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春鴻觀點:派軍機?竹篙湊菜刀

2019年06月23日 06:30 風傳媒
長榮南崁航運大樓前長榮空服員罷工。(顏麟宇攝)

長榮南崁航運大樓前長榮空服員罷工。(顏麟宇攝)

長榮空服員21日下午4點起罷工。行政院長蘇貞昌表示,為不影響旅客權益,必要時國防部也會協助,如出動軍機。此語一出,雖然沒有「全國譁然」,但是稍有常識的人,誰能不皺眉頭呢?隨後,他雖然透過發言人,說是「漏講」了國內線、外島等詞,但堂堂閣揆怎麼會有這種派軍機「竹篙湊菜刀」的思維呢?把軍人加入「罷工事件」的待命單位,一個閣揆如何看待軍人?如何看待「罷工」這種民主政治的救濟行動?他的思想高度也令人狐疑。

軍機載你去旅遊,你敢坐上去嗎?

軍機不是一定不能派。四名工人遇難八掌溪河床上遭洪水圍困,電視全程實況轉播,在那千鈞一髮之際,倘若軍機及時趕到救起工人,一定贏得全民的喝采。眼前的長榮空服員罷工,首日共有22航班、8628人受影響,預計到今(22)日將取消117個航班。人數那麼多,情況又沒那麼緊急,怎麼會想到派軍機來解決問題呢?

以飛機的設計來說,民航飛機以穩定性、舒適性、安全性為主;軍機則以作戰需要第一,追求機動性,穩定性自然差多了。空軍和民航機機師的操作習慣肯定不同,機員也必須要訓練後才能勝任。蘇貞昌果真派出軍機載你去旅遊,你敢坐上去嗎?

在蘇貞昌的豆腐腦裡,空服員的罷工,大概就像一群制服辣妹的女侍耍小姐脾氣;殊不知,每一位空服員都是機上的安全人員,在危難來臨之際,她們必須以客為先,進行搶救,甚至要犧牲性命的。蘇貞昌絕對無法想像,在沒有空服員的軍機上,不只沒有coffee or tea,乘客的安全將失去多少保障。

20190421-行政院長蘇貞昌21日視察捷運環狀線北環段工程規劃情形。(簡必丞攝)
長榮航空空服員罷工,行政院長蘇貞昌表示必要時出動軍機協助疏運。(簡必丞攝)

勞工,始終都是我心中最軟的那塊肉?

罷工,這是工會對付資本家的手段之一。並不是漂亮的空姐才罷工,大學教授為了錢也會罷工。去年,包括牛津大學、劍橋大學的英國65所大學教師因「退休金縮水」罷工14天,百萬人無課可上;2011年,英國33個大型工會組織聯合大罷工, 200萬名公共部門員工的罷工造成5億英鎊的損失。

今日民主國家沒有不允許「工會」存在的。勞工與資本家鬥爭,爭取自己的權益,罷工史可以說是一頁血淚史。工會在很多國家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曾經是非法的,法律對於那些想要組織工會的人,懲罰是殘酷的,甚至包括處決。「勞工,始終都是我心中最軟的那塊肉」如果蔡英文說的是真心話,指的應該就是勞工被剝削、被巧取豪奪,與資本家拼鬥的歷史。

工會及罷工是民主政治的救濟手段

工會及罷工,早已成為民主國家勞資運作的常態。就像公投,成為民主政治的救濟手段一樣,民主老大哥英國有那麼成熟的代議制度,為什麼「脫歐」還是要公投決定呢?在資本主義國家,雇主基於營運成本或追求利潤,想方設法剝削勞工也在常理。政府只要做到維持不要讓單一產業造成壟斷,以這次長榮罷工為例,除了長榮,旅客可以自由選擇其他航空公司的飛機搭乘,相對地對罷工者也形成壓力。至於勞工在罷工、鎖廠、糾察以及杯葛,協商過程中,經常未必被全盤接受,但是最後達成的「恐怖平衡」可能就是最好的結果。

 

工會與罷工是民主的代價

令人非議的是兩年前華航機師工會、空服員罷工,蔡英文當時說「若非忍無可忍,不會罷工」,又說「我不會讓你們孤單」。相較之下,這次變成派出軍機,怎不令人翻白眼呢?

勞資雙方地位不對等,為了提高談判地位,透過團結的力量組織工會,與雇主展開協商談判,以改善勞動條件或解決勞資爭議;為了對抗資本家,運用了社會大眾的正義感和道德壓力進行罷工,過程中社會必然付出相當大的代價,大家也只能默然地接受,因為這就是民主的代價。比起我們每天在電視上,思想受到名嘴的蹂躪,受到特定利益的傳媒的汙染,這些代價恐怕還小得多呢!

不必偏袒資方;不做民粹式的喊話

罷工,過去在台灣社會,不僅是在法律上一直遭到國家的壓制,工會組織長期受政府政策影響,普遍缺乏主體性與自主性;許多資本家還會伸進黑手,操弄工會,使罷工等對抗資本家的思想成為工會幹部心中的禁忌。一直到2011年實施修改後的「集體勞動三法」,即工會法、勞資爭議處理法,以及團體協約法後,對於罷工才給予某程度的放寬。為了使這些民主的代價減到最低,使國家的產業得以穩定地發展,政府該做的不是偏袒資方;也不是為了選票,為了打擊政敵而做民粹式的喊話。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