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現場/新新聞直擊六四》歷史浩劫目擊證言之一:北京大屠殺

2019年06月17日 08:10 風傳媒
騎自行車的學生慘死在天安門廣場上。(資料照,美聯社)

騎自行車的學生慘死在天安門廣場上。(資料照,美聯社)

槍聲沒有間斷過,奔跑的人群,流血的傷口,坦克車下的屍體,以及響徹天安門廣場的吶喊、呼號與咒罵聲……, 這就是中共軍隊屠殺大學生的鮮血淋漓畫面,「北京大屠殺」, 歷史上又多了一頁醜陋而可怖的記錄, 到現在還沒有人會相信真的有人去下達這項屠殺令。

●完整的30年前六四現場報導,請見 歷史現場/直擊六四》看見歷史的傷口 專題!

「十點多,很多學生氣急敗壞的跑到天安門廣場,大叫解放軍已從西邊開進來了。我身邊的三百多個北師大的學生立刻往西跑去,我也跟著去,一直跑到電報大樓外面 。那裡早已聚集了很多巿民,還有兩輛巴士停在長安街上,那是市民的路障。」

震盪槍聲瘋狂掃射

一位由香港上北京聲援學運的中文大學學生然後又說:「北師大的學生告訴我,不要怕,叫我們大家坐下,我們可以堵住軍隊的。突然間,站在巴士車頂上和在巴士裡面的市民紛紛跳下來、跑出來,樣子非常驚慌。這時我聽到一陣槍聲。由於巴士擋住了我們的視線,我們看不到發生什麼事情。但我很怕。」

他說:「我的北師大朋友告訴我不要怕,解放軍的槍不會打人民的,他們只會向高空開槍,他們只會用橡膠子彈。我們會頂住他們的。」

「這時候,巴士的車身突然猛力的震盪,我們聽到一陣很大的撞擊聲音。巴士就在我們眼前破截,看到了一輛坦克。坦克車成功的撞破巴士後,就退後。指揮北師大的學生立刻與三十多名學生遊說團跑上前。他們這幾天都是這樣子說服解放軍回去的。」

20190612 upload-新新聞0118期-六四事件、北京大屠殺-坦克衝過人民以燒毀公車所設的路障。(美聯社)
坦克衝過人民以燒毀公車所設的路障。(資料照,美聯社)

「但我還沒有搞清楚什麼事的時候,響起一輪機關槍的聲音,我旁邊的學生把我推倒在地上,當我回頭看他一眼時,他的頭部有一個洞,血像泉湧流出來。其他北師大的學生見狀,還跑上去。」

「我滾到路邊的工地,伏在地上,機關槍像瘋子似的掃個不停。我這時才知道解放軍真的殺人。後來我跑回天安門的廣場時,跟我一塊去擋軍隊的三百多個北師大學生,一個都沒有回來,我忍不住哭了 。」

鮮血寫下歷史扉頁

這位中大學生不知道,這支如狼似虎的解放軍,在半個小時之前,早已在木樨地殺人殺到眼睛都紅了 。

一位住在木樨地的服務員激動地講述了他親身經歷的情景:「九點多,十幾輛軍車從軍事博物館駛過來,由步兵開路,拿著巨棒,最初只有幾百人攔阻,後來很快就聚集了幾千人,附近的大學生都出來了,大家組成人牆,擋住軍隊去路,大學生跟他們講理,人民子弟兵不打人民。僵持了大約一個鐘頭,軍隊突然朝天開槍,群眾一下子嚇得四散奔逃。」

他又說,「大學生呼籲大家冷靜,說解放軍不會向人開槍的,於是大家又聚集起來,坐在地上,不讓軍隊通過。軍隊又向天空開槍,但這次群眾不逃了。只是想不到軍隊跟著竟然向群眾開槍,很多人中槍倒下,到處都是血,其餘群眾中有人向兩邊逃,也有人還跑向前面,軍隊繼續亂射,他們沒有立即前進,反而追著兩邊的人開槍,他們簡直在殺人。」

20190613 upload-新新聞0118期-六四事件、北京大屠殺(1-3)-雖然軍隊已經全面進駐天安門廣場,但是軍人仍然濫殺無辜。(美聯社)
雖然軍隊已經全面進駐天安門廣場,但是軍人仍然濫殺無辜。(資料照,美聯社)

公主墳、九宮門、翠薇路、復興橋……由郊西殺向天安門廣場的解放軍第二十七軍,所經之處,無一倖免。他們是踏著人民的鮮血而開往天安門的。

到了六月四日零時,震驚全世界的北京屠城已正式揭幕。我們目睹了由中國人民鮮血寫成的一章歷史!

長安街頭人群密麻

六月四日剛開始,解放軍已在郊西殺開一條血路直撲天安門,但自西長安街民族飯店至東長安街復興門内大街一帶的十多二十萬群眾和學生,顯然毫無懼色。密麻麻的人頭如算盤上的珠子一樣,灑滿在長安街上。人最多的地方是天安門城樓下和復興門内大街,因為前者在天安門廣場的正北方,後者是北京火車站出兵的一個要塞。

六四、1989年4月21日,數萬北京市民與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示威。(AP)
數萬北京市民與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示威。(資料照,美聯社)

這個時候,一輛「九九三」編號的裝甲車突然從南池子附近轉入長安街,以六十公里的時速,直奔數萬人聚集的復興門内大門口。長安街一帶的空氣、喧譁之聲,都似乎被這輛裝甲車的速度和馬達聲凝固住。

裝甲車這時又調頭衝往西方,以強勁的衝力衝破人群剛剛設下的路障。在鐵輛之下,垃圾桶、鐵柵被撞至飛離門面。每個人的心都如鉛垂似的沉下去。六月四日剛過了三十分鐘,香港「百姓」半月刊記者張結鳳和《亞洲華爾街日報》的一個記者正在天安門城樓之下。

張結鳳說:「突然之間,毛澤東像下的大門打開,湧出一圈綠的東西,後來我才知道是鎮暴警察。他們穿綠的服裝、戴綠的頭盔。旁邊的人群高聲大嚷:「快跑、快跑。」

眼臉通紅心也紅了

她說:「這個時候,我看到一輛裝甲車在人民大會堂北端的長安街停下來,群眾衝上去,用棍子塞進履帶,車子動也不能動。人群開始也眼紅了,有人爬上車頂,撬開車蓋,大概有三個解放軍逃出來。」

張結鳳還沒有看個清楚,她的背突然感到一記劇痛,右邊額頭跟著也有一陣剌痛。幸好旁邊的《亞洲華爾街日報》記者把她及時送到醫院。更幸運的,就是她只是被橡膠子彈打中背後和額頭。

至於那幾個解放軍的下場,根據一位學生說,他們被圍上去的群眾痛打,直至口角流血。那輛裝甲車很快就被人燃燒。

20190613 upload-新新聞0118期-六四事件、北京大屠殺(1-4)-「六四慘案」之前,學生所截獲的解放軍武器。(美聯社)
「六四慘案」之前,學生所截獲的解放軍武器。(資料照,美聯社)

事實上,一共有兩輛裝甲車一齊起火焚燒,一輛停在六部口的軍車也在燒起來。

從北京飯店看過去,三個火頭把密密麻麻的「銖子」照得通紅。他們的眼睛紅了,臉紅了,甚至心也紅了。尤其是六部口的軍車,火舌直捲沖天,把新華門照得血紅,只差沒把門前的五星旗燒著。

最令人驚心動魄的時刻來了。開始的時候,記者只聽到天搖地動的聲音,感覺到地在抖颤。

從香港趕到北京支援學運的香港中影導演張堅庭說,「從遠處看過去,我們還以為以前有二十幾人舉著火把,一字形的打橫在長安街上從西走向天安門。」

他們一排排倒下了

那些不是火把,而是坦克車車頭的照明燈。記者們心都停止跳動了 ,舌頭底上有點酸酸澀澀的味道,然後便聽到好像是「旱天雷」的聲音。

原來,衝鋒槍、機關槍密集掃射的聲音,是可以造成旱天打雷的效果的。

群眾的喧譁聲音更大了,人開始往東撤退。人就像骨牌一樣,自西向東一排一排的倒、逃。

在北京飯店用望遠鏡看到整個過程的張堅庭說:「他們就這樣一排一排的倒下。我不能相信我的眼睛。」

槍聲一直在響,人群一直往東撤。可能是早有計畫,軍隊一直在長安街由西殺到東,反而對廣場視若無睹。當步兵殺到南河沿時,便停止下來。

剛剛才是密密麻人頭的馬路,現在已開進了數十輛坦克。人呢?有些退到北京飯店門前,有些進入南池子,更有不少躺在馬路兩旁。

20190612 upload-新新聞0118期-六四事件、北京大屠殺-醫院裡躺滿了死去的民眾。(美聯社)
醫院裡躺滿了死去的民眾。(資料照,美聯社)

博物館頂機槍林立

還在焚燒的裝甲車和軍車現在只照亮了空洞的馬路。

瘋狂而有計畫的屠殺已暫告一段落。零星的槍聲卻還在北京不停的響著。

根據一位清華大學生說,軍隊這時開始包圍天安門廣場,而廣場上還有四、五萬的學生和十多萬工人和群眾。

他說:「頭戴鋼盔的軍人密密麻麻的由四周圍向廣場。黑暗中,在歷史博物館頂端,可以看到架出的毫不隱藏的機關槍。」

他說:「當時我們退到人民英雄紀念碑四周。」

大概到了二時四十五分,廣場上的擴音器轉播中央電視台的戒嚴令通告,警告廣場上的群眾立即離開,否則無法保證他們的安全。

這時一隊裝甲車和坦克車高速地自西北角駛向廣場紀念碑,車隊橫衝直撞,「工人自治聯會」廣播站的帳幕首當其衝。一位中文大學的學生說,不管帳幕内有沒有東西,統統都被捲進履帶之下。他說:「我相信帳幕裡面還有人。」

20190613 upload-新新聞0118期-六四事件、北京大屠殺(1-2)-由學生所築起的自由神像,不多久之後就被解放軍摧毀了。(美聯社)
由學生所築起的自由神像,不多久之後就被解放軍摧毀了。(資料照,美聯社)

在這次衝鋒之下,有人說至少死了七個人,另外有四百多人受傷。傷者連爬帶跑的走向紀念碑。

軍隊包圍廣場的圈逐漸縮小,有些記者感覺到性命已受到嚴重威脅,都往東南方撤,但由於廣場南端亦被軍隊包圍,他們都躲進「中國銀行」旁的公廁。

香港亞洲電視台記者謝志峰說:「我們爬上公廁的牆壁,一直留守到天亮之後,因為到處都是軍隊,有些軍隊在我們前面幾公尺走過。」

凌晨四時正,清華大學的學生說:「廣場上的燈火忽然熄滅了。廣播裡又傳來清場的命令。我當時心裡有一陣很緊張的感覺,好像只有一句話,這個時刻到了,這個時刻到了。」

我們一邊走一邊哭

一輛黑色的轎車這時開進廣場,裡面坐著軍隊的代表。侯德健和一些學生代表與軍方開始談判。

他們後來回到石碑前,告訴廣場上的學生情況已經非常危急,並要求學生決定去向。

一位中文大學的學生說:「要留守的聲音比撤退的聲音還要大,但侯德健仍然決定撤退。」

四時四十分,當學生們陸續撤退之際,天空上突然有一串串紅色的信號彈,緊接著,廣場上的燈光又亮起來。一位中大學生說:「燈光非常光亮,有一些從來沒有亮過的燈也開了,我們眼睛也睜不開,廣場如同白晝。」

一名中大女學生說:「我正從廣場撤出,但後面的解放軍還在開槍,也聽到坦克車的聲音,我們一邊走一邊哭。」

清華大學生說,「人民大會堂東門迅速跑出來一支穿迷彩軍服的軍隊,他們一言不發,在紀念碑正前方一字型的架起了十幾枝機關槍。機槍手全部趴在地上,槍口對準紀念碑,背對天安門城樓。」

20190613 upload-新新聞0118期-六四事件、北京大屠殺(2-2)-兩位解放軍在道路的叉口擺設輕型機槍,準備攻擊群眾。(美聯社)
兩位解放軍在道路的叉口擺設輕型機槍,準備攻擊群眾。(資料照,美聯社)

他又說:「另外一批手執電棒和膠棒的武警使勁的向靜坐的學生頭部揮打,打開一條血路,一直打到紀念碑的第三層,有幾十個學生都是滿臉鮮血。學生們仍然是打不還手,只是手拉手的唱着『國際歌』。當學生們被打退到地面的時候,槍聲開始了。由於軍隊都是趴在地上開槍,很多同學都被子彈打中胸膛和頭部。受傷的同學又爬上紀念碑第三層,但又遭武警打下來,下來了又遭到機槍射殺。」

「喪盡天良的裝甲車和坦克車,一共三十多輛這時向我們衝過來,很多手挽手撤退的學生都彼輾死,紀念碑前的攔杆也被撞倒。我沒有想到,同學是這樣的勇敢,一批一批的人上去推擋鐵甲車,一陣槍聲後,他們倒下來,又上了一批,又倒下來……。」撤出廣場的學生沿路又被軍隊開槍打,被電棒打。清大的學生說,「我們看到地上都趴下了很多人,我們都哭了, 一邊哭,一邊跑。」

六四、天安門、1989年5月北京戒嚴令頒布後,學生和民眾在各進城路口阻攔戒嚴部隊軍車。(AP)
1989年5月北京戒嚴令頒布後,學生和民眾在各進城路口阻攔戒嚴部隊軍車。(資料照,美聯社)

一群中大的學生這時跑進東交民巷胡同,但由於不諳地形,只能在胡同趴下,廣場上瘋狂的槍聲,在空蕩幽暗的胡同内聽來特別恐怖。

五時三十分,超過三十輛坦克及大批軍車由西向東推進,市民紛紛走避,槍聲一直響不停。

到了六時,解放軍血腥清洗天安門廣場的任務已經完成。

1989年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之後,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解放軍戰車(AP)
1989年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之後,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解放軍戰車。(資料照,美聯社)

我採訪學運的消息已經有一個多月,每天都一定跑到天安門廣場聽聽最新消息,與學生們聊聊。他們一張張純潔的臉,令人覺得中共獨裁統治下還是有希望的。

但是,這一張張臉短短的幾個小時内,都從廣場上消失,廣場上一枝枝各大學校園的旗幟,也散滿在地下。

六月四日大清早,廣場上只有數十輛坦克、裝甲車和解放軍,天安門廣場再也聽不到學生們的聲音了。

(*本文原刊於《新新聞》118期,作者:鄭漢良)

20190617 upload-新新聞0118期-六四事件、北京大屠殺。新新聞118期封面,1989年6月12日出版。(新新聞)
《新新聞》第118期,1989年6月12日出版。(取自《新新聞》)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追蹤優質文章,給個讚!



不再顯示