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先才觀點:不必對美中衝突過於悲觀

2019年05月18日 07:00 風傳媒
2019年3月,中美貿易戰,北京、華府第八輪談判。(AP)

2019年3月,中美貿易戰,北京、華府第八輪談判。(AP)

日前,美國與中國大陸因貿易問題的博弈不斷升級,先是美國單方面祭出關稅大棒,開始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國商品的關稅從10%上調到25%,從而使中美經貿磋商陷入困境。美方上述措施導致中美經貿摩擦各級,中方也採取了對來自美國的600億美元商品提高加徵關稅稅率的反制措施。中美在經貿領域的衝突似乎不可避免。與此同時,美國在其他方面也加大了與中國的對抗力度。無論是南海還是台海等問題,美國對抗的姿態也似乎越來越強硬。所有這一切都給外界一種想像,隨著中國大陸的不斷崛起,美國的對華戰略已經全面轉向,其對華政策將採取全面遏制、全面壓制的作法。這也使輿論出現了「中美衝突不可避免」的悲觀看法。

事實上,完全不必對中美必將衝突的臆測抱持過於悲觀的心理。從世界政治情勢來觀察,中美兩個大國發生衝突甚至重大衝突的可能性當然不能排除,但發生這種可能性的概率還是非常小。中美關係大體上可以用世界霸權與崛起中的強國之關係來形容,美國當然對越來越強大的中國抱持高度的戒心,這本來就無可厚非。尤其是中美2國無論是意識形態,還是政治體制、對外戰略等方面的差異性太大,也無法調和。換言之,中美對抗是必然的,是一種常態。

但中美之間的這種對抗未必會走到不可控制之境地 ,或者說將要發展到魚死網破之絕境,則是過於悲觀的看法,或者是過於誇大中美衝突的後果。其原因就在於中方已初步具備了抑止美國企圖將2國關係帶入絕境的客觀條件。

美國作為世界霸主,自然不希望後進之國挑戰其所主導的國際秩序。但目前美中衝突的根源並非在於中方要挑戰美方之地位,而在於美國對於中方的防範和顧慮之心過於嚴重所致。以前蘇聯與日本為例。前蘇聯當時是完全參加與美國爭奪世界霸權的遊戲之中,而且其在軍事方面的投入壓力遠超其國家財力所承擔,加上其經濟模式本身沒有融入世界經濟體系之中,以及意識形態治國,這些都是其最終敗給美國的最主要原因。而日本之所以在80年代面對美國壓力陷入經濟困境。主要還在於戰後的國際秩序下,日本本身面對美國的壓力時,反制的籌碼很少,日本的軍事及安全都掌握在美國人手中,對美國打壓採取順受的態度自然也在情理之中。而中國大陸則完全不同。北京已成為全球政治、經濟及軍事的重要玩家,尤其是世界第二的大體量經濟,以及深度融入世界經濟體系,加上龐大的人口及巨大的消費市場,這些都是中國大陸抑制中美衝突的巨大緩衝優勢。

當前美國希望透過各種手段來打壓中國大陸的盤算客觀存在,但問題是北京不可能會被美國牽著走,尤其是在核心利益上北京不可能妥協與讓步。而中美在多次的博弈中,也必然會找到一個妥協。換言之,儘管中美關係未來會在持續的對抗中前行,但不必悲觀,畢竟雙方都知道對方的底線。因此,中美之間的這種對抗最終只會在一定的範圍內擺盪,失控的機率較低。

*作者為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政治研究所所長、廈門大學兩岸協創中心平臺執行長。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