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年》藍營不敢觸碰,綠營有意淡化,陸客開心與「坦克人」合照 六四參與者:這是一場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2019年05月26日 09:10 風傳媒
今年是「六四30周年」,自由廣場巨型的綠色坦克戶外裝置藝術,重現了六四天安門事件中的知名照片場景「坦克人」。(蔡娪嫣攝)

今年是「六四30周年」,自由廣場巨型的綠色坦克戶外裝置藝術,重現了六四天安門事件中的知名照片場景「坦克人」。(蔡娪嫣攝)

1989年6月5日,一張肉身擋車的「坦克人」照片震驚全球,也成為最廣為人所知的六四見證;30年後,「坦克人」以裝置藝術的形式重現在台北自由廣場,甚至有許多陸客開心與其合影,對坦克人形象蘊含的意義渾然不覺。

在中共當局刻意打壓、掩蓋資訊之下,中國人對六四鎮壓慘劇集體失憶,事件全貌與確切死傷人數更始終未明。六四30周年前夕,學運的參與者、支持者與見證者齊聚台灣,對於他們來說,分享經歷本身就是與中共進行「記憶的對抗」,唯有透過一代代的歷史傳承,才能夠抗拒遺忘,傳遞學運象徵的民主自由精神。

北京清華大學代表周鋒鎖:六四當天猶如戰爭場面

21日於清華大學舉行的「六四清大座談會」上,人道中國主席周鋒鎖發表談話。(蔡娪嫣攝)
21日於清華大學舉行的「六四清大座談會」上,人道中國主席周鋒鎖(中)發表談話。(蔡娪嫣攝)

「六四三十:中國民主展望座談會」21日在新竹清華大學舉行,面對在場年輕學子,令與談人周鋒鎖感慨萬千,因為在八九學運爆發時,他正是就讀於北京清華大學的學生。周鋒鎖回憶,80年代中國的社會氣氛其實相當活躍,他也時常去參加北京大學內的民主沙龍,並在1988年舉辦了清華大學史上首度、也是迄今唯一的系學會長直選,「在一切由政府控制的中國,舉行自由、獨立的選舉,這給我很大的激勵。」

周鋒鎖認為,當時的大學生敢於追求自由,民間要求改革物價與腐敗問題的呼聲也不斷,兩股嚮往改變的思潮匯流,使得1989年4月悼念胡耀邦的紀念活動,在民意自發力量下演變為大規模示威、罷課,無論對參與者或中共來說都是極大的震撼,也種下當局下令鎮壓的遠因。

6月4日血腥鎮壓當晚,周鋒鎖就身處天安門廣場,他形容當晚「如同戰爭場面、槍聲不斷」,但由於市民奮勇阻擋戒嚴部隊,廣場上的學生就像待在颱風眼一樣,得以和平撤離。周鋒鎖仍清楚記得,自己一路上親眼看見了40多具屍體,其中更不乏清大學生、校友。

「遺忘是對死難者的二次屠殺。」周鋒鎖說,由於當局刻意掩蓋真相,在30年後的今日,死難者名單仍不完整,許多生命的消逝杳無蹤跡,讓他不禁哽咽表示:「死難有多少人,我們可能永遠不會知道了。」鎮壓行動過後,周鋒鎖名列遭通緝的21名學生領袖之中,出獄後赴美求學並創辦「人道主義中國」組織,長年募資營救中國政治犯。周鋒鎖認為,外界對中國政治犯所知甚少,唯有讓他們被更多人知道,才能喚起外界對中國民主運動的支持。

被坦克輾斷雙腿 方政:我們在與中共進行記憶的對抗

學運爆發時就讀於北京體育學院的方政,在6月4日凌晨從天安門廣場撤出,途經西長安街六部口時遭坦克輾過、失去雙腿,也是迄今僅有站出來分享遭坦克襲擊經歷的六四參與者。與王丹等學運領袖相比,方政自稱只是一名非常普通的參與者,甚至有中共學生黨員身份,基於「知識份子的責任感參加遊行」,隨著投入程度加深,「一次比一次走得更前面。」

六四屠殺見證人、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主席方政。(李忠謙攝)
六四屠殺見證人、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主席方政。(李忠謙攝)

方政表示,即使在鎮壓的前一晚,他仍信心滿滿地認為「學生普通的靜坐不至於有危險」,甚至向學妹保證她的安全,豈料隔日自己就遭到坦克輾過。「我們在這裡分享真實經歷,是與中共進行記憶的對抗,」方政說他遇襲的那條路上都是撤退的大學生,但詳細傷亡人數至今仍是未知數,許多有相同經歷的夥伴承受當局思想工作的壓力,為了生活選擇沈默、否定過往,「中共消除記憶的行動早就開始了。」

維權律師滕彪:中國人得了「坦克後遺症」

「許多中國遊客看到自由廣場前的坦克人,根本不知道這代表什麼。」雖然八九學運爆發時只是名中學生,但中國律師滕彪深受學運精神啟發,關注中國人權議題,並投身維權運動。滕彪認為,從人權與自由的角度來看,現在的中國比起1989年時,距離民主的距離更加遙遠,屠殺帶來的恐懼與絕望,讓中國民眾彷彿罹患了「坦克後遺症」——既然幾百萬人上街都以失敗告終,「不如發大財、賺大錢」,甚至阻止他人起而抗爭。

滕彪認為,外界時常忽略中國經濟起飛背後的「低人權優勢」,在勞權低落、無從抗爭的情況下,市場改革自然進行得格外順利,科技發展出人臉識別、社會信用系統、網路維穩等手段,更讓威權統治如虎添翼。

「最可怕的專制不是鎮壓反抗的專制,是讓你忘記要反抗、甚至主動維護的專制。」滕彪說,這種「高科技的極權主義」就像加強版的「超級一九八四」,在歷史上絕無僅有,再加上中國刻意洗腦宣傳、掩蓋歷史真相,更藉此煽動民族主義,也讓記憶與遺忘的鬥爭愈發艱難。

台灣學者林宗弘:中共最希望台灣忘掉六四

「台灣和中國的民主運動在那兩年產生很大的共振,但我很感慨的是,現在台灣也陷入中共希望我們遺忘某些事情的情境當中。」清大當代中國研究中心主任林宗弘指出,台灣政壇不分藍綠都選擇淡忘六四,藍營不敢去觸碰中國人權問題,綠營則是有意淡化兩岸民主共振的歷史,若台灣也陷入避談六四的自我審查之中,便是讓北京當局得償所願:「共產黨要我們遺忘一個可能性,出現「民主中國」平行宇宙的可能性,而這個可能性被六四消除了。」

1989年5月17日,中國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成千上萬名民主示威者。(美聯社)
1989年5月17日,中國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成千上萬名民主示威者。(美聯社)

林宗弘也提及,若中國當初走上不一樣的路,如今的兩岸關係也可能完全改寫,自己日前接受《德國之聲》採訪談六四,但自認與六四沒有太大淵源,細問才知道自己是少數每年發表六四紀念文章的台灣學者,台灣對八九學運、六四鎮壓的關懷逐漸消散,令林宗弘感慨表示:「我們要抗拒遺忘,中共最希望的就是我們忘掉這個。」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