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不要再讓省籍情結綁架台灣

2016年06月11日 06:20 風傳媒
自稱是「公民記者」的洪素珠辱罵老榮民,引起巨大爭議。(取自Youtube影片)

自稱是「公民記者」的洪素珠辱罵老榮民,引起巨大爭議。(取自Youtube影片)

很多自稱台灣人的人從來不去了解台灣的故事,所以我要講一個以我為主體的台灣本省二代的故事,我是台灣本省第三代(數不清),我的爺爺在皇民化時期,在台灣過著被日本欺壓的日子,台灣人當時產糖、米、肉,但卻被日本運到前線使用,台灣人幾乎都沒有東西吃,家裡的竹子、動物、米都需要被登記,不可隨意使用,最常吃的大概是番薯了,上學時老師一一檢查便當盒,看有沒有偷藏肉在裡面,最開心的日子大概就是拜拜了,只有拜拜台灣人才可以享用一些比較好的米、肉品。

隨後戰況吃緊,被日本徵召到日本本土讀書,不去的就當扛夫(南洋扛夫有去無回),美其名是去日本讀書,實際是幫日本做新型的閃電飛機,家裡會有補助,我的爺爺雖然幫日本製造飛機,但當時心的確是向著祖國中華民國,直到台灣光復,大家迎著國旗歡迎國軍到來,但看到的是素質參差不齊的軍隊,穿著草鞋,跟日軍軍隊比起來,實在是與想像中的差很多,中國來的人,對台灣民眾非常不友善,因為外省籍看到的是穿著和服,受許多日本文化影響的台灣人,當然許多外省籍的親朋遭遇許多日本殘忍的屠殺或虐待,至此心中,彼此文化產生了極大的落差,對於外省人來說,本省人是被日本統治過的台灣人,思想需要再教育,對於本省人來說,這些外省人,素質低落(教育、衛生、穿著)、所有好的職務都被外省人占盡,於是產生極大的文化衝突。

我爺爺的哥哥王天進,在爺爺赴日本的時候,他是赴中國黃埔軍校就讀參軍,參與極後期的抗日戰爭與國共內戰,他對我描述許多國共內戰的事情,隨後跟隨國府輾轉敗退回到台灣,那時的台灣,本省籍並沒有擔任主管階以上,我的伯公雖然是正統黃埔軍校畢業,但是也只能擔任少校階工作,而這些都是許多台灣人覺得不公的地方,也凸顯外省對本省籍的不信任,直到蔣經國赴美遭暗殺失敗,根據學者李筱峰的評論,蔣經國之後曾問身邊的人:「台灣人為什麼要殺我?」

蔣經國回國後,開始了解台籍民眾在台灣任居要職的狀況,至此,許多台灣人才得到公平的晉升,當然包含我伯公,官拜中將退伍,而退伍原因則是因為省籍情結,而我的爺爺因為自始自終不肯加入國民黨,最後在農會退休,回家裡養豬,我的外公,也是台灣人,他曾參與古寧頭大戰,每個月也都領有補助,這些以上是部份台灣人的共同經驗,而蔣經國總統讓台灣人永遠感念他,不僅是經濟,只因為他肯公平地對待台灣人。

台灣人在同一個時期,卻有好幾種命運,這是時代洪流所造成的,近期看到許多人在網路批評「榮民」,榮民有外省人也有台灣人,他們選擇犧牲青春自由,保衛台灣,換取在社會生存的人而已,而戰死一樣被供奉在忠烈祠,我是台灣人,我從軍,我保衛的是中華民國在台灣,今天不管執政是哪一黨,不管是更改國號還是國旗,我們效忠中華民國為台灣奮戰的心是不會變的,不該利用言論自由仇視或霸凌曾經捍衛台灣的老「榮民」,今天會不會發生戰爭,主導權並不在台灣手上,軍隊要是因為言論指責或福利發生大規模退伍潮,受害的是全體國民?不該再拿省籍情結出來作秀,因為本省、外省都對「台灣」土地有強烈的認同感,放下仇恨吧!仇恨不會讓台灣壯大,我身為台灣第三代本省人,我以榮民身分為傲,代表的是我曾經犧牲青春自由捍衛台灣,而且因為愛台,所以我從軍。

*作者為現役上尉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