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掉華為比達成中美協議重要十倍!」白宮前策略長巴農:我是超級鷹派,不能輕饒中國

2019年05月23日 17:25 風傳媒
曾是川普心腹,被稱為白宮黑武士的前白宮策略長巴農。(美聯社)

曾是川普心腹,被稱為白宮黑武士的前白宮策略長巴農。(美聯社)

美國政府對華為的全面封殺,目前已是中美貿易戰最關鍵的交鋒點。有人認為川普只是想壓迫北京達成協議,但也有分析指出,華為對美國國安與5G科技的威脅,才是川普下重手的原因。不過川普昔日倚重的白宮前策略長巴農接受港媒《南華早報》專訪,直言「幹掉華為」比達成中美協議重要太多了。

川普昔日頭號策士

巴農(Steve Bannon)原來是極右派網媒「布萊巴特新聞網」(Breitbart News)」的編輯部執行總裁,他曾被視為川普的頭號心腹、又有「白宮黑武士」之稱。川普入主白宮後,巴農進入白宮擔任策略長,後來兩人因為《烈焰與怒火:川普白宮內幕》一書揭露巴農批評川普子女鬧翻,巴農也黯然離開白宮。

美國總統川普(左)與前白宮策略長巴農(右)反目成仇(AP)
美國總統川普(左)與前白宮策略長巴農(右)反目成仇(AP)

巴農雖然離開權力核心,但他依舊在外圍替川普搖旗吶喊。去年8月,巴農接受《美聯社》專訪,他呼籲共和黨應該團結挺川普,避免民主黨在國會拿下多數。今年5月,巴農則是投書《華盛頓郵報》,表示中美貿易戰的真正敵人就是中共,因為這個邪惡政權讓中國人民陷於水深火熱。

「一定要趕走所有中國企業!」

如今中美貿易戰全面升級,川普政府更對早就被指控與解放軍關係密切、而且嚴重威脅美國國安的華為祭出制裁,試圖切斷這間中國電信巨頭的上游零件與軟體供應。在川普簽署封鎖華為的行政命令後,巴農上周六(18日)又接受《南華早報》電訪。他強調不能讓華為繼續待在西方市場,而且這件事比起中美貿易協議重要十倍。

美國全面切斷華為命脈,矽谷新創公司CNEX Lab也控告華為副董事長徐直軍竊取機密。(美聯社)
(美聯社)

這位川普昔日的頭號策士說,華為不只是美國的頭號安全威脅,也是整個世界的心頭大患,「我們一定要整垮他們」!巴農表示,這是一場對中國的「全面包圍戰」,就算華為最後被趕出美國,他也不會因此停手。巴農說,他會奉獻他的餘生與中國企業奮戰,直到所有中國公司都被趕出美國市場,他才肯善罷甘休。

「中國必須做出根本性的變革!」

目前外媒盛傳川普政府將繼續封殺其他中國企業,包括製造無人機的「大疆」、中國最大的監視器廠商「海康威視」等,不過這些對巴農來說遠遠不夠。他對《南華早報》表示,下一步美國應該禁止所有中國企業在美國上市,還要封殺為中國提供資金的在美退休基金和保險公司,直到中國政府同意作出根本性改革。

華為。(美聯社)
華為。(美聯社)

巴農雖然目前沒有官職,但他今年3月號召40多位學者與退休官員重啟「應對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簡稱CPD)。至於所謂的「當前危險」,《南華早報》說,顯然就是指中國。說是「重啟」,是因為這個委員會早在1950年代首次成立,當時主要是應對威脅美國的共產主義,在多位核心成員進入艾森豪政府後一度解散。但1976年又再度浮出檯面,當時的矛頭則指向了冷戰時期的頭號強敵蘇聯。

「我比川普還右,這一點我很自豪」

雖然沒有提供太多細節,不過巴農對《南華早報》表示,「他每天都會跟白宮的高階官員討論中國」。當這位前白宮策略長被問到是否定期會見川普,巴農卻推說「沒有」,並稱「如果我需要跟他說些什麼,我就會透過他的律師」。但巴農又引用最近幾個月的《紐時》與《Politico》報導,表示川普「很器重巴農」、「知道我曾是他最親近的工作夥伴,真的很爽」。

白宮,巴農,川普,蒲博思,佛林,史派瑟,誰是接班人。(製圖:風傳媒、美聯社)
川普的白宮班底其實已經換過幾輪,相片中的這些左右手僅剩副總統彭斯還在。(製圖:風傳媒、美聯社)

談回這場全面升級又陷入膠著的貿易戰,巴農說:「我不認為這一切可以很快水落石出,現在不過是漫長戰役的開端」、「我這輩子都在為此奮戰,我一天24小時都在處理這些事」。巴農還對《南華早報》表示,在中國事務上,自己比川普還要右的多,「我對這一點非常自豪,我是一個超級鷹派!」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Friedrich Nietzsche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