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新聞專業論壇》不用臉書的「Twitter」王國 假新聞如何在日本氾濫?

2019年05月20日 13:10 風傳媒
2019年5月18日,財團法人卓越新聞獎基金會舉辦「亞洲新聞專業論壇」,日本媒體人野島剛分享日本網路匿名文化與假新聞猖獗的關聯。(鍾巧庭攝)

2019年5月18日,財團法人卓越新聞獎基金會舉辦「亞洲新聞專業論壇」,日本媒體人野島剛分享日本網路匿名文化與假新聞猖獗的關聯。(鍾巧庭攝)

日本人低調、喜愛匿名的特性,和假新聞的傳播有什麼關係?財團法人卓越新聞獎基金會18日在台灣大學霖澤館舉辦「亞洲新聞專業論壇」,本屆論壇以「網路時代的新聞真相」為主軸,邀請各國記者分享經驗。日本資深媒體人野島剛觀察,日本假新聞的擴散與網路匿名文化密不可分,言論自由的環境反而成為不實資訊發酵的溫床。

根據無國界記者(RSF)發布的《2019新聞自由指數》報告,日本位居全球第67名,落後於南韓及台灣,曾在日本《朝日新聞社》任職多年的野島剛分析,日本近年來出現假新聞流竄的現象,分別與社群媒體使用習慣及喜好匿名的文化相關。

野島剛形容日本是「Twitter王國」,在日最具影響力的社群媒體是推特(Twitter),使用者高達4500萬人,遠超臉書(Facebook)的2800萬使用者,也是意見領袖主要的資訊發布平台。野島剛補充,推特和臉書的活躍使用者大約以年齡35歲為分界,35歲以上的族群較喜歡臉書,年輕人還會開玩笑說「臉書被老人佔領了」,紛紛轉投推特懷抱。

日本人為何喜歡推特?

「日本人不關心他人的比例在10年間增加了35%,信任他人的比例則下降了13%,」野島剛認為台灣的公民社會活躍,民眾積極參與社會議題,相較之下,日本經歷平成時代「失落的二十年」,期間經濟停滯、天災頻仍,年輕人對未來感到悲觀,普遍形成野島剛所稱「冷笑主義」(Cynicism)的現象,對外界和社會漠不關心。

野島剛分析,早在使用折疊式手機的年代,日本民眾便培養出在手機上寫短文的習慣,與推特的字數限制不謀而合,而最主要的理由是推特用戶大多以匿名身份活動,不同於強調本人身份的臉書,卻更加符合日本人的喜好。日本學者的研究也指出,推特使用者性格多半較為內向,臉書使用者則相反。

內容農場影響力超越老牌媒體

2019年5月18日,財團法人卓越新聞獎基金會舉辦「亞洲新聞專業論壇」,日本媒體人野島剛分享日本網路匿名文化與假新聞猖獗的關聯。(鍾巧庭攝)
2019年5月18日,財團法人卓越新聞獎基金會舉辦「亞洲新聞專業論壇」,日本媒體人野島剛分享日本網路匿名文化與假新聞猖獗的關聯。(鍾巧庭攝)

談到社群媒體對日本新聞自由的影響,野島剛舉2013年創立的新聞平台「NETGEEK」為例,NETGEEK運作的形式近似於內容農場,大多轉載其他媒體的新聞,更吸引許多未經專業新聞倫理訓練的素人寫報導賺外快。但特別值得注意的是,NETGEEK是以報導在社群媒體的轉貼數決定記者的報酬,促使記者為了衝高點閱優先選擇吸睛、具爭議性的內容報導,網站上充斥未經查證的不實資訊與假新聞,而這類的新聞又以對中國、南北韓態度強硬的右派觀點居多。

野島剛說,一旦發生爭議,NETGEEK又能利用網路媒體易於編輯的特性迅速修正不實報導,藉此規避司法責任。NETGEEK的影響力在日本迅速竄升,日本2017年舉行眾議院選舉,在100則最受關注的大選新聞中,來自NETGEEK的報導佔了15則,甚至超越《朝日新聞》的9則。野島剛警告,內容農場受關注的程度更甚編採程序嚴謹、旗下擁有數百名專業記者的老牌媒體,這種「不對稱的影響力」,是日本必須解決的問題。

2019年5月18日,財團法人卓越新聞獎基金會舉辦「亞洲新聞專業論壇」,日本媒體人野島剛分享日本網路言論的傳播途徑。(鍾巧庭攝)
2019年5月18日,財團法人卓越新聞獎基金會舉辦「亞洲新聞專業論壇」,日本媒體人野島剛分享日本網路言論的傳播途徑。(鍾巧庭攝)

自由派力量衰退 右派聲音成主流

野島剛分析,2000年後,左派勢力衰退,右派「親美反中」的立場成為日本社會主流聲音,右翼媒體的發行量與影響力與日俱增。而自由派媒體如《朝日新聞》的發行量則幾乎腰斬,2013年的發行量還有760萬份,到了2018年僅剩下不到400萬份。

野島剛認為,日本的假新聞主要出自右派言論界,但右派批評中國、南北韓與左派的言論,又符合支持安倍晉三政府的「網路右翼」網友立場,假新聞與不實資訊便透過右派意見領袖及推特、網路討論區等匿名平台傳播,「事件在匿名平台成為熱議話題,經由右派意見領袖在推特分享後,進一步在網路上引起討論,假新聞便在過程中不斷擴散。」

2019年5月18日,財團法人卓越新聞獎基金會舉辦「亞洲新聞專業論壇」,日本媒體人野島剛分享日本自由派媒體衰弱的現況。(鍾巧庭攝)
2019年5月18日,財團法人卓越新聞獎基金會舉辦「亞洲新聞專業論壇」,日本媒體人野島剛分享日本自由派媒體衰弱的現況。(鍾巧庭攝)

但假新聞的製造者究竟來自何方?野島剛曾訪問過一位兼職生產假新聞的年輕農民,受訪者表示,只要報導內容牽涉對中國或南韓的攻擊,點擊率立刻飆升10倍,他每個月能靠假新聞賺取30萬日元的收入。受訪者強調,他認為每家媒體都會製作假新聞,而自己這麼做只是為了賺錢,不在乎查證或立場,更把責任推到消費者身上,表示「信不信看個人」,令野島剛當場無言以對。

野島剛說,人們總以為網路是更加自由的空間,但自由與匿名性卻導致不實資訊的流竄,且沒有人需要為此負責。對此,野島剛也提出防治假新聞的幾個建議:首先,新聞平台必須要有身為媒體的自覺,對報導的新聞倫理負起責任;由於內容農場最主要的收入來源便是廣告收入,因此從企業端下手,對廣告主施壓不得再內容農場投放廣告,也是努力方向之一;此外,也要仰賴非政府組織的力量,加強事實查核,發布假新聞報告作為反制,甚至透過人工智慧協助判別假新聞,讀者當然也要提高媒體識讀能力,才能健全網路空間這個生態系。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