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決的時代─1960年代有限戰爭與普韋布洛號事件:《南北韓》選摘(4)

2019年06月22日 05:10 風傳媒
普韋布洛號通用環境研究艦(USS Pueblo AGER-2)。(wikipedia/public domain)

普韋布洛號通用環境研究艦(USS Pueblo AGER-2)。(wikipedia/public domain)

一九六八年一月二十三日北韓魚雷艇(搭載魚雷的小型軍艦)朝元山港外海的美國情報船普韋布洛號(Pueblo)靠近,兩架北韓戰鬥機也在上空盤旋。普韋布洛號原本是載運糧食及補給品到南太平洋島嶼的貨輪,二次大戰後改造成情報船。船上有近半的船員是不曾出過海的新手,這也是剛晉升為船長的布克(Lloyd M. Bucher)第一次出航。一月五日從東京附近的橫須賀海軍基地出發時,布克船長曾經接獲指示說:「不管是什麼突發狀況,都絕不能使用武器。」這是高層基於韓半島的高風險情勢所做的指示,以避免提供任何引發戰端的藉口。

普韋布洛號沒有自我防禦的能力,也沒有足夠的設備可以銷毀通信竊聽到的機密文件,於是就在未能得到空中或鄰近軍艦保護的情況下,被拖到元山港。當時是韓國時間一月二十三日下午兩點十分左右,由金新朝等人「武裝游擊隊」發動的青瓦台襲擊事件(譯註:一九六八年一月二十一日發生三十一名北韓特種部隊人員越過軍事分界線,企圖入侵青瓦台行刺總統的事件。)才剛發生兩天。扣押美國軍艦有違常理。以非戰爭的和平時期來看,這是一八○七年美國切薩皮克號(Chesapeake)向英國投降後,一百六十一年以來首見;若以戰爭時期來看,則是自南北戰爭期間──一八六三年一月梅寧萊特(Manning Light)號遭北方聯邦軍隊逮捕後,一百零五年來年以來的首樁事件。

普韋布洛號,1967年時攝於美國加州聖地牙哥外海。(取自維基百科)
普韋布洛號,1967年時攝於美國加州聖地牙哥外海。(取自維基百科)

一九六八年是全球劇變的一年。一月三十日在越南由越南民族解放戰線與北越軍隊發動的「春節攻勢」,是越戰的轉捩點。美國動員了壓倒性的火力,對春節攻勢進行反擊。美軍在韓戰中雖然沒有戰敗,但卻開始在戰爭中顯露出可能敗戰的跡象。反越戰的巨大浪潮淹沒了美國和歐洲,社會主義陣營也開始經歷陣痛,蘇聯在那一年動用坦克,鎮壓被視為「布拉格之春」象徵的東歐民主化。批判「現實社會主義墮落」的聲浪高漲,歐洲的「新左派」開始登場。

韓半島的一九六八年,是自韓戰以來最接近戰爭的一年。從一九六六年起軍事分界線(MDL)發生多次的軍事衝突,還有像一二一事件(譯註:即前述『青瓦台襲擊事件』)之類的典型北韓游擊戰持續發生,在這種所謂「有限戰爭」的情勢下,又發生了普韋布洛號事件。美國詹森總統當時已在評估軍事對應方案,南韓的朴正熙總統也主張展開立即性的軍事報復,同樣地北韓也在進行戰爭的準備。不過第二次韓戰並沒有發生。到底是如何克制,才得以避免往「有限戰爭」、「全面戰爭」發展呢?

韓國對美國:調解衝突的外交

在南北韓關係惡化的情況下,只要朝美一進行對話,韓美兩國通常就會為對北政策而產生衝突。美國希望以外交途徑解決普韋布洛號事件,但是韓國卻主張軍事報復。韓美兩國的戰略優先順位不同,對北政策的差異也因應而生。詹森政府要求韓國自制,並決定以軍事援助安撫韓國、調解衝突。

在對北政策上的韓美衝突

雖然詹森總統決定朝外交途徑解決,但是韓國的立場並不一致。普韋布洛號事件正好發生在一二一事件兩天之後,朴正熙政府情緒正激昂,強烈主張即刻反擊。一月二十四日駐韓美國大使波特與朴正熙總統會面時,更加凸顯韓美之間的立場差異。波特接獲國務院指示,將美方的立場轉達給朴正熙總統。美國政府就自己立場強調:「反對韓國軍方針對一二一事件做任何回擊,美國計劃透過聯合國軍司令部及軍事停戰委員會來解決普韋布洛號問題,同時藉由蘇聯協助要求北韓歸還船隻和船員。」朴正熙主張:「北韓若再挑釁,將立即進行報復。」此外他也要求美國:「普韋布洛號問題若沒有得到解決,就應該削弱北韓的空軍力量,然後沿著東海岸空襲北韓的海軍基地。」波特對此的回應是必須慎重,當務之急應該是思考,而非行動。

一月二十五日美國國務院發電文給美國駐韓大使:「美國對於韓國政府的自制給予高度評價,詹森總統指示立即派遣二百五十架到三百架戰鬥機前往韓國和鄰近地區。」美國試圖以強化軍事力量來消解韓國的不安。不過二月三日朴正熙再一次對波特大使強調:「韓國軍隊雖然沒有單方面行動,但是北韓如果進一步挑釁,韓國必會採取報復手段。」隔天詹森再次傳達請求克制的訊息給朴正熙。

不過韓國對北韓與美國的板門店祕密會談從一開始就強烈反彈。朴正熙把波特找過來,針對美國只討論普韋布洛號問題,卻不把一二一事件及北韓在DMZ的挑釁當一回事,向波特轉達「韓國國會與輿論」的憂慮。此外朴正熙也要求讓韓國政府加入軍事停戰委員會。波特回應說:「美國政府認為,韓國如果不參加,會有助於與北韓的關係進展。」北韓想利用朝美雙邊會談做為宣傳手段,當然也就不希望韓國參加。

北韓的意圖明顯,南韓也不想退讓。二月五日朴正熙在寄給詹森的信中強調:「普韋布洛號的問題與北韓挑釁南韓的問題如果只解決其中一個,韓美兩國的共同目標就不算達成,韓國雖然同意美國慎重對應,不過對於更多的挑釁一定會採取報復措施。」

在二月六日由美國大使波特與聯合國軍司令官邦尼斯蒂爾、韓國總理丁一權、外務部長崔圭夏、國防部長崔榮喜、中央情報部長金炯旭等人參加的會議上,韓國更具體地表達了不滿。丁一權總理批評美國說:「美國只把心思放在解決普韋布洛號的問題上,對於韓國的安保卻不在乎。」

南韓鐵腕政治強人朴正熙。(wikipedia/public domain)
朴正熙在寄給詹森的信中強調:「普韋布洛號的問題與北韓挑釁南韓的問題如果只解決其中一個,韓美兩國的共同目標就不算達成,韓國雖然同意美國慎重對應,不過對於更多的挑釁一定會採取報復措施。」(wikipedia/public domain)

韓國的報復意志與美國的遊說

美國繼續試圖說服韓國。二月七日詹森針對朴正熙的信函給予回覆。朴正熙政府對板門店會議提出兩點要求:第一點是將會議從非公開改為公開;第二點是讓韓國參加。詹森總統在回信裡清楚寫著:「北韓想利用會談做為宣傳的場合,所以舉行公開會議會有困難。」還有,「不知道北韓是否同意韓國參加會談,也不希望因為這個問題導致會議沒有共識」。取而代之的是詹森表示會追加一億美元的軍事經費等軍事援助。

不過當波特大使帶著詹森的回信去青瓦台拜會時,朴正熙卻說:「北韓如果再挑釁,就會發生戰爭。」波特離開青瓦台的一小時後,朴正熙來電提到:「希望能清楚轉達立場,反對板門店非公開會議。」波特評估韓美兩國的立場差距過大,同時向華盛頓報告:「這時候應該要重申立場,過去對李承晚主張北進時,我方有提出警告,這次也會。」

即便在板門店會議開始後,朴正熙政府還是鍥而不捨要求讓韓國參加。二月八日丁一權總理和崔圭夏外務部長一同向波特大使呼籲:「要顧及韓國的面子。」並要求詹森總統派遣高層特使來韓,以平息輿論。九日那天,崔圭夏部長直接把波特大使帶到自己的辦公室,將總統指示「板門店會議應以公開會談方式舉行」的文件給他過目。崔圭夏部長請託說如果這樣做有困難,那就讓韓國軍隊的將校參加,同時威脅說:「帶領六十萬大軍的軍方,不可能什麼都不做。」

這讓詹森政府感到為難。美國希望以外交途徑解決普韋布洛號事件,所以不可能接受南韓的要求。不過,對於詹森來信提醒韓國自制,朴正熙直接表示不滿。朴正熙認為波特大使並未正確轉達自己的意思,因而對他發火,同時回信寫道:「除普韋布洛號之外,應另啟會談,處理北韓挑釁的問題,藉此取得北韓對於其攻擊行為的承認、道歉並防止再有類似情事。如果北韓拒絕,聯合國軍應立即採取報復措施。」

美國第36位總統詹森(Lyndon B. Johnson)在空軍一號上宣誓就職(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美國詹森政府希望以外交途徑解決普韋布洛號事件,但南韓始終有一股報復意志。圖中為美國總統詹森。(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美國不得已只好派特使前往韓國遊說。國務院清楚地告知總統特使范錫(Cyrus R. Vance)「無法聽從韓國的要求」,並指示以「要求韓國自制」為核心任務方針。二月十日,對於朴正熙與范錫的共同宣言,外交部國際局長向美國駐韓大使轉達韓國政府的立場,內容包括「為了能立即反擊北韓的侵略,韓國軍方將修改作戰控制規定。當北韓挑釁時,將直搗北韓的攻擊原點,美國也應積極介入。」

二月十二日范錫特使拜訪朴正熙,朴正熙強調:「金日成開戰的心意已決,襲擊青瓦台與扣押普韋布洛號皆屬戰爭行為,我方必須予以報復。」范錫特使對會面持正面評價,認為:「對話氣氛友好,朴正熙理解板門店會議不公開的必要性,且未提及變更作戰控制權。」

不過朴正熙的報復意志明確而強烈。二月十三日丁一權總理與李厚洛祕書室長來找范錫,拜託他去說服朴正熙總統。他們拜託范錫與朴正熙會面,請他明確地告訴朴正熙:「韓國不可以單獨行動。一旦行動,經濟將會崩潰,韓國的未來也會無望。韓國還可能因為單獨行動進一步失去美國的支持。」

丁一權雖然拜託美國特使說服總統克制,但他還是主張要讓南韓參加板門店會議,並強調韓美兩國要對北韓採取共同回應。丁一權甚至威脅說,如果國民對板門店會議的不滿聲浪高漲,國會又對政府施壓的話,韓國有可能會從越南撤軍。范錫依照國務院指示,回應說:「如此一來,駐韓美軍也將撤退。」丁一權在慌忙之下氣喘吁吁地離開。波特大使向國務院助理國務卿再次報告,說:「朴正熙的北進意志似乎不遜於北韓南侵的意志。美國正在面對一九五○年代經歷過的李承晚時期的難題。」

韓美兩國為了消解衝突,決定著手推動高峰會談。詹森需要設法使朴正熙自制,而朴正熙則需要保住顏面。原本決定一九六八年四月七日要在夏威夷舉行高峰會談,後來因為四月四日馬丁.路德.金恩牧師遭暗殺,暴動擴大至華盛頓及各主要城市,詹森最後決定延後夏威夷的行程。但在行程變更的過程中又發生了其他問題,詹森決定在夏威夷先與南越總統阮文紹會面,但朴正熙不願意自己被與阮文紹相提並論,並對詹森中斷轟炸北越及與北越開始協商一事強烈反彈。當然詹森的不競選連任宣言也有些影響。經過一段曲折後,十六日詹森與朴正熙終於在檀香山國際機場進行高峰會談。美國取消與阮文紹的會談,挽回了朴正熙的顏面。

20190605-《南北韓:東亞和平的新樞紐》平面書封。(時報出版)
南北韓:東亞和平的新樞紐》平面書封。(時報出版)

*作者金煉鐵為仁濟大學統一學部教授,為北韓與南北關係領域數一數二的專家,曾擔任青瓦台國家安保中心諮詢委員、民主和平統一諮詢會議國民溝通部門委員長。盧武鉉政府時期曾擔任統一部長的輔佐官,經歷了南北協商與六方會談的現場。2019年4月獲聘為南韓統一部部長。本文選自作者新著《南北韓:東亞和平的新樞紐》(時報出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