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願與英國簽署「無間諜協議」:我們就算關掉公司,也不會裝後門

2019年05月16日 11:17 風傳媒
20190411-華為 HUAWEI P30 系列旗艦新機上市記者會 。(顏麟宇攝)

20190411-華為 HUAWEI P30 系列旗艦新機上市記者會 。(顏麟宇攝)

華為董事長梁華14日在倫敦接受媒體聯訪,強調華為願意跟各國政府簽署「無間諜協議」(no-spy agreement),讓華為的設備達到無間諜、無後門標準。梁華說,華為無意竊聽西方消費者,所謂中國法律要求華為跟中國情報機構合作的憂慮,只是一種炒作。梁華在倫敦接受採訪的全文如下:

《衛報》

最近英國發生了一些與網路安全相關的事情,內閣有官員因此而辭職。您對於華為在英國的網路安全問題,以及長期處在爭議中心的狀況,有什麼樣的看法?

梁華:華為並不想處於爭議當中。華為已在英國運營了18年,幫助英國建設固網、移動網路,為什麼會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面向下一代網路時,大家可能把5G的作用誇大了。

網路安全是面向未來數位世界、智能世界非常重要的基礎要素,因此大家把網路安全問題提出來了。

網路安全應該是一個技術問題,從技術問題的角度去思考怎麼來解決。在網路安全上,英國政府、監管機構、運營商建立了非常好的風險管控機制,特別在提高網路韌性上有了非常好的實踐。比如在選擇供應商流程、建立網路安全規範等方面的實踐,已經能夠比較好地為大眾提供服務。

網路安全不能是針對某一個供應商或是某一家公司,應是整個行業或者全世界都應該關註解決的問題。應該全球一起合作從技術手段上、從保障措施上,共同思考解決網路安全問題。

在過去很多年,華為跟NCSC(英國國家網路安全中心)進行了有效的合作。可以說,華為是在英國網路安全方面被審查、被評估得最多的一家公司。華為產品進入英國市場前進行「白盒測試」。英國運營商在購買華為整個產品、設備、網路解決方案之前,都進行了嚴格測試。我認為,英國這一套機制是有效的。

基於風險管理、基於網路安全標準的要求,英國已建立起了這樣一套機制。對於網路安全,我們也呼籲全球一起建立更高的網路安全標準,所有設備提供商、運營商應遵循這套標準,從而為大眾提供有效、安全的網路,共同構建可信任的網路空間環境。

《彭博社》

GCHQ(英國政府通信部)指出華為編程能力很弱,且在現網的運營商網路中華為提供的產品設備有很多漏洞,請問華為的編程能力是不是像GCHQ說的那麼差、那麼弱?如果是的話華為採取什麼方式改善它們?

梁華:我們與NCSC進行了較長時間的合作,雙方在這個合作過程中,華為是完全透明開放的。1998年,華為啓動集成產品開發(IPD)流程變革,建立起一套產品開發(包括硬體和軟體)的管理機制。這套機制不但支撐了華為產品開發,也支撐了華為從一個小公司發展到了今天的規模。

在這個過程中,華為內部對軟體開發能力也在不斷地審視和提高,同時請第三方公司對軟體開發能力及安全管理等方面進行評估。我們連續六年請美國的CIGITAL對華為產品進行評估,12個評估項目中,我們有9項達到了業界最高級水平,華為整體軟體開發能力在業界還是有一定競爭力的。

最近OB報告中,NCSC對華為軟體工程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其中提到的問題,是面向未來發展需要解決的,特別是在雲化、數位化、智能化以及IoT等新業務場景給軟體工程帶來了更高的要求。這些要求也正是我們需要解決的問題。

因此,公司決定花5年或者更長時間,投資20億美金,甚至未來可能還會投入更多,構築面向未來更加可信、高質量的軟體工程能力。

這是關於研發體系的第二次變革。這次系統性變革不僅僅是針對NCSC在OB報告中提出的問題,同時也面向未來打造可信、高質量、韌性的產品,使得不僅結果可信,過程也可信。

《每日電訊報》

今天上午有一條新聞,英國前國防部長馬克·弗朗索瓦認為,民主國家公司的行為與其他國家公司的行為非常不一樣。如果允許華為參與英國5G部署,將會是一個非常大的錯誤,對此您有什麼看法?

梁華:華為總部在中國,但我們是一家全球運營的公司。在全球運營意味著,華為遵守的是開展業務所在國家的法律法規要求。華為堅持開放透明,致力於提供創新的技術和先進的產品,為業務所在國家和社會做出貢獻。

具體到英國5G網路建設,英國政府供應鏈審查將作出的決定,是基於英國在整個網路風險管理、供應鏈評估和經濟繁榮發展的綜合考慮下,做出網路設備供應商的選擇。

我瞭解到,英國政府有清晰的戰略和願景,致力於把英國建設成數位領先、覆蓋全光纖網路和下一代5G網路、並充分利用智能技術的國家。政府計劃到2025年目標實現1500萬戶的光纖接入,並且在5G領域實現領先。同時,英國也把網路安全作為一個重要的基礎要素,基於經濟繁榮和網路安全進行綜合評估。談到網路安全,我們應該基於事實、證據來說,而不是基於恐懼式的威脅來提出這樣的要求。

華為已經明確網路安全和隱私保護為公司的最高綱領,並將其置於商業利益之上,以有效保障網路運營,同時也遵守隱私保護要求。華為願意在英國市場做出貢獻,特別是支撐英國數位經濟的發展。

《CNN》

請您具體談一談數位,假設英國只允許華為對5G網路當中非核心部分提供產品,這對華為來說意味著多大的收入損失?

梁華:從英國整個網路來看,華為在核心網比例不高。在整個網路建設上,核心網和接入網有非常清晰的接口和標準。運營商基於整個網路建設對供應商進行評估。核心網選擇哪個供應商、接入網選擇哪個供應商,這都是運營商自主選擇。

《路透》

請問您本次在英國期間,有沒有會見任何政府官員,有沒有提出一些讓步條件?例如,提出更多的承諾保障或者承諾增加在研發方面的經濟投入?

梁華: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跟英國政府官員見面,這次會和一些行業組織成員進行會談。

華為在英國運營是長期的,無論是在與合作夥伴共建產業生態,還是用先進技術支持英國政府數位經濟發展、建設領先的IT基礎設施,以及在研發領域投入,都會以長期合作共贏的態度繼續在這裡開展業務。

《新聞聯合社》

現在華為遇到這麼多的審查,請您代表公司談一談華為對這種審查的感受是什麼?對這些審查做出什麼樣的反應?這些審查是不是有合理原因支持?現在西方有批評聲音,而且被媒體廣泛報導。

梁華:現在的報導中,有批評的、有表揚的,也有事實澄清的,各種聲音都有。目前,華為曝光度很高,大家很關注,因為美國到處打壓華為,使得大家非常關注。

在整個過程中,對華為的關注也要更多地來看華為在各個國家經營做出了哪些貢獻。如果基於解決問題提出一些建議和批評,我們都是歡迎的。

比如說NCSC提出華為軟體工程方面還有一些缺陷,需要在哪些方面改進。這些我們接納了,並制訂了改進措施,希望通過系統性變革來提升軟體工程能力。

無論是指責也好、批評也好,還是要基於事實和證據提出意見,而不是簡單基於政治因素驅動或者其他原因。

《Telecoms.com》

關於收入和市場份額,您不希望政策影響商業,但是政策肯定會影響到業務。英國的情況會不會導致華為市場份額收縮,從而進一步影響整個歐洲的市場份額以及全球的市場份額?去年華為運營商業務已經受到影響,影響是來自於哪些方面?對比其過去幾年華為5G應用速度的評估,現在看來與您評估和預測有沒有一些差異比較大的地方?整體市場上是不是由於政策限制了供應商,因此業務受到影響,不能使用某個供應商提供的設備?

梁華:在英國市場份額會怎麼樣現在很難說,我們自然希望在英國有好的發展。

剛才提到全球市場發展,去年運營商業務增長不是太理想,大部分原因是整個運營商行業發展趨勢問題,包括在整個網路建設(4G建設後到5G建設的週期)問題,目前一季度運營商業務增長超過10%。

截至目前,運營商能在5G建設中根據每個國家發展的要求實施不同策略。在5G領域中已有40多個商業合約,超過10萬個5G基站。

即使在目前的政治經濟環境下,我們對業務發展仍然很有信心,並且公司一切運行正常。從未來業務發展來看,5G現在備受關注,各個國家也把5G作為基礎設施建設,並以此作為促進數位經濟發展的重要要素。5G、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可能會加速各個國家的ICT基礎設施建設,進而促進各個國家在數位經濟方面的發展。

記者:您說到5G商用合約,能否具體談一談有多少在歐洲、多少在亞洲、多少在非洲?

梁華:40多個商用合約中,大概有25個來自於歐洲、10個來自於中東、6個來自於亞太。

《The Register》

20世紀90年代,各個國家倍受鼓舞,希望參與到全球競爭中,能夠倍受鼓舞的原因是基於統一的規則,比如說WTO針對國家資助和傾銷有很明確的規則。現在中國公司是不是覺得在參與競爭時,規則在中途就已改變?

梁華:我不能代表所有中國公司。我想講的是,在全球化運營過程中,基於公平開放的市場環境,基於規則、公平競爭的環境,是有利於大家開展全球貿易的,也有利於全球經濟的發展。

關於網路安全,本身應該是技術問題,應該針對網路安全建立清晰的網路安全標準,所有參與網路建設的人都應該遵循這個標準和規則。

在隱私保護領域,歐洲GDPR有非常清晰的規則和要求,涉及到用戶隱私保護的都要遵守,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或者說非常好的實踐。華為在歐洲經營,只要遵守了GDPR就能夠在這裡開展業務。如果哪個公司沒有遵守GDPR就會受到懲罰,GDPR對所有參與者來講都是一致的,公平的。

寧可關掉公司:表明華為不收集情報、不裝後門的決心

《衛報》

2017年中國通過的《國家情報法》是英國政治人物比較擔心的一點,具體來說是要求中國公司配合中國情報機構監聽方面的要求,BBC曾經報導華為創始人承諾「如果真的收到這樣的要求,寧可關掉公司也不會這麼做」。您是否也支持華為創始人的觀點?

另外,現在大家對《國家情報法》擔憂是不是有一點太誇張、太過了?

梁華:首先,華為在運營過程中沒有接收到任何類似這樣的要求,即使接到這個要求,我們也不會執行。

關於《國家情報法》,中國官員在不同地場合都說明瞭沒有任何法律要求企業去蒐集情報、安裝後門。中國官員楊潔篪先生在慕尼黑的安全會議上明確講了沒有任何法律要求企業安裝「後門」或收集外國情報。

中國國家總理李克強在兩個多月前的兩會期間也明確提出,「這樣做不符合中國法律,也不是中國行事的方法,現在不會有,將來也決不會有。」

各位記者朋友可以想一下,華為服務了三十年,業務遍及在170多個國家,不會去做損害客戶、損害個人的事情。剛才您提到創始人任正非先生說如果最後有這種情況寧可關掉公司,我表示支持。

華為可以向運營所在國家提出,願意跟政府(包括英國政府)簽訂華為設備無後門、無間諜的協議。

最後一個問題,問到其他國家一些人員對中國《國家情報法》過度解讀和擔憂,我認為你說的是有道理的。

《每日電訊報》

如果中國政府要求華為分享客戶信息,寧願關閉整個公司,請問您剛才說的是這個意思嗎?會不會執行?

梁華:在情報領域如果要求華為公司去蒐集情報,創始人多次表達過「寧可關閉公司也不會做這個事」。

記者:假設真的出現一種情況,華為被要求收集一些信息,華為按照創始人的表態寧願關掉整個公司,從這個角度看,一方面講華為可信,應該參與5G網路;另一方面存在一種可能,有朝一日華為寧願關掉公司也不會執行這個請求。也就是說,華為關掉公司也是網路安全潛在風險,既然沒有公司,賣出去的產品網路應該怎麼辦?

梁華:寧可關掉公司是表明華為的一種決心。華為跟客戶合作過程中只提供網路設備,由運營商運營網路,華為很好地支撐了客戶網路的運行。華為服務客戶核心是以客戶為中心,為客戶創造價值。

「法無明文不為罪」,即使收到這些要求也不會執行,任先生這句話表達了我們「不會執行這些要求」 的決心,不執行要求也不會承擔法律責任。所以,我們對於公司的長期發展很有信心。華為每年堅持在研發上大量投入,去年在研發上的投入是150億美金,未來五年每年大概投入研發150億到200億美金。我們希望華為能夠長期存在下去,更好地支撐客戶的發展。

在公司運營當中,華為把客戶網路的穩定運行作為支撐,我本人過去在公司的工作經歷中,曾經負責過全球的技術服務。當客戶網路受到自然災害或者其他設備影響時,公司把支撐客戶網路穩定運行作為重要責任,包括智利地震、日本地震、印尼海嘯時,員工都快速幫助客戶恢復了網路運行。

《新聞聯合社》

經常有人問我有什麼手機可以推薦,最近有一位朋友訴求是電池續航夠好,我推薦華為手機,他說「我才不要用華為手機,我怕被監聽」,請問華為怎麼打破這個印象?

梁華:我覺得你的推薦是有道理的。每個用戶在選擇手機品牌的時候,都有他的偏好,有的關心續航、有的關心拍照、有的關心應用方便性。用戶用哪個品牌手機,應該從整個產業鏈層面來判斷。一部手機大概有幾千個零部件,這些零部件都是由全球產業鏈構成的。剛才你朋友說用華為的手機怕被監聽,這個擔心大可不必。我們不建議從手機公司所在國和地緣政治來決定是否用哪一個品牌的手機,要從整個手機背後的技術來做決定。

記者:您對於這種品牌形象的認知會不會擔心?影響到華為的不止手機還有穿戴設備等整體的品牌形象。

梁華:我認為影響品牌形象的是產品質量和可信度,不會因為一些人對我們的誤解而擔心影響產品和品牌形象。華為手機、PC以及穿戴設備業務增長非常好,一季度已經發貨了5900萬台智能手機。我想在這方面沒有因為這個而擔心整個產品的品牌,產品還是要基於技術先進性、高質量等長期構建出品牌。

任何一個產品,特別是高端產品,在發展過程中,外界有一些質疑也是可以理解的,最終能否經受得住市場的檢驗,才最能說明問題。

《CNN》

關於5G商用合約,來自於歐洲的5G合約具體有多少?簽署協議將會向歐洲這些國家和地區提供5G核心部分產品,是否存在一些風險?如果英國供應鏈審查有結果以後,這些合約可能會受到影響。

梁華:合約中主要是基站設備,歐洲的25個合約裡面,有多少含有核心網我確實還不知道這個數據。

關於英國供應鏈審查,英國政府明確表明瞭供應鏈審查不是針對任何一個公司和國家,會涉及所有電信行業運營商和設備供應商。華為已知曉英國政府開展供應鏈審查的計劃。華為非常理解英國政府建設安全、有韌性的國家關鍵基礎設施的承諾,並將全力配合這項審查工作。

對於英國政府基於供應鏈標準和要求進行供應鏈審查結果,在這方面我們還是很有信心的。基於網路安全的實踐、網路韌性和市場多樣化進行供應鏈審查,有利於英國在整個ICT基礎建設上選擇比較好的設備供應商。

現在電信行業已經是一個全球化產業鏈,華為願意成為英國整個電信產業供應鏈中的一個環節。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