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社會嚴重擔憂香港!」香港社運人士成「政治難民」 在德獲庇護

2019年05月23日 21:00 風傳媒
2016年2月9日,香港旺角騒亂。(美聯社)

2016年2月9日,香港旺角騒亂。(美聯社)

黃台仰和李東昇或許是在德國獲得庇護身份的首批香港公民。25歲的黃台仰和27歲的李東昇是香港本土派活動人士、本土民主前線創建成員。兩人因在2016年的「旺角衝突」中扮演重要角色,被拘捕起訴。在保釋期間逃離香港。

逃亡兩年後,黃台仰和李東昇在柏林露面。據《紐約時報》(NYT)和《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報導,兩人已於一年前在德國正式獲得庇護。德國移民和難民署向《紐約時報》證實,去年對兩名香港公民給予庇護身份。黃台仰對該報表示,「香港已失去了其國際上的特殊地位」。

報導援引國際特赦組織(AI)的中國問題研究院潘嘉偉和另兩位人權律師指出,迄今還沒有香港公民因逃避司法迫害而在外國獲得庇護權的先例。潘嘉偉稱,這表明國際社會現在對香港的擔憂有多嚴重。

避難之旅

2016年農曆新年,與警方發生嚴重衝突的「旺角騷亂」後,黃台仰和李東昇受到「暴動、煽惑非法集結」等罪名指控。2017年11月在保釋期間,他們獲法庭批准離港出席活動後,經台灣前往德國。此後,兩人受到香港警方通緝。另一名本土民主前線的成員梁天琦,也受到類似的指控,於去年被判6年監禁。
2016年農曆新年期間,香港爆發了旺角騷亂。(圖/維基百科)
2016年農曆新年期間,香港爆發了旺角騷亂。(Wpcpey @Wikipedia/ CC BY-SA 4.0)

據《金融時報》報導,兩人抵達德國後提出了避難申請。在等候審核結果期間,他們先後被安置在三處難民營,2018年5月,終於得到了獲准的批覆。

黃台仰說,德國當局沒有說明給予避難保護的具體理由,但他在與移民官員面談時表示,香港司法當局對他的指控是出於政治動機。

德國聯邦議院綠黨黨團的人權政策發言人鮑澤(Margarete Bause)對德國之聲表示,根據德國避難法,申請庇護的條件是當事人因自己所屬的民族、社會群體、宗教或政治觀點而遭受威脅、迫害。

據她所知,2017年到2019年間,包括黃、李二人在內共有三名香港公民在德國申請庇護。就另一人的申請尚未做出決定。她強調,難民部門必須根據個案的具體情況做出決定。

一年後發聲

黃台仰說,選擇德國是因為「德國對中國有著堅定的立場,特別是在人權議題上」。他還表示,在庇護獲批准一年後,現在公開露面,是為了喚起人們對香港修改《逃犯條例》以及六四慘案30周年紀念的關注。

香港立法會正在審議的《逃犯條例》修正案,擬將移交逃犯的範圍擴展至台灣和中國大陸,被批評是為向大陸遣送例如政治異見人士等打開大門。修法計劃引發香港民眾大規模抗議,國際輿論也再度關註香港的法治前景。

鮑澤也對香港的有關修法計劃表示擔憂,認為這將使公民社會的活動空間愈加受擠壓,人權人士、民主人士、公民社會代表和記者等都會受到更大壓力。

黃台仰對《法新社》(AFP)表示,如果通過修法,他就完全沒有可能再返回香港,因為在那裡會面臨被遣送往大陸的危險。

據黃台仰說,自己正在學習德語,準備今年秋季在哥廷根大學(University of Göttingen)開始攻讀政治學和哲學。6月4日,黃台仰和李東升將出席德國綠黨在柏林主辦的一場以天安門事件30周年和中國發展為主題的研討會並發言。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DW)是德國廣播電視聯合會的成員,製作廣播、電視以及網際網路的資訊服務於全球。總部座落在波昂和柏林,以內容上側重於報導國際時事,介紹德國時事、文化,以及德國和其他國家之間的雙邊交流。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