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鴻源觀點:諾曼第登陸75周年的省思

2019年06月23日 07:00 風傳媒
1944年諾曼第登陸戰,「D-Day」前等待乘坐登陸艇的美軍士兵。(資料照,AP)

1944年諾曼第登陸戰,「D-Day」前等待乘坐登陸艇的美軍士兵。(資料照,AP)

今年6月6日適逢諾曼第登陸75週年,當年參加大空降的美國97歲的二戰老兵萊斯(Tom Rice),在當地時間5日回到現場,重演跳傘行動,成功降落在自己75年前的登陸地。

1944年6月6日,人類近代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海上登陸作戰,目標法國諾曼第海灘,盟軍集結上千架滑翔機率先發動空降突襲、加上逾5000艘艦艇投入兩棲攻擊,橫越英吉利海峽,海空並進,發動代號為「大君主作戰」(Operation Overlord)的諾曼第登陸戰役(Invasion of Normandy)。

今年6月6日是盟軍登陸法國諾曼第75周年紀念日,這是一個偉大日子。當時蘇聯已經打贏史達林格勒的聖戰,從東方開始反攻,但若沒有盟軍從西邊夾擊,想消滅德國不可能,因為德國陸軍是當時歐洲第一強,沒有哪一國家可以單獨對抗他,所以盟國急需開闢第二戰場以分散德軍軍力。

諾曼第登陸(取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諾曼第登陸戰。(取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諾曼第登陸前四年的1940年6月,納粹德國席捲歐洲,打敗英法聯軍,英法聯軍從敦克爾克海灘展開史無前例的大撤退。8月,不列顛戰役正式打響,英德空軍展開了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空戰,德軍每天平均出動飛機一千架次,而皇家空軍的飛機數與飛行員人數均處於劣勢,一個人每天必須執行三次左右的任務,然而英國空軍健兒照樣奮戰到底,給予德軍痛擊,讓德國空軍損失慘重。

8月20日,邱吉爾在下議院讚揚皇家空軍飛行員的英勇表現:「在人類戰爭的領域裡,從來沒有過這麼少的人對這麼多的人作出過這麼大的貢獻。」(Never in the field of human conflict was so much owed by so many to so few. )

當時邱吉爾的演講還說:「讓我們勇敢地承擔義務,這樣如果大英帝國和她的聯邦可以留存千年的話,人們仍然會這麼說:這是他們最光輝的時刻。」「在戰爭與屈辱面前,你若選擇了屈辱,可是,屈辱過後,你仍得面對戰爭!」「我們要在空中、海上、沙灘與巷道作戰,我們決心奮戰到底,永不投降。」這些話鼓舞了大英帝國軍民在危難中奮起,度過英國歷史上最艱難的時刻,所以戰後邱吉爾被英國人公認是最偉大的民族英雄。

到了9月7日,德國決定停止空戰,原本計畫登陸英國的「海獅作戰」嘎然而止,是不列顛戰役的轉捩點。隔年,希特勒掉轉頭向東發動代號「巴巴羅薩」的入侵蘇聯軍事行動,以奪取俄國的領土與石油等重要戰略資源,終於讓英國獲得一個喘息的機會。

邱吉爾領導英國軍民度過難關,等待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事變後,美國加入盟邦,歷經四年的休生養息,終於在1944年6月6日,發動「大君主」行動,由艾森豪將軍率領英美法加聯軍登陸法國諾曼第海灘,先光復法國,再與蘇聯聯手從東西方夾擊德國,攻佔柏林,逼死希特勒,審判所有納粹禍首,為人類自由與尊嚴寫下可歌可泣的一頁。

在6月6日D-DAY來臨之前,駐守在英國的英美法加等國聯軍,個個雖然興奮,卻心情沉重,因為未來生死未卜,極可能有去無回,然而為了自由、民主與人權,且在盟軍統帥艾森豪的精神激勵下,人人均以能參與此聖戰為榮。當艾森豪一聲令下,進攻號角響起,上千艘戰艦大砲齊轟諾曼第德軍碉堡,三千多艘登陸艦也快速駛向諾曼第海灘,將士們冒著槍林彈雨冒死奮勇前進,許多官兵不幸中槍紛紛倒下,一時血染沙灘,血流成河,讓諾曼第海灘瞬間變成人間地獄,天地同悲,人人可謂「生而為英,死而為靈」的大英雄。

1944年諾曼第登陸戰,「D-Day」時奧瑪哈海灘附近嘗試登陸的美軍。(AP)
1944年諾曼第登陸戰,「D-Day」時奧瑪哈海灘附近嘗試登陸的美軍。(AP)

在《搶救雷恩大兵》電影中,米勒中尉奉命率領一班士兵搶救雷恩,來到一座小鎮找到雷恩,雷恩說他不能棄同袍於不顧,米勒於是決定與英國傘兵合作,共同死守橋頭堡,面對比自己人多又有虎型坦克做先鋒的德國黨衛軍精銳部隊,米勒一行人與傘兵毫不畏懼,與德軍展開激烈巷戰,大部份人不幸壯烈犧牲,包括米勒中尉,最後只剩下雷恩生還,完成上級交代任務,實在是可歌可泣。雷恩晚年帶領子孫在米勒墓前喃喃自語:「我這一生是否活得有價值,值得你們捨身相救?」

每年的6月6日是諾曼第登陸(D-Day)紀念日,依照慣例,各國政要都會在諾曼第舉行慶典,以紀念當年光榮戰死的盟軍部隊。5年前,70周年紀念日,有超過300名來自英、美、法及加拿大的老傘兵來到法國諾曼第,重演當年跳傘降落法國這個村莊的情景。其中,高齡已93歲的馬丁也選擇再度空降諾曼第。他受訪時表示,在降落那一刻的「感覺很好」,認為那一次空降行動,是他人生最大的光榮,因為他們是為捍衛人類的自由、民主與人權等普世價值而戰。

諾曼第登陸75周年:97歲美國老兵萊德再度跳傘(AP)
諾曼第登陸75周年,有高齡97歲的美國老兵萊德再度跳傘。(資料照,AP)

七十年後,戰後餘生的雙方退役軍人在諾曼第相會,彼此抱頭痛哭,感慨生命無常,讓愛好和平的民族彼此爭戰,其中有位德軍當年曾用MG-42超高速機關槍殺死數千名盟軍,因此懊悔不已,因為當年他如果沒有開槍殺盟軍,可能會被盟軍殺死。他本是愛好和平的年輕人,只因國民有保衛國家的義務,不得不服從其元首命令上戰場,可見選舉應該理智,不能只靠激情,以免被別有居心的獨裁者牽著鼻子走,則悔之晚矣。

以上歷史告訴我們,如果政權落在殘暴不仁的獨裁者手中,最後倒楣的是百姓。當年不學無術的希特勒,就是靠一張舌燦蓮花的嘴巴,到處造勢,提出空洞卻迷人的口號,一時滿足民眾需求,就志得意滿,自我膨脹,以致釀成巨禍。此種直銷式的手法,不是和現在韓某人很相似嗎?每次集會時,總是看到黨國不分的旗幟瘋狂招展,還高唱黨國不分的國歌,支持者更是百般歌頌韓某如「救世主」,只因韓某支持恢復18%。反年改人士支持他也罷,其他沒有18%的人也支持他做甚麼?試問,高雄夜市生意有比較好嗎?

當年這些在諾曼第登陸的盟國三軍將士,前仆後繼,慷慨捐軀,是盟軍最後贏得歐戰勝利的關鍵,他們的英名將照耀史冊,永垂不朽。哪像目前的國民黨高官與韓某人等,從以往「反抗抗俄」的「神勇」激情,如今卻變成膽小如鼠輩的窩囊廢!只敢抗議保護他們圖騰的小英政府,卻對根本不承認他們存在的中國政府噤若寒蟬,是否很荒謬?

韓某說:「絕對不要懷疑中共有統一台灣的決心」,既然如此,該怎麼做,他的答案居然是要與人家「你儂我儂」,真是笑死人了,以為委屈自己就能謀求和平,忘了無數歷史教訓,不知其歷史是怎麼念的!如果委屈自己可以謀求和平,當年希特勒會得寸進尺嗎?張伯倫會下台嗎?國府與蔣某人又為何會敗退到台灣來避難?

20190608-高雄市長韓國瑜8日出席花蓮「決戰2020,贏回台灣」造勢活動。(顏麟宇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年初時曾針對兩岸議題拋出「兩個不要懷疑」,其一為「不要懷疑共產黨收復台灣的決心」,其二為「不要懷疑台灣人民追求自由民主的決心」。(資料照,顏麟宇攝)

當年以納粹德國大軍之威猛,尚且不敢跨海侵略英國,而盟軍反攻法國諾曼第的登陸戰,只跨越比台灣海峽還狹窄的英法海峽,尚且要動用數千艘軍艦與軍機,如今中共的實力能比得上當年英美法加的聯軍嗎?何況當年盟軍師出有名,如今中共有嗎?中國的軍事行動能躲得過現在美日的太空天眼嗎?又能無懼台灣密密麻麻的防空火力嗎?一些統派人士老是以中國武力威脅台灣,說中共可以效法當年盟軍的諾曼第戰役,是否好笑?試問,彼此和平往來,互相尊重,不能嗎?

其實台灣對他們有何威脅?不像以前兩蔣時代老是要「反攻大陸」,目前的台灣不能也不敢主動攻擊別人,只希望維持自己獨立自主的生活方式,不希望活在沒有自由、民主與人權的環境中,難道不行嗎?畢竟自由、民主與人權已是台灣人的重要資產。當年法國淪陷,許多法國人失去自由後才知自由的可貴,現在的香港不也是如此嗎?有誰希望用各種網路通訊還需要「翻牆」?有自信的國家何必限制「國家主人」使用網路通訊與言論的自由?只有沒有自信的國家才會如此吧?

英國前首相邱吉爾也曾說:「勝利不是結束,失敗也不是死亡,真正重要的是敢於繼續奮戰的勇氣」、「如果你已在歷練煉獄,請繼續往前邁進」、「偉大的代價是責任」,此與西點校訓「責任、榮譽、國家」互相輝映,所以英美國家能培養許多傑出政治家與偉大軍人,然而當今台灣有幾位政治人物與將官有如此膽識與格局?所以我們應該以瑞士或以色列為師,莊敬自強才能處變不驚,先自助才有人助,而非像「哈巴狗」一樣,只會祈求人家施恩。

總之,希望我國民眾要理智慎選總統,以免獨裁者復辟,國家遭殃:三軍也要見賢思齊,日後在關鍵時刻,能為國家與人民福祉,奮戰到底,永不屈服敵人的威脅利誘。二戰也證明「好戰必亡,忘戰必危」的真理。

*作者為台大物理博士、文化大學教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