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程序不正義,反南鐵強拆抗爭將持續上演

2019年05月07日 07:00 風傳媒
反南鐵東移自救會會長陳致曉現身反核遊行現場抗議。(甘岱民攝)

反南鐵東移自救會會長陳致曉現身反核遊行現場抗議。(甘岱民攝)

交通部鐵道局原計畫上周五,強拆台南鐵路地下化不同意徵收戶張宅,而且事先未告知屋主就斷水斷電,引發眾怒後自行宣布暫緩拆除。南鐵案在賴清德擔任台南市長、行政院長這七年內,之所以引發這麼大的抗爭,都是因為程序不正義而起。在第一起強拆案未得逞之後,民進黨也應該好好反省,為何一個南鐵案就足以讓人民對民進黨信心崩盤。

鐵路地下化完工覆土後,為何土地不能恢復私有?

其實這些房子是可以不用拆的。

「台南鐵路地下化」這8.23公里的爭議焦點在於路線選擇,交通部在1996年所提的版本,是將地下鐵軌做在現有地面鐵軌下方,稱「原軌版」,但2009年修正路線,將地下軌移到現有鐵軌東側,稱「東移版」。

這兩個版本都可以實現鐵路地下化,理論上政府進行公共建設,基於保障人民,本該選擇對人民影響最小的原軌版,但交通部及台南市政府堅持採用東移版,導致徵收面積從0.387公頃擴大到3.03公頃。期間,相關單位指居民反對鐵路地下化,賴清德更聲稱鐵軌自始沒有東移,則並非事實。

南鐵案是一個典型以都市計畫變更進行土地徵收的例子。都市計畫要經過台南市政府、內政部審查。2015年5月21在台南市由賴清德主持的都市計畫審查會順利通過。但這項規劃有很多不合理之處,例如,鐵路地下化完工覆土後交通部還要不要用地表?如果用不到,為什麼不能讓土地恢復私有。也就是說,是台南市政府對覆土後的地表利用有想法,才需要徵收土地。

這個質疑也逼得賴清德回應:「當初的確有將這些土地做商業利用的想法,既然大家質疑,這次都市計畫變更一併將未來地下化鐵軌上方土地、以及現有鐵軌拆除後的土地全部做道路,我保證沒有人有機會利用徵收土地去謀利。」

但他還是沒有回答那個提問,如果覆土後不開發,為何不能讓土地恢復私有?

南鐵強拆已經到最後限期。蔡英文總統能阻止大埔悲劇重演嗎?(陳致曉臉書)
南鐵強拆已經到最後限期。蔡英文總統能阻止大埔悲劇重演嗎?(陳致曉臉書)

內政部沒有盡到都市計畫審查的職責

台南市通過都市計畫後,要再送到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審查,這個由內政部次長花敬群主導的審查會,從2015年到2016年,更是審得荒腔走板。

都委會有小組、大會兩個層級,一開始在小組審查時,委員聲稱「重大建設委員不能決定,要送到大會」,還嗆居民:「你們今天來抗議反而讓賴清德更多票。」於是在小組審都沒審,這個案子就順利跑程序到大會。

到了大會,居民苦苦哀求應舉辦行政聽證,讓居民與政府在行政程序法規範下,進行一次平等的辯論,但當時內政部長葉俊榮就是不同意,主持會議的花敬群還曾嗆居民:「為什麼要百分之百滿足你們才叫做我們善意對待,要你們配合開個會你們他媽的就這樣,這像什麼話!」

2016年8月9日,在居民戴著口罩未發言,手拿「舉行行政聽證」的紙牌靜坐中通過。2017年9月賴清德上任行政院長後,程序更是暢通無阻。2018年9月19日由內政部次長林慈玲主持的土地徵收委員會,在未清楚交代徵收的必要性,且在排除居民後,發出新聞稿宣布通過。

20180802-內政部次長花敬群2日出席住都中心揭牌儀式。(顏麟宇攝)
內政部次長花敬群主持的審查會還嗆居民。(顏麟宇攝)

七成居民要徵收,並非多數人歡迎被徵收

在土地徵收條例中規定,政府要徵收人民土地前,應先跟人民協議價購,協議不成才能進行徵收。依照交通部在土地徵收委員會提出的資料,東區加北區的私有土地共334筆,申請徵收237筆,高達七成因協議不成必須強制徵收。

這表示,多數居民反對於台南市政府這個方案,而其他三成也不能說是贊成或歡迎。有些制度設計也逼得居民不得不退讓,政府鼓勵你拆自己的房子,可得到多50%的地上物補償金。但如果他強拆你的房子,拆除費要屋主自己負擔,在評估無勝算下,多數人會含淚自拆,結果被官方吃豆腐說是贊成。

其他的程序不正義還包括,公聽會還在開,居民的土地都已經被分割了。土地徵收審查還沒完成,鐵路就先動工。而這次是行政訴訟還在打,就急著拆張家,而且頗有殺雞儆猴的味道,沒通知居民,卻通知媒體,結果弄巧成拙。

20180808-反南鐵東移自救會聯合會陳致曉、長期關注「土地正義」的政治大學教授徐世榮(見圖)等到民進黨中常會場樓下抗議,警方大陣仗維安。(陳明仁攝)
反南鐵東移自救會聯合會陳致曉、長期關注「土地正義」的政治大學教授徐世榮(見圖)等到民進黨中常會場樓下抗議,警方大陣仗維安。(資料照,陳明仁攝)

張家自始反對徵收,卻被鎖定第一戶強拆

其實張家自始就反對徵收,這間房子是張聰明、張聰元兩兄弟所有,兩人都已離世,目前屋子已傳到下一代,傳承先人的精神,也是反對拆除的。當天張太太北上民進黨總部抗議,控訴政府用盡各種手段就是要拆他們的房子。

張太太:4月30日我回家時發現水表電表都被拆掉,事前完全不知道,當晚約11點去報案,一開始找錯警局,後來才知道要去轄區報案,警察說很晚了明天再處理。我只好5月1日上午再去派出所報案,一直到12點才拿到報案單。之後官員就狂打我先生的手機,還跑來我家按門鈴。今早要來台北陳情,出門後一直接到電話,要我在7點前簽同意書,不同意就要強拆。

政府還騙我們先簽同意書,事後高雄行政法院如果判我們贏,還可以領差額補償金。我們從頭到尾都反對,也沒去領補償金。

當年國民黨的苗栗縣長劉政鴻強拆大埔張藥房,導致屋主含恨而亡,事後蔡英文總統宣稱要實現土地正義,協助張藥房重建,又支付國賠。但另一方面她又默許南鐵以及許多土地強徵案而不表態,土地正義樣板隨即掉地。

昔日大埔、今日南鐵,民主國家不該有這麼多的強徵強拆,更不應該默許這麼多的程序不正義,繼續侵害人民的權益。

*作者為獨立記者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曾任聯合報記者,長期投入環保工作與新聞,現為獨立記者,也是台灣獨立記者的先鋒。曾以中科三期的調查報導獲得卓越新聞獎。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