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五四運動「一帶一路」與人類命運共同體

2019年05月18日 06:20 風傳媒
文中指出,當代中國的二點零版一帶一路,似乎是和平的方式,從中國向世界挺進。(資料照,美聯社)

文中指出,當代中國的二點零版一帶一路,似乎是和平的方式,從中國向世界挺進。(資料照,美聯社)

五四運動因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巴黎和會簽約而引起,世界大戰,把人類命運變成一個共同體,為了人類和平與正義,美國總統威爾遜宣導民族國家主權獨立,致力於通過建立國際聯盟來解決國家間爭端,要終結的就是當時列強通往東方、中國的殖民擴張工程,這些工程,就是一點零版的一帶一路工程。

威爾遜主義反對一帶一路工程(一點零版)

德國之聲報導,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週三(5月8日)訪問英國時再次批評中國宣導的「一帶一路「倡議損害各國主權。中國以腐敗的基礎建設換取政治影響力,施行以賄賂激發的債務陷阱外交。

「一帶一路」是習近平政府的一個重要對外政策。它遭到一些國家的反對,批評者認為其財務不透明會給參與者製造債務陷阱,而且其目的是擴大中國影響力而非幫助發展中國家。

另一些人則指責中國利用「一帶一路」展示其經濟實力,暗中竊取政治利益。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R·博爾頓(John R. Bolton)說,中國是在「戰略性地利用債務讓非洲成為北京意願與要求的俘虜」。

中國新的領導人習近平當政之後,提出一系列宏大的工程與「新思想」,如一帶一路工程,還有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概念,甚至要為世界和平與世界經濟發展提出中國思路與解決方案。

顯然,中共希望像美國一樣,不僅成為有影響力的經濟大國,還要成為世界文明的領導者、世界經濟的驅動者與經濟問題方案提供者。

紀念五四運動之時,習近平可能沒有去翻閱當時的歷史背景,巴黎和會要終結的,就是各國通往東方與中國的一帶一路各種工程,而青島山東問題,就是德國的一帶一路工程,當時沒有一帶一路這個名詞概念,其實質,就是德國通往中國的一帶一路,列強各有各的一帶一路通往東方、中國。德國的這個「工程」因為一戰時被日本通過戰爭奪得,日本人認為順理成章應該由日本人來經營管理,因為青島山東由德國租借99年,但五四學生們不答應,認為青島山東主權應該回無條件回歸中國。

「一帶一路」倡議是習近平時代的核心外交政策。(AP)
「一帶一路」倡議是習近平時代的核心外交政策。(資料照,AP)

青島山東應該回到中國,不是由強大的聲音來決定的,而是由強大的國力來決定,北洋政府顯然沒有強大的國力來收回主權,迫於強大的反對聲音,只能在巴黎和會公約上不簽字。

那麼,中國學子與中國民意為什麼主張主權獨立呢?

一戰結束後的巴黎和會上,美國總統威爾遜的十四點建議,主張國家民族主權獨立,反對任何國家侵犯被殖民地國家主權,如此算來,美國反對一帶一路工程,至今已有百年歷史。

中國人要求青島山東主權回歸,受啟蒙的是威爾遜主義,借助的是美國的強權,中國派出十幾萬民工,支持了協約國,所以以勝利者姿態,希望收穫一份勝利成果。史實上,此時的中國夢與美國夢是相向通聯的,因為美國的價值追求,與中國的實利要求,完全一致,美國總統希望通過巴黎和會終結對主權國家的侵佔,中國學生與主流社會在國際社會中找到了福音,當時康有為甚至認為,大同之世已然降臨。

紀念五四運動百年,回望的中國與世界現實,我們會驚奇發現,習近平提出的這些工程與思路,當時已然出現,只不過,當時並沒有以一帶一路工程名之,列強啟動的殖民擴張工程,從歐洲通往東方與中國(主要是海路),而當代的一帶一路工程,主要是中國通過中間國家與地區,最終要通往西方;當時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以及解決人類持久和平的方案,則是由當時的美國總統威爾遜提出,與此同時,另一個更為宏大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方案,則由蘇聯開始實施,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解放全人類方案。

威爾遜主義只是和平的構想,或者一種價值啟蒙、宣導,面對強權時代的現實,特別是一戰前各國互相簽訂的協定,難以通過一次和會解決歷史與現實問題,所以山東青島問題成為懸案,而這成為引發中國五四運動的直接原因。威爾遜主義是要終結殖民主義,終結近代化進程中的強權即公理,按照現在的概念當時列強所有的殖民項目,都是他們國家的一帶一路工程,都是用強權來維護其利益擴張,而這些正是世界大戰之源,直接侵犯了主權與人權。

令人吊詭的是,現在的中國,卻反其道而行之,剛剛完成初級階段的工業革命,因為獲得西方先進科學技術與加入WTO獲得世界市場,就啟動了宏大的一帶一路二點零版的經濟擴張工程,整個路線貫穿不發達國家或發展中國家,目的地,卻是歐洲、非洲與南美洲。

一個不遵守自由市場規則的國家,啟動這樣的工程,受到文明國家的質疑與反對,是必然的。

百年的「一帶一路工程」本質相同

當年的殖民擴張,其名義也是為了促進人類「文明進步」,完成近代化工業化的歐洲強國,要通過殖民地方式,擴大市場,佔有資源,同時要促使被殖民地國家或半文明國家獲得發展。

近代世界一點零版本的一帶一路工程,列出它們的關鍵字,無外乎是這些:國家崛起、工業化完成,興建鐵路,傾銷工業化產品,向半文明或不發達國家通過一帶一路拓展市場,佔據、租借或購買港口、權貴利益集團利益追求、國家意志與榮譽、由軍國主義保駕護航。

用上述關鍵字比對當下的中國,會驚人發現與當時的列強有諸多共性。

習近平當政之後的中國,正是工業化進程(改革開放)初步完成,開始崛起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建南海諸島軍事基地,為海上一帶一路護航,並威懾南亞渚國。通過債務陷阱獲得港口(主要例子是斯里蘭卡南部的漢班托塔港:在無力向中國償還貸款之後,政府於2017年將港口的控制權交給了中國公司),並向發展中國家建設高速鐵路,一帶一路的目的地,居然是非洲、歐洲,同時要向南美洲延伸。

支撐這一雄心的,並不是通過人民幣信用,也沒有當年的列強那樣隨時可以到岸的堅船利炮,裝備精良的軍隊,只有通過順差貿易收穫的美元,以及美國主導的海洋安全秩序(這致命的兩個關鍵因素,都必須借助美國)。但中國的誘惑力也是獨特的:一是十幾億人的巨大市場,二是低人權優勢製造的低價工業產品,這對發展中的西亞、中亞國家,還有經濟困頓的歐洲都産生了巨大的誘惑力。所以歐盟擔心 一帶一路工程會分裂、分化歐洲。

2019年4月25日,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登場。(AP)
2019年4月25日,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登場。(資料照,AP)

當代中國的二點零版一帶一路,似乎是和平的方式,從中國向世界挺進,但美國不高興,不僅是中美貿易巨大的貿易逆差,還因為一帶一路會製造債務陷阱,輸出中國模式,腐敗與密約,都將成為世界不穩定與墮落的因由。

如同二戰後確立人權至上的人類新的核心價值理念,一戰結束後,美國總統威爾遜提出的尊重國家民族的獨立主權,是解除將國家民族分三五九等進行的理念,把叢林原則規範在市場領域,以避免戰爭與侵犯主權。所以,美國在一戰與二戰後對人類的巨大貢獻,是價值層面的提升,美國因此成為超級國家,就是價值主張與輸出國,人類文明的領導者。

一戰後之所以出現五四運動這樣的抗議,山東青島問題無法在巴黎和會上符合中國主權方式的解決,特別是後來又發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原因在美國總統能夠主張新的主權尊重理念,美國國家卻無意與無力充當國際員警,在世界上維護主權與人權法則。但有一點是應該肯定的,日本奪得的德國一帶一路工程青島山東、膠濟鐵路,美國還是通過華盛頓會議幫助中國予以解決。

美國不是通過強權稱霸擴張,而是用強權力量維護正義,維護主權獨立與門戶開放原則,主權與自由市場同時得到尊重,而讓日本退出青島山東,是用會議協商的方式、經濟方式來解決,非暴力的中庸和解之道,是美國文明精神最高追求。

習近平的一帶一路輸出什麼價值觀?

因為一戰的巨大災難性後果,才有美國總統威爾遜提出新的人類和平解決方案,這是和平方案,是要通過獨立自主的國家的聯合組織,來協調出可持續的人類和平,解決國家間的矛盾衝突,通過門戶開放,市場自由,促進人類文明進步。

與此同時,左翼方案也已形成,理論上是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實踐上是十月革命蘇聯獲得實驗成功,馬克思主義蘇聯模式不是建立國家間聯盟,而是要建立全世界勞動者的聯盟,以此改變人類社會,並通過社會主義進入共產主義世界,但過程是鬥爭與革命,通過暴力方式奪取政權,完全異趣于威爾遜的和平主義,如果說列強建立的是國家強權的話,那麼,馬克思主義旨在建立人民強權,這種人民強權並不是民主議會、憲法法治政制,而是人民民主專政的革命模式。

從工業革命到資訊革命之前,美蘇兩大國家,因建立人類共同體觀念的對立,形成兩大國際陣營,一戰之後開始萌芽,二戰之後開始成型,二戰之後,成型的兩大價值輸出國美國與蘇聯,美國更傾向於保守主義,堅守民主自由的底線,而蘇聯更多的是革命輸出,兩大人類解決方案通過冷戰方式對決,1991年蘇聯崩潰。馬克思主義解決人類社會的方案在蘇聯與東歐全部破產。

既然社會主義祖國蘇聯已然破產,那麼習近平能夠為人類政治經濟發展提供怎樣的解決方案呢?中國是馬克思主義指導的社會主義國家,那麼,中國應該繼續沿著蘇聯的道路輸出紅色革命,否則就成為修正主義,但習近平的一帶一路,卻完成是資本主義市場擴張方式,是二點零版本的殖民擴張,用資本與技術、產品,換取資源與新市場空間,按照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原理,完全是剝削中國與一帶一路國家的勞動人民,獲得剩餘價值,獲得利益的是國家資本主義或權貴利益集團。

 

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登場,北京當局加強維安戒護,迎接各國領袖到來。(AP)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登場,北京當局加強維安戒護,迎接各國領袖到來。(AP)

中國的蘇聯方案或馬列方案,隨著文革毛澤東時代的結束而失敗,鄧小平學習西方利用西方,解決了中國的技術與生活進步,除了指導思想仍然寫著馬克思主義,整個中國人每一件日用品到衛星火箭,都閃耀著西方文明技術光彩,維護人類和平特別是海洋商業秩序的,是二戰後美國主導、構建的聯合國共同體、和平理念。鄧小平的「韜光養晦」國策,是實用主義、保守的方式,知道中國無法輸出革命,也不應該經濟擴張,去與文明世界角力。

習近平或當代中國執政黨正在形成自我悖論:既要用資本主義市場方式來獲得經濟發展,以形成現實的合法性,又要遵守馬克思主義指導思想,以符合其體制的合法性。這種悖論糾結成為一個怪物,中共名之為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但這種政治模式如何對外輸出價值觀念?社會主義價值觀念儘管也有自由、民主、正義這些堂而皇之的概念,這些概念如同中共主導的憲法上的言論結社信仰自由條文一樣,都是虛設之言,它不可能與普世價值共通。

美國對世界的影響力,不是殖民方式,而是道德感召方式,用普世價值:自由民主法治,引導人類文明進程。而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光彩,只是在旗幟上,不影響中國人任何現實,任何生活習慣,任何和平的因素都與馬克思主義無關。

中國模式是什麼模式:是虛假的社會主義,與真實的資本主義,就像馬與驢結合,生成一頭騾子,現在這頭騾子要輸出騾子模式,以此提出解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方案。

騾子最大的特色,是無法生產,不可持續,中國模式是不可克隆與輸出的模式,因為它充滿記憶體的價值悖論。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悲劇性命運。

按照一戰前歐洲對文明世界的分類,中國仍然與大清一樣是半文明國家,仍然沒有進入人類文明國家之列,中國通過WTO本來可以通過漸進方式成為經濟文明國家,獲得市場經濟地位,但中共政治保守頑固,通過防火牆、通過打壓異見者、大規模迫害宗教信仰者,反市場的對外貿易,一系列的侵犯人權成為中國社會常態,中國經濟應該一步步走向市場文明,但習近平時代的中國政治卻一步步退回到文革,政治與經濟形成悖論。

連國家文明都沒有達到基本的水準,卻要成為價值與模式的輸出國,並通過一帶一路,與美國抗衡,成為危害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敗壞因素。這次中美貿易談判失敗,中共不遵守世界經濟規則,本質上是反人類文明,不願意改善國內人權狀況。一帶一路工程,正在成為當年的紅軍長征一樣的逃亡路線,希望以貧困地區的空間,換中共經濟苟延的時間,尋找新的戰略機遇與可能的經濟增長點。

一個反人類普世價值的國家,一個不尊重本國人權的政黨,一個連基本的世界市場貿易規則都不遵守的政府,如何成為「啟蒙國家」輸出價值,或提供解決人類命運方案的領導者?中共的面目正被全世界看清,它對文明世界影響正在減弱,而對本國人民,或對周邊國家特別是臺灣,卻正在構成實質性的威脅,因為它極可能通過悍然發生戰爭,來激發所謂的國家統一的民族情感,以轉移黨國真正的危機。

*作者為獨立學者,專欄作家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旅美學者,曾任中國藝術研究院科研處副主任、文藝理論與批評雜誌社社長。主編《中國旅遊文化大辭典》等多種著作。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