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盈隆專欄:郭台銘可以成為兩岸和平的締造者嗎?

2019年05月04日 06:50 風傳媒
宣布參選總統的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最近訪白宮會晤美國總統川普,表示自己不會是麻煩製造者。(郭晉瑋攝)

宣布參選總統的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最近訪白宮會晤美國總統川普,表示自己不會是麻煩製造者。(郭晉瑋攝)

「民主國家彼此之間不打仗」,這是顛撲不破的真理,近200年人類政治史可以為證。因此,要追求與維持國與國的和平,避免戰爭,最重要的是建立民主,在根本上去消除戰爭的可能。臺灣海峽兩岸,一邊是自由民主國家,另一邊是極權獨裁國家,雙方關係長期緊張對立,其中固然有種種短期與長期因素,但根本問題還是在兩邊基本政治體制不同,兩邊人民基本生活方式不同,民主與極權不能相容所致。要避免戰爭,根本解決之道不是和稀泥式的「一國兩制」,而是兩邊或兩國都建立民主,其理甚明。

但如果中國拒絕走民主的道路,就像現在這樣,要永遠維持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那怎麼辦?很明顯地,為了自保,台灣當然要強化自我防衛能力,大大提高中國出兵成本;當中國「出兵成本」永遠高於「容忍台灣事實獨立的成本」時,基於自身利益的考慮,中國自然就會自我克制,不會對台動武;否則,必將招來自己承擔不起的嚴重政治、經濟、社會動盪的後果。所以,在台灣能力範圍內,定期或不定期對美做必要的軍事採購,強化自己的防衛能力,就算是付出一些保護費,也是必要的。這也正是從兩蔣時代以來「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的國防軍事政策的基底。

三天前,爭取2020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會見川普總統。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郭台銘跟川普說「如果當選總統,我會當個和平締造者,而不是麻煩製造者」。他說的「和平締造者」,想必是「臺灣海峽兩岸和平的締造者」。就這樣一個願景或自我的期許,我覺得很好,很需要,完全沒有爭議的必要。重點是「郭台銘先生究竟要如何締造兩岸和平?」郭先生不能只談願景,不談方法;只談目標,不談手段;因為那是不負責任的說法。幾天前,郭先生提過「國防靠和平」,經輿論批評後,他改稱「國防靠科技」,並提出他的基本參選理念是八個字「和平、安定、經濟、未來」,可見「和平」兩字是他最重視的。但是我要提醒郭董事長,戰爭與和平是人類社會自古以來政治上最重要也最棘手的課題,牽涉極廣,跟單純做生意不同,沒那麼簡單,應好好地、透徹地想通了再講。否則,一旦真的當選總統,只會誤國誤民,誤盡天下蒼生。

20190501-郭台銘於臉書放上參訪白宮的照片,圖中可見他全程戴著的印有中華民國與美國國旗的帽子。(取自郭台銘臉書)
郭台銘於臉書放上參訪白宮的照片,圖中可見他全程戴著的印有中華民國與美國國旗的帽子。(取自郭台銘臉書)

最近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去粵港澳大灣區參訪,去了中聯辦,也接受新華社專訪,引起軒然大波,回台後在輿論壓力下辭去總統府資政職位,弄得一身腥。專訪指出,「對于習近平總書記提出探索『兩制』台灣方案,倡議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上,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性人士,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廣泛深入的民主協商,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宋楚瑜表示非常贊同」。消息傳來,親民黨文宣部主任黃珊珊立刻請辭,並發表令人耳目一新的意見。這只是一個例子,說明台灣泛藍政黨領袖和中共交流互動時,常很輕易附和中共有關兩岸關係的主張,悖離台灣主流民意,而不自知。宋先生是蔣經國學校最具代表性的學生,怎會忘了蔣經國時代「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號召?在中國,只顧呼應習近平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卻不敢談民權主義與民生主義呢?人活著,可以只談現實,不談理想嗎?

20190502-親民黨主席宋楚瑜2日召開記者會。(顏麟宇攝)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訪中却因為接受新華社訪問引起爭議。(顏麟宇攝)

民進黨最近為了總統初選也搞得烏煙瘴氣,支持者人心惶惶。照理說,民進黨是第一個本土政黨,是反威權起家的,說是徹頭徹尾的民主政黨並不為過。但最近一個半月,黨內吹起陣陣反民主的妖風,民主核心價值搖搖欲墜。積極尋求連任的總統蔡英文多次對外講話,都讓社會大眾目瞪口呆,難以置信。姑且舉兩個例子。4月19日,蔡總統到宜蘭蘇澳一個基層座談的場合說「很多人主張民主機制用民調,…,但一旦民調,這個黨就分裂了;有民調一定有競爭,有競爭就一定有攻擊,有攻擊這個黨要怎麼團結?」4月30日,蔡總統到基隆視察基層建設時說:「黨的決策機制就在中常會與中執會,..,那真的有必要的時候,就是黨的全代會。」這些話給人一種強烈的暗示,似乎在說,必要的時候民進黨應該跳過目前進行中的初選程序,直接開全國黨代表大會以「現任優先」決定徵召她參選下一任總統。

20190426-SMG0035-賴清德(柯承惠)蔡英文(郭晉瑋)4.jpg
賴清德(柯承惠攝)蔡英文(郭晉瑋攝)初選之爭,蔡英文竟表示有民調就有競爭,有競爭就有攻擊,有攻擊黨就不能團結。

自由的競爭,有意義的競爭,是民主政治的必要條件,也是市場經濟的柱石。沒有自由競爭,就沒有民主可言,這是民主的ABC,連小學生都知道的道理。現在,我們票選出來的蔡英文總統說:「有民調一定有競爭,競爭就一定有攻擊,有攻擊這個黨要怎麼團結?」擺明反對民調,拒絕競爭,只要大家團結在她周圍。這種心態不就是回到了國民黨戒嚴時期所說的「選舉會破壞團結?」蔡總統又說「真的有必要就是黨的全代會」,這種說法充滿著權力的思考,但沒有去想想民進黨的基本主張與核心價值是什麼?如果某一天真的召開全代會,沒收進行中的總統初選,理由是反對民調,拒絕競爭,廢除黨內民主程序與制度,那民進黨還有什麼存在的價值?

今天是中國五四運動一百周年,台灣雖然不是五四運動的發源地,但不可否認地,台灣在一定程度上和五四運動追求民主與科學的精神是緊密連結的。歷史的機緣巧合和無數台灣先賢先烈的犧牲奉獻,打造了今天台灣傲人的民主成就。台灣早已是華人世界最明亮的自由民主燈塔,可以引領依舊極權獨裁的中國邁向民主自由光輝燦爛的大道,只要我們願意,只要我們努力。十四億中國人也值得過著免於恐懼、無憂無慮、自由自在的民主生活。到了那時候,台海兩岸才會有永久的和平。

*作者為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前台灣政治學會會長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