還盛讚郭台銘董事長是藍軍不可多得的人才,此外,他也再次重申「2020不在我的規畫之中」。

20190409-高雄市長夫人李佳芬9日晚間陪同韓國瑜出發前往美國參訪。(顏麟宇攝)
高雄市長夫人李佳芬感嘆「背後被人開槍的滋味不好受」。(顏麟宇攝)

何以在4/18韓市長返國後,不消旋踵時間,卻發生他在4/23日即發表了五點聲明的情形。就其內容,大抵不脫他之前天人交戰─無法「馬上」參加國民黨現行的初選機制,以及感謝挺韓的海內外民眾之盛意拳拳等等。但其中令人狐疑的卻是第四點聲明:「長期以來政治權貴熱衷於密室協商,離人民已越來越遠,所以台灣的政治改革刻不容緩。希望國民黨高層體察民意並重視社會脈動。」搭配其夫人李佳芬的受訪反應:「我覺得人就是真誠嘛!背後被開槍的感覺,真的很不舒服!」按照筆者不自量力的揣測,應該是在砲轟國民黨中央此番幫郭台銘董事長排除黨員參選障礙一事。韓市長方面似乎將郭董的參選解讀為國民黨高層之「卡韓行動」,因而做出此點回應。只是,這樣子的解讀,正確嗎?

若說國民黨高層基於某種原因,刻意「密室協商」以拱郭出馬角逐黨內總統初選,來掣肘韓,這道理應該不通。就從4/17當天國民黨中常會上的互動而言,吳敦義黨主席應該只是感恩郭董曾經以其母親名義借貸4500萬元予以國民黨,以解「無米可炊」之急,基於這種大義,頒予郭一張榮譽狀應該是合理之舉。再論及其他諸如郝龍斌副主席及馬英九前總統曾經促成郭董的參選決心,倘若韓市長真的將此解讀成高層的「密室協商」,然後等同於「卡韓」的話,這未免也太陰謀論了!畢竟,任何國民黨員都有參選總統的權利的,只要他符合資格即可,況且,韓市長您不是一直卡在「2020現階段不在我的規畫之內」嗎?如何期待黨內高層想方設法,只為一人設計「完美的」參選辦法呢?這對於其他的擬參選人公平嗎?

在此,筆者不願意朝其他方向解讀,寧可相信韓市長可能是一時間誤解了。發生了誤解,沒有關係,但不宜一再誤解!不是嗎?政治絕對不是獨腳戲,相信任何一位總統候選人屆時都會需要其他人的大力支持,而且,越多越好。沒有候選人敢打包票,就憑自己的粉絲或流派,就可以單打獨鬥地登上總統寶座。在現今有可能出馬與執政黨總統候選人一較高下的候選人中,即便是現今可能參選、但卻尚未鬆口的柯文哲市長,以及已經表態、動作積極的無黨籍候選人張善政先生,這些力量,無論涓滴,皆須慎重納入合縱收納之列,因為歷史殷鑑不遠,想當初的戰國末年,要是六國得以捐棄異見、合作無間的話,哪裡會有最後大秦帝國的誕生呢?

韓國瑜(右)4月23日的聲明,讓藍營期待他和郭台銘(左)組成勝選雙箭頭正式破局。(蔡明志攝)
韓國瑜(右)4月23日的聲明,讓藍營期待他和郭台銘(左)組成勝選雙箭頭正式破局。(蔡明志攝)

猶記清代名臣曾國藩在《曾國藩家書》中有云:「古來言凶德致敗者約有二端:曰長傲,曰多言。丹朱之不肖,曰傲曰囂訟,即多言也。歷現名公巨卿,多以此二端敗家喪生。」其意是指古人統整凶德致敗的因素,大約有兩點:一是長傲,二是多言。堯帝之子丹朱的不肖,一是傲,二是奸詐而好訟,歷代名臣高卿,會敗家喪身者,大都因為這兩點。一個高傲的人,必然不能容忍別人,無法處理好人際關係,自然缺乏人脈。韓市長近日之發言表現尚不敢說已有倨傲之心,但宜戒之慎之,否則隻身已陷險境而不自知;至於多言嘛!筆者觀察韓市長自訪美期間即有一次狠批「過去3任總統都是臺大法律系,這3任總統幹完,台灣的經濟和競爭力基本上已經殘廢了」的驚人之語,站在選票考量,要是他批評的是第一及第三任的臺大法律系畢業的總統,姑且還算無傷大雅,但連同黨的第二任總統都一起拉下水,姑且不論批評的面向為何,再怎麼講也都是會遺人黨內互鬥、斲傷和氣的觀感。若再加上這次的聲明當中更是毫不掩飾地炮打黨中央,氣盛凌人、不明就裡,要說這是哪門子明智的高超策略,還真是讓人看不出來呢!

再舉近代兩個國家的政治實例來說明吧!其一,西元1936年的比利時大選期間,突地冒出兩個極右派專制政黨─雷克斯黨及法蘭德斯民族黨,得票數暴增,強壓原本三個主流政黨─中間偏右的天主教黨、社會黨及自由黨,結果執政的天主教黨沒有選擇意識形態相近但卻極端反民主的雷克斯黨及法蘭德斯民族黨作為合作對象,來籌組政府,反而與遵循民主政治價值觀的社會黨及自由黨合作,一起組成聯合政府。其二,芬蘭在西元1929年也發生了極右暴力極端派的拉普阿運動(Lapua Movement)躍上政治舞台,執政的中間偏右農民聯盟(Agrarian Union)起初也與其唱和,但隨著該極端派的激進行為不斷,顯然已然危及民主價值,大多數的農民聯盟選擇與意識形態不同的自由派進步黨、瑞典人民黨及社民黨合作,共同加入所謂的「守法陣線」以捍衛民主,對抗暴力極端派。

由上述這兩個例子可以看得出來,一個成熟國家裏頭的政黨及其政治人物,在為了捍衛共同的民主政治價值時,寧可捨棄相同的意識形態合作對象,反而共同擁抱意識形態各異、但卻理念相同的政黨及其成員。而現今臺灣島內充斥反民主且民粹主義是從的政黨及其所屬政客們,此一時也,要是這些號稱「全民最大黨」─討厭民進黨的成員們不能共體時艱、合作無間,反而各自攻訐、互相拉扯,試問,當明年(2020年)1/11的選舉結束時,面對親痛仇快的開票結果,號稱要體恤「世上苦人多」的政治人物們,是誰造成世上還是依舊苦人多的局面呢?

*作者為國中教師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