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競逐大位者,成了亡台亡國的焦慮製造機

2019年04月26日 06:20 風傳媒
韓國瑜(右)4月23日的聲明,讓藍營期待他和郭台銘(左)組成勝選雙箭頭破局。(蔡明志攝)

韓國瑜(右)4月23日的聲明,讓藍營期待他和郭台銘(左)組成勝選雙箭頭破局。(蔡明志攝)

二0二0的台灣,到底可能「淪落」到什麼處境?讓藍綠政黨全部亂了套,一個理當最簡單不過,而且行之有年的提名初選,國、民兩黨競相比亂,志在大位者的焦慮感,激活支持者更狂熱的焦慮,國家興亡若真能隨著少數人意志而移轉,台灣民主未免太脆弱了,政黨選舉爭勝固為不變的定律,但不擇手段毀棄民主程序的爭勝,正在摧毀他們聲稱要捍衛的民主價值。

初選協調的前提,不應該只有「勸退」

前行政院長賴清德面對黨內初選舉棋不定,終於說了重話:「過去見面通通不談程序,『然後就要我退』,這不是民進黨該有的作為,…民進黨如無民主,「跟『惡』的距離就是零了。」登記初選之初,賴清德應該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面對挑戰現任者必然會有的巨大壓力,但他大概沒有想到,壓力他能承受,結局却可能是「沒有初選」。

賴清德再感慨,民進黨好歹還通過了初選辦法,他是正正式式登記的參選人,初選不論怎麼「喬」,他就是和蔡英文一起在天秤上掂量的競爭者;不論協調有多困難,民進黨好歹還勉力維持一個公平中立辦選務的形象和立場,秘書長羅文嘉強調,初選不能再延;黨主席卓榮泰強調,確定要走民主機制,一定要把流程走完。相形之下,四個月變形十數次,好不容易確定五月送初選辦法進中常會的國民黨,災難似乎才開始。

20190425-前行政院長賴清德25日出席「全民反併吞,護主權」記者會。(顏麟宇攝)
前行政院長賴清德說,上次協調見面不談程序,就要他退。(顏麟宇攝)

這實在是極為反常的現象,國民黨是九合一大勝政黨,却陷入「形勢大好,黨內大亂」的局面,七早八早宣布參選的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和前新北市長朱立倫,等不到一個公平的初選,還沒等到「登記」的機會,就得承受長達四個多月「二軍」的羞辱,因為黨中央「只想等一人」─韓國瑜,而韓國瑜「不方便參加(現行制度的)初選」;更尷尬的是,他們終於可能有初選了,却因為黨中央竟「等到了第二人」─郭台銘,而郭台銘不要徵召只要初選。

「相對正常」的競爭者,却等不到公平初選

要不要初選?怎麼初選?國民黨想法百變,而志在遵守遊戲規則參加初選的王金平和朱立倫,對初選甚至沒有話語權;王金平說:「當下政局,集體聚焦在『過度追求獲勝、量身打造規則、因人設事的迷思』,一再變換規則,犧牲了核心價值,反而撕裂了政黨。」朱立倫說,「不管是徵召、初選或者其他方式,國民黨必須堅持程序正義,讓外界看看,我們是一個真正堅守民主價值的政黨。」兩個「相對正常」的競爭者,却很可能連完整表達政見或辯論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民調踢出擂台之外,因為國民黨最後拍板的「協調式初選」,把「主動參與」、「被動有意」者,都納入全民調,勝者提名,看不出過程中會不會安排政見發表或辯論?而他們在最近的民調裡一直都排不進前段班。

人無完人,民主是俗人的政治,不是為選完人而設計,不論國民黨認為手中有四張王牌還是兩張王牌,每張牌都有弱點,隨便舉例,王金平是最資深的國會議員,是優點也是缺點,他所主持的立法院歷經國民黨執政和在野,國會議事效能總被詬病,他的「喬」功到底是功是過?必須檢驗也要辯解;朱立倫從地方到中央行政資歷完備,但二0一六「換柱」却敗選重傷,他到底有多大能量再拚大選?只憑民調很難看出他再戰鬥的爆發力,他必須重新證明自己。

20190424-前新北市長朱立倫出席世新校園徵才活動,朱立倫向學生發放名片。(甘岱民攝)
前新北市長朱立倫是國民黨初選百變的最大受災戶,他的民調一路被「拖磨」到被擠出前段班。圖為朱立倫出席世新校園徵才活動。(甘岱民攝)

「台灣」與「中華民國」,各自網內互打

韓國瑜毫無疑問,是國民黨的人氣王,也是帶領國民黨逆轉二0一八的首功之將,這正是他最大的麻煩,能打江山是被認證的,但能不能治江山?就任市長四個月看得到他的認真,但距離「政績」還遠,事實上,就任迄今的韓國瑜,還沒能把「競選模式」轉換到「執政模式」,支持者愈熱烈,他就愈沉浸於「競選模式」而不可自拔,他把混身力氣全用在維持人氣而非市政,他也得解釋市長位子都坐不住,怎麼坐總統大位?遑論一旦他被徵召,帶職參選或辭職參選?又會是一個讓他輾轉反側,而且,備受攻擊的大問題。

郭台銘參選,是比韓國瑜更讓人跌破眼鏡的意外,位居全球企業富豪地位讓他一出場就是國際媒體不能不關注的焦點,但這也是他最大的包袱。寒微出身白手起家,不選總統,他可以是一則比韓國瑜更勵志的傳奇;一旦選總統,他不是權貴也是資本家,不必等大選,初選他就已經成為「階級戰爭」的標靶;他要如何證明自己可以從「駡人的董事長」,心平氣和轉身成為「挨駡的政客(總統)」?遑論他該如何安頓龐大的企業和資產?初選不檢驗,大選風險更高。

民進黨初選之爭,蔡英文和賴清德都認為自己才是能勝選而「捍衛台灣主權」的人;國民黨初選之爭,韓國瑜和郭台銘都認為他們是為「中華民國存亡而戰」,連王金平都強調,「為了中華民國的未來,我可以跟你耗一輩子。」荒謬的是,「台灣」與「中華民國」各自網內互打,打到非自己支持的人出線就是亡台亡國,競逐大位者却成了國家危亡焦慮的製造機,從黨內裂痕到社會分裂,支持者的熱情却成了彼此的忿恨,這樣的總統選來如何團結國家?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廿八年如一日,就是愛新聞。不怕政客浪淘盡,不怕字多鍵盤敲斷手,就怕滿櫃雜書讀不盡,而且恐懼必然成真。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