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拖油瓶變金雞母發現金,高鐵公股股東發大財

2019年06月07日 17:50 風傳媒
殷琪(左)雖對高鐵有大功,最後仍選擇說再見。(柯承惠攝)

殷琪(左)雖對高鐵有大功,最後仍選擇說再見。(柯承惠攝)

五月三十日,台灣高鐵召開股東常會,通過配發現金股利一.一二元,創下二○一六年掛牌以來的新高水準,更是創立二十年來發派股息的最高紀錄,高鐵股東們都樂翻了!

正式說再見,殷琪出清高鐵股票

五月初,中美貿易戰戰火升高,全球股市跌得七葷八素,台股也不例外,但台灣高鐵卻不畏戰火,股價強勁逆勢上揚且不斷創新高,五月二十七日還創下四十三.○五元的歷史天價,並持續在高檔徘徊。從一六年十月底以十五.一三元掛牌算起,高鐵上市近三年,股價漲了兩倍多。

高鐵成了金雞母,泛公股是最大贏家!其中交通部拿到二十七億多元的股息,中鋼今年領到二.七億元現金,航發會有二.九億元入袋,台糖也拿到二.二億元。

一六年底才加入的中鋼、航發會與台糖這三家泛公股,從加入後就年年都有紅利可分,除了羨煞五大創始股東外,連小股東都覺得「吃味」。

不過,就在高鐵創下天價與股東會召開的前兩天,創始五大股東之一欣陸投控旗下的大陸建設,公告出清手中僅剩高鐵股票九八五八張,此次平均賣價是四十二.二六元。

這一、兩年,欣陸投控積極處分大陸工程與大陸建設持有的高鐵股份,一七年處分過兩次,今年於四月十七日開始處分旗下大陸工程與大陸建設的台灣高鐵股票,共處分七次,從平均每股三十五.一六元一路愈賣愈高,就在五月二十八日賣到四十二.二六元,今年共計處分了六萬五五八八張高鐵股票,為欣陸投控帶來充沛的利益。

「我對高鐵已無情緒,處分高鐵完全是財務投資。」即使當過高鐵第一任董事長,欣陸投控董事長殷琪不只一次說出這句話,她也真的毫不留戀地出清所有高鐵持股,跟高鐵正式說「再見」!

掙脫「誰執政都挨罵」輪迴

做為台灣高鐵創始董事長,殷琪一路從籌備、興建到高鐵通車,在位十一年間形塑了高鐵當前的樣貌,五大原始股東之一的富邦集團大董蔡明忠就曾說,若沒有殷琪,高鐵就沒有今天。他對殷琪有著高度肯定。

尤其在二○○九年,國民黨馬英九政府上任後,立即以高鐵會破產為由逼退時任董事長的殷琪,讓出高鐵經營權給馬政府。雖然後來殷琪旗下的公司還是擔任高鐵董事,但代表法人從大陸工程變成台橡,也顯示她想要從高鐵抽離的心境。

高鐵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BOT案,最初是由大陸工程、富邦、東元、長榮、太電等五大創始股東籌設,於一九九八年成立,歷經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三任總統、兩次政黨輪替,終於在蔡英文政府手中完成上市計畫。

但也不過才四年前,當時的馬政府一直喊著高鐵快破產,高鐵在興櫃的股價甚至一度跌到五元以下,淨值最低來到四元還乏人問津,五大股東各個認為高鐵是拖油瓶,始終擺脫不掉政治色彩,輪迴於被不同政黨追著打的命運,五大原始股東有苦難言。

即使在一六年,民進黨小英總統上台,還是得執行馬政府任內經立法院通過的高鐵財務改造方案,也就是要減資六○%,同時再增資三百億元,五大原始股東不能參與增資,政府變成最大股東,原始股東退出經營權。

高鐵從面臨破產變成大賺的關鍵,就在於政府願不願意放寬「特許期」。在民股當家時代,即使殷琪當時不斷遊說,政府就是不願意放寬特許期,使得原先短短三十五年的特許期間,必須認列龐大的折舊攤提,是造成高鐵嚴重虧損的重要原因,但從一六年收歸國有後,政府就同意特許期延長三十五年變成七十年,高鐵財務因而獲得紓解。

雖然五大股東被迫降低持股,但政府還是有「彌補」,全都拿回特別股本金與股息,也返還站區開發權的回饋金、退回仲裁案,雖然這些做法沒有令五大股東都滿意,但也不無小補。

東元躍升為最大民股股東

五大創始股東中,大陸工程與長榮都逐漸出清持股,漸漸淡出經營權,唯獨手中一張高鐵股票都沒賣的就屬東元集團了。東元即使歷經過財改,但還持有三.三八%、約十九萬張的高鐵股票,躍升為最大的民股股東,今年還領到二.一億元的現金。此外,富邦集團的台灣固網也還持有一.六%、國泰世華銀行也有一.四九%的股權,高鐵如今翻身成了金雞母。

事實上,高鐵不僅已成為台灣人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也一掃過去的形象,五大股東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追蹤優質文章,給個讚!



不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