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PR值從15到70都有要怎麼教?面對大學退場危機,老師揭露最頭痛的教學困境

2019年05月30日 08:07 風傳媒
私大P老師認為,30年前國中畢業生,只有3成能讀高中職,能進大學又只剩3成,是PR值90以上的人才讀大學;如今PR值1到99學生都可進大學,加上教師缺人,要怎麼教?示意圖。(資料照,取自pakutaso)

私大P老師認為,30年前國中畢業生,只有3成能讀高中職,能進大學又只剩3成,是PR值90以上的人才讀大學;如今PR值1到99學生都可進大學,加上教師缺人,要怎麼教?示意圖。(資料照,取自pakutaso)

少子化是國安危機,對高教也是挑戰,教育部去年預估,未來10年大專校院新生人數將銳減近10萬人,民國117年僅剩15.7萬人;而自2014年屏東高鳳數位學院宣布停辦後,大專校院退場的風潮彷彿骨牌倒落般,永達技術學院、興國管理學院、台灣觀光學院和高美醫護專等校也接連開始轉型或退場。

在過去廣設大學、專科轉型科大的風潮下,截至107學年度,全台仍有超過150間大專校院,面對逐年滑落的新生數,許多學校不得不正視生存危機,然而,再遇上我國大學超高的錄取率,夾在校方與學生之間的教師,不管在教學或工作權的保障上,也承受莫大壓力。

20190319-屏東永達技術學院校門口。(賴福林提供)
少子化引發大專校院退場風潮。屏東永達技術學院已經停招。圖為校門口。(資料照,賴福林提供)

私立科大L師:招生遠比教學優先

L老師(化名)任教於中部某私立科大,「前面剩一兩間學校,等他們倒就換我們了。」他表示,對校方來說,招生的優先權遠大於教學,教學又遠大於研究,目前校方尚未要求老師招生KPI,但會「希望有動作出來」。

「有動作」的招生方法五花八門,L老師指出,最常見的兩種,一個是去招生博覽會擺攤,另一個是用私人關係,透過認識的高中職老師對學生半哄半騙,用高額獎學金吸引他們,但可能進來後門檻設很高,讓人進得來卻拿不到,或只能拿到第一年的錢。

而在上述兩種方法外,也有徒勞無功的手段,如有學校會逼教師「從小抓起」。L老師透露,學校會「建議」老師去高中職帶專題或科展,可是這個方法其實無效,因為不僅花費教師額外的時間,若學生因此獲得好成績,也會直接去更前面的學校。

L老師並說明,有些學校甚至是往下做2級,大學老師去國中帶競賽,高中職老師去國小帶活動,儘管效果很差,但校方已經黔驢技窮,只能用最笨的方法。

另外,L老師指出,有些企業會要求員工在職進修,學校就會去「綁標」,跟企業洽談好,學校老師直接去企業總部、工廠教課,上課內容也沒在管,因為員工只是要拿文憑、學校就是要拿錢。他並表示,這有點走在灰色地帶,但教育部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20180721-2018大學博覽會,參與的大學想方設法吸引學子們的青睞。(陳明仁攝)
各大專院校因應少子化搶學生。圖為大學博覽會,學校想盡辦法吸引學子青睞。(資料照,陳明仁攝)

各科系招生不一 「電機老師得換教觀光」

林林總總的亂象,來由無非是招生困難,L老師認為,主因倒不一定是少子化。他直言,首先是學校名聲不好,再來是老師能力問題,很多老師會推給少子化,「但私校老師有的很認真,也有很糟糕,一直打混到學校倒的」,而現在校方都想減少老師,加上各科系招生狀況不一,就變成缺人要其他老師去教,比方說電機資訊的老師,要去教觀光或美容,因為工、商學院的招生狀況可能很差。

在此情況下,教師即便想教學,也會遭遇困難,L教師表示,如他的學校學生普遍素質並不好,有些老師因此會把教學綜藝化 ,但他認為,「教簡單一樣跟不上,這一個是能力問題,一個是學習欲望很低落,學習欲望低落很難解決」,所以還是會用比較嚴謹的教法,一方面也是尊重其他想上課的學生。

學生素質參資不齊 教師頭疼

P老師(化名)任教於台北市私立大學,學校暫無倒閉危機,但他指出,教師課程規劃,目前受到很大的影響,現階段只要學生繳的錢撐得住學校,教師一定遇缺不補,而當招生人數很少時,某些課程可能會改用兼任老師,或找有教學能力的職員來教。

P老師認為,30年前國中畢業生能進到高中職的只有3成,能進到大學又只剩3成,是PR值90以上的人才讀大學,進去後不管老師怎麼教,都可以自己讀,但如今PR值1到99的學生都可以進大學,加上教師缺人的情況,要怎麼救?

現行大學教師資格,擁有碩士學位可擔任講師,博士學位便可擔任助理教授,僅需教育部審核學術、研究能力,對於教學能力則未有審查。P教師指出,所以大學裡的教師很多沒有教學、輔導能力,難以面對程度參差的學生,「都是土法煉鋼,沒修過教育學程,只是因為學歷高就來教課,但怎麼啟發學習動機、怎麼跟學生互動,都要靠老師自己摸索。」

在教學實務上,P教師指出,必修課不能因少數人程度好壞,去改變內容,且如微積分等課程,都有共同課綱,老師彼此間的教學內容,不能差異太大;但這樣的課程下去,很多人不及格怎麼辦?微積分又是很多科目的基礎課程,當同一班、科系的學生,同時有PR值15到70的學生時,老師會變得難以調整程度;這還是單一科系,如果是跨科系的通識課,可能又更慘了。

20170120-大學學測於20日登場,第一天應試科目為國文、數學、社會,考生於鐘響後紛紛入場。(顏麟宇攝)
大學錄取率超高,也造成學生素質不一。圖為大學學測。(資料照,顏麟宇攝)

放動畫輔助教學 校方質問:為什麼讓學生看卡通?

H教師(化名)目前於北部多間私立大學兼課,他表示,就發生過有老師上課,學生都聽不懂,學校還要安排老師接受輔導講座的狀況,而他的教學方法,是過去在補習班教書自己練成。

H教師也指出,如今整體世代會遇到的困難就是手機,智慧型手機出現後,學生專注度差了很多,手機的世界永遠比現實美妙,所以老師要想更有趣的教學方法,做比較多課堂活動。但像他就曾因放動畫輔助教學而被盯上,校方質問:「為什麼讓學生看卡通?」或有時候安排上台報告,卻因學生排斥上台,而在教學評鑑被寫負評。

「為什麼叫學店?因為有交錢就會過關」

「我們這種校方,只有一個想法:『不要上到學生跑掉。』教太難會讓學生跑掉。」對於教學的困難,L教師表示,他們在給學生評量時,學校會給壓力,至少不能當掉太多學生,而如他自己會幫學生補課、加課,結果竟被學生抱怨、跟校方申訴,結果被校方找去「喝咖啡」警告,或也有同事因為當太多人,屢勸不聽,下學期課就被抽掉,教的班變少。

對此,L老師指出,在這樣情況下,學生會離開學校,通常是家裡有狀況,要回去幫忙、照顧父母之類,沒因為課業走人的,「再怎麼當,期末都會過,為什麼叫學店?因為有交錢就會過了。」

面對學生學習狀況,P老師感嘆,學生常有「為什麼要學這個」的迷思,這是制式教育的影響,如今理工科學生的探索力是減半的,而文科生如果也在問為什麼、只會尋找單一答案,這對大學教育是很頭痛的。

P老師舉例,像看到一個日本動畫的模型,做得很精緻,這可能就是商品設計科系的路線;研究動畫,會是媒體學系路線;研究怎麼賣,則是商管經營的路線;還有像做模型的模具,是機械系領域的東西;塑膠模型怎麼做,則牽扯到材料系領域,一個東西可以存在,是眾多智慧的結晶,「我們希望培養學生可以多有感一點,不是來吃飯、上課就畢業了。」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