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維觀點》蔡英文拆不掉的玻璃天花板

2016年06月08日 06:50 風傳媒
總統蔡英文4日視導宜蘭部隊,第二站抵達陸軍金六結營區,並與士官兵一同共進午餐。(顏麟宇攝)

總統蔡英文4日視導宜蘭部隊,第二站抵達陸軍金六結營區,並與士官兵一同共進午餐。(顏麟宇攝)

蔡英文成為了華語國家裏有史以來第一位女總統,看似標舉兩性平權時代,達到女性從政的巔峰,不過,內閣任用女性比例偏低,彷彿倒退回20年前水準,不禁令人懷疑「弱者,妳的名字是女人」這個隱形、透明的玻璃天花板,依然阻擋台灣民主女人當家的茁壯機會。

女性主義的思想解放程度,從政治這個傳統男性場域來看最為清晰。1996年,台灣第一次的民選總統,陳履安搭配人權律師王清峰,標誌著一個與先進國家同步的兩性平權思維;4年後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呂秀蓮成為史上第一位女性副元首;2016年總統大選,國、民、親三黨的正副元首組合中,王如玄、蔡英文、徐欣瑩入列,凸顯女性擔任領袖的重要性。最後,蔡英文成為總統府首位女主人。

107-蔡英文就職典禮-蔡英文宣示-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蔡英文就職典禮-蔡英文宣示-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在蔡英文入主總統府之前,女性領袖便已然蔚為國際潮流,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梅克爾(Angela Merkel)、希拉蕊(Hillary Clinton)、朴槿惠、翁山蘇姬(AungSan Suu Kyi),女性主一國之政並不遜於男人,而政壇女性通常給人清新、廉潔、原則性強的刻板印象。台灣邁向民主化,女人從家庭中被「解放」後,參政成為女性的生涯規劃選項之一,紀政、葉菊蘭、李紀珠……表現得有聲有色,令人讚許;民進黨從黨外時代、在野黨、執政黨三階段,女性比例與表現更是亮眼,呂秀蓮、陳菊、管碧玲、葉宜津、蕭美琴、陳亭妃、吳思瑤……說明在政壇發光發熱已不再是男人的專利。

但女性入閣不一定就代表台灣政壇打破「男尊女卑」的玻璃天花板,就像非洲裔出身的歐巴馬當選美國總統,不代表美國消除了種族問題;東德出身的梅克爾當選德國總理,不代表德國就徹底消弭東西德遺留下的歷史鴻溝。蔡英文入主總統府,如果她能兌現承諾,保證女性閣員比例,肯定再好不過。但蔡英文就職前,交出一份「大叔內閣」名單,隨即被婦權團體叮得滿頭包,「大叔內閣」性別比例嚴重失衡,女性首長的比例有十分之一,遠低於前兩任男性總統執政時的四分之一,儼然倒退20年前李登輝執政時的水平。蔡英文辯稱「閣員能力比性別重要」,卻無法粉飾內閣女性首長人數偏低的事實。檢驗蔡英文競選時婦女政策白皮書,女性閣員佔三分之一的承諾,在就任前、組閣時成為第一張跳票的政見,令人擔心新政府輕然諾是否成為新常態。

20160531-林全新內閣首次施政報告並備詢.在野國民黨立委佔據發言台癱瘓議事.林全.杯葛.立法院.美豬.國民黨.(陳明仁攝)
林全新內閣首次施政報告並備詢.在野國民黨立委佔據發言台癱瘓議事.林全.杯葛.立法院.美豬.國民黨.(20160531陳明仁攝)

雖然女性閣員比例不一定與蔡英文政府的執政能力成正比,但以能力作辯護,對女性參政無疑是二度傷害。難道,全台舉國上下,只有林美珠、陳美伶、鄭麗君、張小月這4位女性具備出任內閣首長的能力與資格?

現在女性政治人物的風光背後,女性參政的過程充滿血淚辛酸。幾個世紀以來,男尊女卑的思想深植人心,刻板印象至今仍難以擺脫、無法平等。女性參政的障礙,從來不在能力,受限於政治場域長期被男性把持、選民對性別的刻板印象、整體社會對性別的期待等因素,讓政治這個操場上,沒有名為女人的跑道,使得女性無法展現能力,最後被冠上能力不足作為女性參政機會被剝奪的合理化解釋,實在諷刺。

台灣民主制度,為了保障相對弱勢婦女的政治地位並促進其參政意願,有許多彌補制度缺陷的設計。例如,地方選舉有婦女保障名額的規定,不分區立委也有女性佔二分之一的門檻;內閣是國家的軀幹,又怎能忽略象徵性的兩性平權立法精神呢?身為女性蔡英文也曾是性別刻板印象的「被害者」,她應不會也不該忘記那些沙文主義大男人曾說出「穿裙子的人不適合當總統」的言論,任性地讓競選政見跳票,讓女性支持者失落。

 *本文原刊《多維TW》月刊007期,授權轉載。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